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祥云异动
    ;

    作为神魔坊的坊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人的身上



    “坊主,放心吧,穆兰办事还是比较靠谱的相信叶晨那小子,应该会来的”说话的正是神魔坊的左护法,齐弘苍



    逸轩坊主看了看齐弘苍,微微点头,其实心中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叶晨消失的事情,他或多或少的也听说了一点如果凌慕兰找到叶晨,恐怕早就会来了作为神魔坊的圣女,坊主对凌慕兰的行事作风还是非常了解的



    “右护法呢?他人在哪里?让他做好准备,如果叶晨不来,今年依旧让他上”逸轩坊主失落的说到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虽然历届的炼丹大会都是右护法上,最终也都是首轮淘汰



    “属下已经做好准备”就在逸轩坊主的话音刚落,一个苍老的声音就响起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神魔坊的右护法,包东树。



    “老包,不是我说你,你就不是什么炼丹的材料”齐弘苍见到包东树之后,嘲笑的说到作为神魔坊的左右护法,论起功法,两个人可以说不相上下但是炼丹的水平,齐弘苍就不用说了,就是一个门外汉,包东树好一点,但也仅限于初学者的实力而已



    听到齐弘苍的讽刺,包东树也是老脸一红“不然怎么办?你上?”



    “行了,不要吵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逸轩坊主无奈的说到



    来自各州的人群看着神魔坊焦急的样子,心中好笑,看来今年注定要丢人了。。。



    “逸轩坊主,难道叶丹师不在?”人群中一个年轻的男人走出来,一脸嚣张的问道



    这个人是来自雷亚山脉的云阳宏年仅不到三十岁,却拥有三阶炼丹境界可谓是炼丹界的后起之秀为人骄傲,自大,甚至不将自己的师父看在眼里。。。



    “他在不在,影响炼丹大会吗?”逸轩坊主冷着脸看着他说道



    云阳宏双肩一耸一脸不在意的说到“哦,那倒是不影响,只是觉得这样的炼丹大会就没有意思了本来还以为华夏有什么强者出现呢闹了半天还是一个大乌龙,早知道这么无聊,我就不来了真没有意思跟这群老家伙比试炼丹,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一句话,云阳宏的声音不是很大,却足够在场所有人听到,瞬间点燃了战火



    “云阳宏,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是你师父在这里,恐怕也不会怎么嚣张吧?”人群中一名青年立即反驳的说到



    云阳宏冷眼看过去“呵我当是谁敢这么说话呢原来是博斯河的人你回头问问你的师父,上一届炼丹大会之后,他敢不敢在我面前用这种口气说话?”



    青年身后的一位老人脸色一红上一届的时候,却是输给了眼前的云阳宏而且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如今这个云阳宏身上的气势比上一次见面还要强悍恐怕想要赢他,已经不可能了



    “放肆敢如此说我师父找打”青年双手捏诀就要冲上去



    谁料云阳宏嘴角一挑“不知好歹”砰!!!!



    没见他动弹,青年整个人倒飞出去鲜血喷出



    嘶



    众人傻眼了这个雷亚山脉的小子怎么变得如此强悍?刚刚用的是什么招式?怎么青年一下就飞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逸轩坊主脸色铁青放肆,这个云阳宏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没等他说什么,齐弘苍一个闪身来到云阳宏的身边,单手一抓按住云阳宏的肩膀“小子,说话不要太嚣张,这是炼丹大会,不是比武大会你要是想动手,我可以奉陪”



    云阳宏被人按住,心中一惊,此人的力量竟然让自己无法挣脱,不过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呵呵,左护法好雄厚的内力我好怕怕”



    嘴里说着害怕,实际上众人都能从他的表情上看出来,他一点都没有将左护法放在眼里



    “算了,今年的炼丹大会也不过如此不玩了,不玩了我走了”说完,云阳宏转身就像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更为嚣张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我擦了我以为除了叶晨那个家伙嘴巴黑就是我了没有想到这炼丹大会还有一个如此装逼的杂碎”声音刚刚落下,赖天率先走了进来



    身后跟着凌慕兰,孟祥东,雨萱,还有村长,尚大武他们



    赖天的性格本来就是极为阴险和狡诈的要不是因为被叶晨稳稳压着,他早就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样了



    然而,他这种性格深得钱彪的崇拜男人除了刚猛意外,要的就是这种阴险的性格



    如果叶晨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邪气,那么赖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就是阴险气息



    轰!!!!



