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太浪费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直有些不服气和放不下面子的吴子健这个时候听到段凌峰是说台上的青年丹师竟然就是他常常说到的高人师父整个眼睛都快掉在地上了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高人师父?”他的声音太高八斗一只手指着叶晨的方向

    “错不了他手中的火焰叫天火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拥有天火并且使用它如果说神炉只有药神可以使用的话,那么天火就是他随身必带的神物

    段凌峰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之前一直没有确定下来,如今看到天火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只是很可惜,叶晨现在并没有想起来他是谁甚至说在他的脑海里,还有一大部分的记忆没有被唤醒

    再说台上的郝郑飞同样内心非常震撼感觉现在何止是后背生冷汗就连腚沟子也被冷汗浸湿这是一个人极度兴奋和紧张的表现

    “你怎么会有天火?”郝郑飞问道

    叶晨冷哼一声“关你屁事”说完,直接将丹药放入神炉之中说真的,转世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挑战六品丹药而且还是这种变态的九纹清灵丹,药材只有一份,若是失败,就不会再给你机会

    郝郑飞看着叶晨的动作,心跳的快眼皮也跟着猛跳两下一种非常不好的念头在心间掠过心中暗道难怪云阳宏会输给对方就凭人家拿出来的神物,足以证明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这样,即便心中有些担忧,硬着头皮也要上武林要的就是面子如果现在退缩,以后会被整个武林耻笑

    与叶晨不同,他非常小心的将药材整理好手中冒出来一团火焰颜色跟天火有些接近但是炙热的温度就要逊色不少

    药材一颗一颗的放入炉鼎他要分解药材的成分,更要保证一次性成功所以非常小心

    双手始终不离炉鼎,双腿分开,口诀一连贯的脱口而出形成一道又一道的命令,使炉鼎之内的温度不停变换对待不同的药材就用不同的温度溶解

    没有十分钟的时间,那股药材散发出来的香味就隐约飘散出来

    众人感受到这个味道,无不精神一振这可是六品丹药郝郑飞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就已经将药材分解完成?如果接下来的提炼和凝实都能成功的话即便是档次最低的六品丹药,恐怕也会招人哄抢吧

    尤其是在没有多久以后的拍卖大会上这种丹药恐怕也会成为他人眼中的目标

    反观叶晨,眉头紧锁双手按在神炉两旁让人看不出来他是在干什么?甚至有些人觉得这货该不会睡着了吧?

    其实则不然既然叶晨能够一次性倒入药材,自然有他的办法灵识灵识分解药材成分在炉鼎不同温度的时候,分解不同的药材,并且提炼出药液,这才是叶晨强大的地方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比较复杂,但是药材接触灵识,会给药材本身赋予灵力的成分这样,在最后丹成的时候,即便是同级别的丹药,依旧可以轻松获胜因为每一颗丹药都有充分的灵力这样的丹药效果都是一样的可是对于武林中人来说,保质期更为重要如果没有合适的药盒子,没等服用,丹药就坏了,岂不是亏大了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时辰

    无论是叶晨还是郝郑飞,两个人都没有动只是叶晨和刚开始炼丹时候的状态一样,仿佛似睡非睡的样子

    倒是郝郑飞有些狼狈

    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更是大汗淋漓,脸色有些苍白这种六品丹药,要不是他之前有所尝试,现在恐怕早就输了

    另一边赖天看着云阳宏“怎么?你是不是还不服?”他被叶晨提升实力以后,虐云阳宏就像是大人虐小孩一样加上这货不在炼制什么救人丹药

    你说几品丹药咱就炼几品丹药只不过,我的能毒死你,而你的救不了你自己

    云阳宏现在就快吐血了尤其是看到师父的状态,心中更是有些打颤

    “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云阳宏眯着双眼,心中疑惑的问道

    他想变强,变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战胜自己就连他的师父都不行

    “呵呵”赖天指了指台上的叶晨:“看到了吗?我老大有这样的老大你认为我这个做小弟的,想提升一点点实力很吃力吗?”

