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敢叫他小子
    看着叶晨手中长长的银针,两个青年浑身一颤

    “知道这是什么吗?”叶晨咧开邪恶的笑容,一边走一边问道手中的银针随意晃动两下“你们应该知道,华夏是一个非常神秘而古老的国度很多事情和人是你们不能理解的就像现在”说着,叶晨表情一凛,手中银针直接刺入两名青年的身体

    别说这两个人了,就算是在华夏,有人见到如此长的银针,恐怕也会产生恐惧吧

    银针刺入,两个青年本来已经不能动弹的身体开始疯狂的颤抖仿佛接上电门一般更是像近期有一句广告语,xx根本停不下来

    这不是最关键的,要知道两个人现在都是身受重伤,根本经不起如此抖动,身体每次抖动,都会带来刺骨的疼痛

    “怎么样?有没有想清楚?要不要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叶晨蹲下身子,身手拍着两个人的嘴巴问道。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两个人不说话但是眼神中已经开始有了犹豫的神色

    叶晨见状,站起身子,双手插兜,淡淡的说道“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是黑手党的行为因为我在米国没有什么仇家,甚至说,我是第一次来到米国”

    叶晨的话语,让两个人为之一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猜出来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不放了我们?”

    “我为什么要放了你们据我所知,黑手党中的人,没有你们的身手所以告诉我,你们是谁?”说道最后,叶晨的脸色开始变得阴冷起来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

    “我们与黑手党只是雇主关系,他们知道你比较难搞定,花重金雇我们杀掉你如今看来,你比我们预想的要厉害”

    叶晨点点头,暗道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那你们是谁?”

    “不该知道的,最好不要知道,不然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其中那个异能者冷声说到仿佛已经做了必死的信念

    “哈哈哈哈”叶晨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我承担不起的后果?就凭你?还是凭你身后的那个组织?”被一个丧失战斗力的人威胁,叶晨真是不知道该说对方傻,还是装逼又或者说,他背后的势力真的非常强大

    “笑吧,我们的组织不会放过你的”异能者咬牙切齿的说到

    “你知道我最恨什么样的人吗?”叶晨一脸淡笑的看着青年“就是你这种,死到临头还在装逼,你认为这种威胁对我有用吗?”

    说完,叶晨手中炼狱刀入手“很显然毛用都没有”唰

    寒光一闪

    两颗人头落地,天火祭出,直接将他们化为灰迹

    转身回到李佳思的位置,将阵法收回

    见到叶晨出现,李佳思猛地扑入他的怀中“你没有受伤吧?”说着,上下打量叶晨的身体神情非常紧张这样的关怀,让叶晨心中非常暖和这个女人明明非常害怕,还要故作镇定,见到自己的时候,先是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伤哎这可怎么好恐怕于心蕊又要跟自己唠叨了

    发现叶晨没有受伤,李佳思这才松了一口气注意力也回到狭长的胡同之内“他们人呢?”

    “跳梁小丑罢了都让我吓跑了”叶晨非常轻松的语气说道

    “吓跑了?”李佳思才不会相信叶晨的鬼话

    “嗯可能是欧洲人跟我们的审美不一样吧他们觉得我非常丑陋,见到我的脸庞,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就走了不信的话你就追上去问问他们就是从这个方向离开的”说到最后的时候,叶晨伸出手指了指胡同的尽头

    噗嗤

    李佳思一声娇笑“你现在知道自己长得有多丑了吧看看,威力多大,连人家杀手都被你吓跑了”

    “”叶晨无语

    自己只是想用一种轻松的方式对话,让李佳思不用那么害怕,谁料这个小丫头竟然落井下石承认自己长得丑

    虽然他并不在意这种评价,但是被当面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受伤的

    “那你可小心了今晚我这个丑鬼很有可能爬上你的床吓唬你哦”说着,做了一个大鬼脸,张开双手就要扑向李佳思

    “啊老色鬼”经过叶晨的玩笑,李佳思的心情已经恢复的无忧无虑,惊吓一声,掉头就跑

    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走出了胡同

    经过这么一折腾,叶晨跟李佳思的关系也变得更加亲密就算是两个人独处,也不至于像之前那么尴尬

    找了一间相对低调的宾馆,开了一间房两个人直接回房间准备休息

    尽管李佳思一再强调还是开两个房间,但是当看到叶晨执意开了一间房,也没有反对

    用我们叶晨同学的话来说:“敌人随时都有出现的可能,为了你的安全,必须二十四小时跟在我的身边就连洗澡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参加保护”

    最后,李佳思站在浴室的门后一脚将叶晨蹬了出去,直接将门锁紧留下一脸郁闷的叶晨坐在沙发上

    他倒不是因为李佳思将自己踹出来郁闷,而是因为德拉福斯死掉了偌大的米国让他上哪里找到彼得的下落?总不能走在大街上拉个人就询问黑手党的事情吧?