    赖天的话语,让众人闻声望了过去只见赖天竟然走在神魔坊圣女的前面难道这个青年就是叶晨?长得好生柔嫩啊



    赖天被叶晨治好以后,外表变得极为阴柔白泽的皮肤,甚至让女人都羡慕。。



    只不过他细长的双眼,给人一种极为阴险的感觉



    逸轩坊主见到凌慕兰之后,激动的差一点哭了乖乖祖宗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竟然主动的迎了上去“穆兰,这位就是叶丹师?”



    齐弘苍摇了摇头,心中苦笑看来叶晨这个家伙是真的消失了常年行走江湖,知道眼前这个白净的青年并非叶晨,而是赖天叶晨身边的一个帮手



    “回禀坊主,这位不是叶丹师,他叫赖天,同样是一名炼丹师”凌慕兰心中有些失落的说到



    听到凌慕兰的话语,逸轩坊主不免心中一沉赖天?没有听说过华夏武林出现过这一号人物啊



    对于逸轩坊主的表情,赖天并不在意,看在凌慕兰的面子,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一旦叶晨赶回来了,到时候在跟自己发火,犯不上



    “小子,你有点意思”本来已经想走的云阳宏,看到赖天之后,嘴角挑起了极为耐人寻味的微笑转身对着赖天说到



    赖天是谁?那是常年跟在叶晨身边的人前世更是叶晨老对手的人对于这种小罗罗根本不放在眼里在他的眼里,只有叶晨这种变态才有资格扁自己



    “何止有点意思意思大着呢你要是想试试,我也没有意见”说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银针随手甩了出去



    银针飞快的速度奔向云阳宏



    众人见到这个场景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人是谁?不是叶丹师?华夏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的炼丹师?就凭银针这一手难道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医师?



    云阳宏双眼一凝同样抽出来银针,甩了出去



    几根银针,在一瞬间碰撞掉在地上



    轰!!!!



    众人懵逼了我曹云阳宏什么时候会针法了?竟然能够用银针挡下对方的攻击



    不但是他们,就连赖天也是心中一惊,他的银针是跟叶晨要的,就是没事的时候拿来练习没有先到对方竟然能够挡下可见对方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



    这下有看头了



    逸轩坊主虽然对于叶晨没有来的事情有些低落,不过赖天展现出来的实力,似乎也不是那么弱至少这个云阳宏不在那么嚣张了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点装逼的资本就是不知道炼丹的水平如何。。。”



    赖天气势一收,扣着手指淡淡的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云阳宏同样露出笑容不甘示弱的说到他心中兴奋了没有想到这一趟华夏之行能够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



    逸轩坊主见到赖天的实力以后,心情好了许多,哈哈大笑的说到:“各位,我们散了吧神魔坊已经为大家安排好了住宿地方,大家不用客气,一切的食宿都有我神魔坊承担”



    既然是炼丹大会,自然会有一些长老级别的人前来裁判这些人不到真正比试的时候,是不会出现的



    众人开始离去找到自己的住宿整理物品



    与此同时米国的某个山顶之上一片祥云飘在空中



    “师父您看,那是什么?好浓郁的灵力”一老一少,坐在飞机上看着天空中的祥云,青年对着身边老人惊讶的问道



    老人侧目看了过去“应该是有人在这里修炼”说完,心中十分好奇按照地理来说,这里应该是米国的位置怎么会有华夏功夫的气息?



    “哇,修炼到这种境界,应该也是高手了吧”青年一脸羡慕的看着祥云如果不是在飞机上,他真想修炼一下功法,吸收一下灵力



    “嗯”老人点点头,收回目光“龙儿,这一趟前往华夏你要收敛一些,华夏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度奇人异士很多”



    “龙儿知道,师父就是从华夏走出来的吗当然明白华夏的能人很多”青年十分听话的点点头,收回目光。只是心中还是非常好奇那片祥云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到时候,那几个老家伙恐怕也会带着徒弟,炼丹大会,说白了,到最后,恐怕是你们之间的比拼”老人闭着眼睛,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一次的炼丹大会恐怕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徒儿知道,一定不让师父失望”青年双眼散发出异样的神采说到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那一片祥云突然开始异动一道道极为精悍的灵力奔向山林之中



    “咦?”这种变化,就连飞机上的老人都感觉不对劲双眼猛地睁开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