    云阳宏顺着赖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自己的师父已经显得非常吃力了,而那个叫叶晨的家伙竟然气定神闲,一点没有疲惫的样子如果不是装出来,那么就真的是有实力“他真的这么厉害?”这一刻,云阳宏个心有些动摇

    这种墙头草的人,怎么可能逃得过赖天的眼睛他摇了摇头“收起你的想法吧我老大不会收你的别说他,就算是我,恐怕也不会收你因为你这个人非常自私这么快就像背叛你的师父这种人谁敢跟你交往?”

    云阳宏没有一丁点的羞耻,反而哈哈大笑:“哈哈哈在这个世界上,谁能让我变得更加强大,我就跟着谁,难道有错吗?古有吕布难道今天的我就不能做到吗?”

    “放尼玛的屁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那个鸟样还敢跟吕布相提并论人家是为了红颜你他妈是什么东西?”赖天气得差一点暴走,这货实在太不要脸了

    云阳宏的脸色变幻“阻挡我变强的人,统统都要死”几乎是话音刚落身上的气势猛地散发开来他的目标并不是赖天,而是叶晨

    这个华夏的炼丹师,今天让自己名誉扫地不可原谅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两根六寸长的银针冲着叶晨的眉心刺了过去

    我曹

    赖天被这家伙的反应着实吓了一跳本以为他会跟自己打架谁料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竟然瞄准了老大

    叶晨当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得杀意正在靠近自己但是现在他所有的灵识都投入在神炉之中,可以说无暇分身应对云阳宏的攻击

    “尔等放肆”孟祥东在这个关键时候毫不犹豫的出手挡住云阳宏的动作

    作为一名金丹境界的他,怎么可能允许有人伤害叶晨先不说自己跟叶晨之前有什么情感,单凭现在是华夏的地盘他就不允许有人如此放肆

    强悍的金丹气势,岂是云阳宏能够承受的?

    身体猛地被弹到一旁口中吐出鲜血一双仇恨的眼神盯着众人“你们都该死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们”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包东树,作为神魔坊的右护法,嘴角轻轻一挑:“胆敢在我神魔坊刺杀我方炼丹师,这是违规对于违规者,我们有理由把你当场击杀”闪电一般的速度,来到云阳宏身边,长刀入手,划过地面向上狠狠挑过去

    如果云阳宏被击中,身体绝对会被分成两断

    就在长刀距离云阳宏只有不到十公分的时候,台上的郝郑飞双眼猛然睁开,闪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双手一拍炉鼎

    本来就已经不稳定的炉鼎,突然开始猛烈的晃动发出恐怖的嗤嗤声音。

    “不好这个老家伙要炸炉”

    段凌峰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

    “谁敢杀我徒儿?”暴怒的声音从郝郑飞的口中散发出来

    原来这个老家伙竟然是为了救他这个不孝的徒儿

    众人感慨

    郝郑飞一生没有妻儿传言他这一辈子只收过两个徒弟第一个徒弟被人杀死,曾经有一段时间痛不欲生后来云阳宏的出现,才让这个老家伙缓过神来一直待云阳宏如亲生孩子一般的疼爱

    他已经将一生所学统统交给这个徒儿却也因为过分的溺爱,让云阳宏有了极为孤傲和极端的性格

    这一切,郝郑飞都知道可又能怎么样?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即便有一天云阳宏不认自己这个师傅但是在他的心中,始终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孩子有难,师傅不可能坐视不管

    剧烈摇晃的炉鼎,已经接近临界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要知道他们现在炼制的是六品丹药如果炉鼎爆炸的话,威力不容小觑那相当于一颗巨型炸弹的威力别的不敢说,至少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要受伤

    恐慌的众人,纷纷逃窜他们可不想死的这么怨

    包东树也是感受到危险逼近,没有杀掉云阳宏,身形快速倒退保护逸轩坊主他们的安全带着众人纷纷后退

    “臭小子炉鼎就要炸了还不快走?”孟祥东才不管那些人的死活,他现在只在意叶晨这个小家伙怎么还不走?

    叶晨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刚刚不是他不想走而是神炉中的九纹清灵丹已经进入最后炼制的关键时刻如果就这样放弃,第一对神炉是一种极其不负责的态度,他的神炉还没有任何一次失败的经历第二,这么好的丹药就这么放弃了,太可惜第三,他在赌,赌自己能够稳定郝郑飞的炉鼎

    “这么好的丹药就这样浪费了,多可惜”叶晨神在在的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