    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天知道会不会碰到人家的成员,最后弄一个大追杀的活动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李佳思怎么办?

    叹了一口气,身体靠向沙发感觉有什么东西顶了自己一下,伸手摸过去掏出来一张名片“对啊,有事情找警察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

    这张名片不是别人,正是叶晨下飞机时碰到的黑人警察安德福。

    叶晨毫不犹豫的掏出电话拨打过去

    嘟!

    嘟!

    电话响了五六声也没有人接听叶晨有些郁闷“尼玛,警察都这么早睡吗?”就在他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极为憔悴和无力的声音

    只不过叶晨没有听明白,因为对方说的是英语

    “安德福警长吗?”叶晨整理一下声音说到

    听到叶晨的声音,安德福显然一愣,随即有些艰难的用华夏语说到:“你是哪位”他的声音依旧那么苍白无力

    叶晨在电话的这一头听出来,这位警长不是得病了,就是被人追杀了

    就在叶晨准备自我介绍的时候,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谁找安德福?他现在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情就先跟我说吧”同样的华夏语,却非常流利。

    叶晨一愣,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电话竟然换人而且还用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你好,我叫叶晨,今天在机场的时候与安德福警长有过一面之缘,现在有些问题想要请教”既然对方能顺利的得到安德福的电话,应该是他比较亲近的人叶晨也不含糊,直接自报家门

    对方听到叶晨的名字,显然愣住了久久没有回话

    “喂?还在吗?”对方没有回话,叶晨问道

    “哦啊你说你叫什么名字?”电话另一边的女人明显有些惊诧

    “叶晨”

    “叶晨?是晨静公司的那个叶晨吗?”听到叶晨再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女人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

    “你知道晨静公司?”叶晨很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公司的名头在米国也这么响亮

    “知道当然知道,我也是华夏人只不过在米国生活而已叶医生,真的没有想到安德福会与您见面我真的太激动了”女人激动的说到

    叶晨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女人干什么?就算自己是晨静公司的老板,也不用这样激动吧?

    应该是感受到叶晨的迟疑,女人继续说道“叶医生,不知道您现在方便吗?我能不能约您来家里一趟”

    “嗯?”

    “我知道这样冒昧的邀请,会让叶医生反感,但是请叶医生能够答应”

    刚刚叶晨就从电话里感受到安德福身体有些问题,难道真的有问题?只是像他这种警长的身份,米国会不管吗?又或者说他没有钱治病?这就有点扯了吧

    看了一眼正在浴室的李佳思叶晨有些犹豫难道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不放心

    “好吧你给我地址,不过要晚一点我要等一个朋友”叶晨最终决定还是去一趟,如果安德福真的是身体有毛病,自己又正好举手之劳将治好,这样询问黑手党的事情,应该就会更加顺利

    “好好我这就把地址发在您的手机上”女人听到叶晨答应,心中无比的激动,挂断电话,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安德福,眼泪在眼眶里说到:“老家伙,这会你的病可以痊愈了”

    安德福坐在沙发上表情狰狞“你说那个华夏小子能治好我?”

    “什么华夏小子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女人对于安德福称呼叶晨的方式非常不满意

    安德福对待妻子的方式还真算是温柔,顿时一缩脖子“怎么了?他是谁?”

    “他就是上次全球病毒能够第一时间治疗的叶医生,你还敢叫他小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的脸色洋溢着治好的表情,无论她现在在哪里生活,心中始终是一个华夏人,一个华夏人能够将全球病毒斗能轻而易举的解除,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加上后来全球各个国家纷纷恳求华夏帮助的时候在全球各个角落的华夏人,哪个没挺直腰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