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 道医
    看着几个人有些反应不过来的表情,叶晨就知道这些人没有跟上自己的节奏微微一笑端起桌上的灵酒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诉说什么:“不要忘了,一个丹成的组建需要很多的东西除了表面上需要的建筑,还要更多稀奇的药材,以及能用得上的东西如果自由交易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之后的时间里,回省去很多的时间”

    叶晨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

    如果他们还是听不懂,就是白痴了段凌峰双眼放光,心中暗暗佩服果然是高人这种细小的事情也能考虑的如此周全

    对于叶晨这种收放自如的性格,段凌峰突然觉得回到当年的感觉那个高人在自己的面前始终都是保持自信的模样遇到任何的事情都是那么的从容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个人不是他有多么的强大才会自信而是很多事情考虑的比别人多,办法也比别人多固然变得自信从容

    不单是他,就连孤岽羽这种老家伙听到叶晨的话语,同样心中佩服难怪这小子进步如此神速所有的事情都在心中,还有谁能超过他?

    众人众对于这个话题最感兴趣的要数沈家兄弟了他们不是什么高手,更不是什么大门派的成员如今知道叶晨要建立自己的城池,心中已经开始向往以后的生活这个时候当然要表现出自己的优势

    “小哥,我知道自由交易哪里有来自四个大洲的人士,有武修,道家,好像晚上的时候还有鬼修产品更是多的数不胜数他们有些人专门到各个地方寻求奇珍异宝,为了就是在这一天得到相应的报酬”沈成奎说个不停

    仿佛他已经来到自由交易的现场一样

    孤岽羽听了一会,沉思了一下说到:“其实,那里真正的好东西也都是在主办方的手中也就是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冷夫人”

    “冷夫人?”叶晨喃喃难说了一句,脑海中想到那个冷冰冰的女人脸上不到一丝表情最后不知道孟雨轩对她说了什么,直接将达摩盅卷送给自己这个问题,叶晨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没错他是曼维州最大的商家主要经营古器、功法、丹药、兵器。甚至当你遇到一定的麻烦,还可以花钱找他雇佣她的人帮你完成一些事情”孤岽羽认真的说到

    “哦?这么说,他们相当于杀手组织了只要有钱,他们几乎是无所不能?”叶晨想到自己的嗜血,好像也是这种性质

    “差不多不过这个冷夫人并不会管理太多的事情平日里很少出门都是她身边的一个人打点这些事情”

    “什么人?男人还是女人?”叶晨对于冷夫人身边得人倒是有些兴趣

    “她的大姑姐也就是她丈夫的姐姐”

    叶晨听到这里有些吃惊的看着孤岽羽:“你说什么?她丈夫?不是开玩笑吧?那天我看到她明显感觉到这个冷夫人还是黄花丫头你说她结婚了?”

    “她是成亲了只不过新婚之夜”孤岽羽将冷夫人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原来如此这样看来,冷夫人不过就是人家的外交官而已实际上都是那个所谓的大姑姐在操作”叶晨恍然大悟

    “先不说这些就说这个冷夫人她们都有什么好东西吧”叶晨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件事情

    如果只是那些普通个草药,或者炉鼎之类的东西,叶晨不稀罕别说曼维州有没有华夏武林大就说那些普通的东西华夏就有不少叶晨也不稀罕

    孤岽羽也没有说太多只说了一句话:“类似达摩盅卷的东西还有不少”

    嘶~~~~这就有意思了达摩盅卷,如果叶晨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主持人介绍说是来自三界那么冷夫人手中类似这样的东西很多岂不是说,他们跟三界有联系?

