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散步的谎言别说众多人不相信就算是当事人的叶晨也不相信眼看着众人准备围殴自己叶晨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脑海中快速运转,自己要怎么解释,这些女人才能不会如此

    猛然灵光一现对啊,龙脉

    “其实,你们应该知道,这一次走的比较仓促而且时间非常快/其实这中间是有一些原因的”说话的时候,叶晨做出来衣服高深莫测的样子表情也随之变得严肃起来

    众女看着叶晨表情的变化,都停下了动作

    叶晨见状心中暗笑:“其实,这一次是有一些秘密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不能带着你们这一次在燕京的时候,我见到了一号首长他跟我说了关于龙脉的事情”

    说到这里,叶晨若有所思的看着天空

    “龙脉?那是什么?”于心蕊眉头一皱问道

    叶晨就将在一号首长那里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龙脉被人切断的事情,没有任何的保留

    说到最后,众女终于明白了,难怪这个家伙要在大半夜离开这件事情事关整个华夏的气运也算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她们非常了解叶晨也是一个爱国主义者说白了,有时候还是个愤青

    “这件事情,只有你们几个知道就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叶晨这一次是非常严肃的说到一旦龙脉的事情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要从中得到好处,又或者让那个切断龙脉的人提前得到了消息到时候自己想要处理事情就麻烦了

    众女点点头这一次,她们变得格外乖巧

    论打架的实力,还是身体的内力,她们几个加在一起都不是叶晨的对手即便心里十分想跟着叶晨,可也知道自己跟着去只会添乱与其那样,还不如在家里安静的等他回来

    叶晨松了一口气“刚刚来到这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作为武林中的落脚点这里必须要安全这一次前去,我会找到彼得,让他运一些大炮之类的东西,到时候如果有人敢来直接用炮轰”叶晨没有说笑话,他是真的有这种打算

    没有阻拦有的只是众女在身后恋恋不舍的相送

    叶晨终于离开了苏安城整理一下心情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与此同时

    米国入口的地府中传来阵阵的惨叫声音众多的魂魄一个个变得极度虚弱。更新快无广告。。。

    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个巨形怪物

    “王旗怎么死的?告诉我,是谁杀了他?”巨型怪物冲着众多的魂魄高声一吼整个形态的气势都非常的残暴

    没有魂魄回答他的问题他们心中都在祈祷,叶前辈快一点来到这里因为只有他才能带领众多的魂魄走向六道轮回

    不要小瞧一个魂魄的信念当他们心中有了信念以后,即便是灰飞烟灭都不会屈服的这就是魂魄与人的区别

    “很好你们很有骨气”巨型怪物笑道他的笑声非常诡异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刷

    一道极为阴霾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地府之中所有的魂魄的身形开始变化扭曲尖叫声此起彼伏他们最终的生命正在被人吸收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魂魄屈服

    手中拿着生死簿的青年魂魄实在看不下去了将手中的生死簿递给身边的一个魂魄,整个人的气势猛地暴涨快速冲出去“老嬲,王旗已经死了杀他的人正在阳间办理一些事情,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到时候,就算是你杀光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说话的语气不卑不亢内心已经做好的视死如归的决心

    听到这句话,老嬲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仰天大笑“哈哈哈哈你们将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一个人类的身上?笑话你认为他能带你们通往六道轮回?”

    “没错/。。他身上的气质非常不同至少会善待我们”青年魂魄依旧散发出强大的信心吼道叶晨在他们每一个魂魄的心中已经成为神

    即便将来叶晨不能带领他们打出去他们也不后悔,至少曾经努力过

    “你不怕死?”老嬲问道

    “怕死就不站出来了”青年魂魄丝毫不惧的对视说到

    对方只不过就是对面的一条走狗俗话说,一条狗敢于对魂魄大吼大叫成何体统?

    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

    “好那我就成全你”老嬲身影猛地变得无比强大一道道煞气奔着青年魂魄冲过来

    面对如此不匹配的对战青年魂魄只是嘴角一挑“老子做了一辈子判死官,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是你逼我的”话音刚落。。。青年魂魄变了

    身为地府判死官的他,自从六道门被封锁以后,就变得极为低调不是他心生胆怯,而是这么多的魂魄在自己的手里,他要为他们负责一个不能轮回的魂魄已经非常可怜,如果自己还要强行施压那就是造孽

    不过,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身为判死官,没有点本事怎么服众?

    单手一抖判官笔赫然出现

    判官出招可定生死人间有一段流传,左手生死簿,右手判官笔二尺八寸要你命

    “呦呵没想到你还是个判官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发现可惜了”老嬲冷眼看着青年魂魄的判官笔说到

    没有错,这个青年魂魄正是地府之中的判官

    “你没有发现的事情还有很多”说着,魂魄快如闪电,穿梭在空间之中,没有华丽的书法,更没有多余的功法>

    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直接攻击对方的要害

    这是判官跟叶晨学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极度快速的情况下任何花哨的功法都是摆设

    “就这点速度?”显然,他的速度比不上叶晨

    在老嬲的眼中更是慢如龟速只见他的身影无限扩大,判官笔击中自己身体的时候,更是让身影消散

    判官双眼一凝暗道不好自己明明看到击中对方,可是为什么手上传了的感觉就像是打在棉花上

    只是一瞬间,他的眼前就变成空空如也对方已经消失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身躯快速扭转判官笔划过一道锋利的弧线,回身挥过去

    只是他的动作在对方的眼中实在太慢了根本不值一提只觉得手腕一阵发麻紧接着咔嚓

    判官笔掉在地上老嬲竟然打断了判官的手腕

    一阵刺痛,让判官的心中犹如刀绞强忍着没有惨叫双目紧紧盯着对方

    “呵呵判官判官笔既然在这里,那么我想知道生死簿呢?”老嬲无比嚣张的看着判官问道

    那个拿着判官生死簿的魂魄吓得浑身一颤心中紧张的不行。“他就是判官难怪终日拿着一个小本记录着什么”

    只是他的气息瞬间引来老嬲的注意“哦?生死簿在你这里啊拿来”说着,伸出一只大手,不由分说的吸收对方的魂魄生死簿掉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地府的判官你”说到这里,他手中拿着判官笔怒指判官:“可以去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让人振奋心神的声音换换传过来“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你他妈是谁啊?”

    本来已经抱着必死的判官猛然听到这个熟悉又渴望的声音,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一振是他叶前辈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这一刻他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一个阳间的人,能够答应他们的事情其实每个人的心中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只是在内心形成一种期望而已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叶晨真的回来了

    众多魂魄在叶晨声音传过来的一瞬间,都变得极为兴奋仿佛内心的主心骨回来了

    老嬲注意到这一点哈哈一笑“我他妈是谁用你管?”说着,气势猛涨,想要吸收掉所有魂魄的能量

    刷

    几乎是在老嬲动作的一瞬间,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手持长刀的青年就出现在他的眼前此人给人的感觉非常纯净,自然,身上带着丝丝霸气,却又不失亲切这个人就是叶晨

    他正眯着双眼,一脸微笑的看着老嬲“人间有句话,叫言出必行,不知道你这个老东西懂不懂?”

    老嬲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晨突然摆摆手“哦,我忘了你只不过就是一个魂魄而已没有资格谈论人类的事情”说着,他转过头,冲着已经受伤的判官微微一笑“你看看你的熊样,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手指微微一弹,一道精纯的灵力瞬间喷射出去无比精准的打在判官的手腕

    判官只觉得手腕有些痒不可思议的低头看过去那只已经被废了手腕竟然奇迹般的恢复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叶晨笑道

    “。。。。。”

    当机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