    有了这个消息叶晨将所有的心思都放下了心中倒是期待明天的到来他倒要看看这个自由交易到底有多新鲜

    一夜无话

    次日一大清早

    叶晨老早就站在院子里练习吐纳这是天地法则的基本功之前在华夏的时候,灵气稀薄,这样修炼没有任何的意义可是曼维州不同这里灵气浓郁,这种基本功的修炼对一个功法的基础有莫大的帮助

    整整三周圈叶晨精神一振,收起功法时间也差不多了

    孤岽羽和段凌峰及何云龙,还有沈家兄弟已经等候多时

    一众人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出发

    童翦没有来用叶晨的话说,你现在需要在这里调养没有得到命令不准离开

    虽然童翦非常想去,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体,还是忍住,乖乖的留在这里

    同样的地方却有着比昨天更多的人这里不单是人满为患一条长长的接到两旁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东西有人在叫卖,有人正在拿着东西交换场面好不热闹

    叶晨的到来,瞬间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

    昨天的种种事情还在他们的脑海中,那份兴奋和刺激的场面挥之不去

    “快看,那个叫叶晨的年轻人来了旁边的那个人是谁?我靠孤岽羽竟然在那个人的身后”

    孤岽羽却是站在叶晨的后面这一切都是因为叶晨之前跟他说的身上症状可以祛除,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昨天一晚上他都没有睡好整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咦?快看那个老头是不是段凌峰?段丹师?他怎么也跟在叶晨的身后?难道说统一医道的事情是真的?段丹师已经被征服了?”

    众人这个时候注意到段凌峰竟然也跟在叶晨的身后,对于昨天的那个传闻更加深信不疑同时对于叶晨产生浓郁的好奇心

    难道说这个你年轻人的实力已经达到骇人的境界了吗?连曼维州的孤岽羽还有段凌峰都甘愿跟在他的身后

    只是这个时候,偏偏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一大把年纪的人,竟然跟在一个年轻人的身后,连最基本的羞耻心都没有了吗?”

    呼啦

    在这个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他身边很多人都让开了

    开玩笑,这种地方,谁都不想惹事,天知道平凡的外表下哪个人是真正的大神一旦得罪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晨当然也听到了这句话顺着声音看过去对方是一个中年人,天庭饱满,显然是一个练家子一身红色的长袍,袖口露出极为不般配的细长双手

    指尖微微颤抖显然还是一个用针的人

    中年人丝毫没有忌讳的对上叶晨的目光随便扫了一下冷笑一声:“一个毛头小子的胡言乱语,就能统一医道?痴人说梦”

    对方的嘲讽并没有激怒叶晨相反还是分有兴趣一般能这样说话的人有两种,第一种是白痴第二种是身怀绝技目中无人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叶晨明确的知道,此人是后者

    “前辈你好看您的样子似乎非常不满意我统一医道的事情”叶晨直截了当的问出自己的疑问他要知道对方内心的想法

    谁料叶晨的话音刚落从对方的身边走出来一个年轻人相貌清秀,一身白色的长袍,跟叶晨有些撞衫相貌也是不亚于他

    “什么年龄就要做什么年龄的事情不要痴心妄想”他的声音很好听至少有不少的女孩花痴的盯着这个年轻人双眼冒出精光

    叶晨先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兄台何出此言?”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还不够格跟我师父说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年轻人脸上洋溢着嘲笑的表情似乎自己跟叶晨说话都是掉了身份

    段凌峰凑上来再叶晨耳边说道:“叶丹师,此人是南海道医,手段高明,以前的炼丹大会都是由他组织后来觉得无聊,就再也没有出现没想到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道医?”叶晨眉头一挑自己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听说过道医的名头这是什么医生?

    整理一下心情叶晨并不在乎对方是什么医生更不在乎对方有多么高明的手段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他都愿意礼让三分,可是现在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有些想让他骂娘了

    什么叫没有资格跟他师父说话?尼玛的,你师父牛逼啊?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道医真的牛逼,你个小徒弟牛逼什么?

    越想越来气叶晨是哪种隐忍的人吗?当然不是

    “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叶晨同样嘲笑的说到并没有将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倒是紧紧盯着那个号称道医的中年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