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阴柔治疗
    ;

    叶晨心中虽然想的比较多,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的看了看身边的孟祥东心中有了打算“孟老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之前可是金丹中期的境界?”



    嗡



    钱彪本来非常焦急的等着叶晨回答,没有想到刚刚自己面对的老头竟然是一个金丹中期的高手小心脏疯狂的跳动我靠,自己这不是刚刚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吗?



    再看孟祥东的眼神都变了那是一种包含歉意和愧疚的眼神更多的是感激感激这位老人没有当场把自己杀了



    其次就是凌慕兰,她跟在叶晨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还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身边有这样以为高手存在



    而且看孟祥东的样子,都一百多岁的老人了,之前竟然是金丹中期境界



    “咳咳兔崽子,那不是老子没受伤的时候吗?现在恐怕都不够你塞牙缝的”孟祥东心中有些郁闷,这个混蛋想要干什么?无缘无故说自己的境界干什么?你看看把那个年轻人吓得



    说着,孟祥东来到钱彪的身边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这下可好了,钱彪吓得浑身发抖,双腿的抖动,让长袍就像是机器一样的乱颤



    “前辈我我之前我之前错了请您原谅”钱彪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孟祥东更加郁闷,“原谅个屁,老子要是想杀你,你还会活到现在吗?何况你们都是为了这个混蛋小子好,我为什么要杀你们”



    钱彪一哆嗦,乖乖,原来都是拖了叶丹师的福分啊“嗯我以后改正,对人的态度好一点”



    “嗯”孟祥东点点头,转身意气风发的看着叶晨问道:“说吧,我之前的境界有什么关系?”



    都这个年龄了,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叶晨既然突然问道自己的境界,一定有他的想法



    果然,叶晨站起身子淡淡的说道:“我有把握治好你的病情,还能让你恢复之前的境界,甚至会更上一层楼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哼不就是想借着老子的虎皮吗?”孟祥东心中明白,人家刚刚下了战帖,叶晨就询问自己显然是对那个闭关长老心有余悸



    “孟老果然爽快,小的正是此意”论脸皮的厚度,谁能比得过叶晨翻脸比翻书都快,说的就是他



    众人雷到



    凌慕兰更是无语,没有想到叶晨这个家伙除了对女人厚颜无耻,没有想到对待老人家也是如此



    “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的脸皮这么厚“



    孟祥东见到连凌慕兰都这么说,顿时哈哈大笑:“穆兰姑娘,这小子不但脸皮厚,手段还特别黑以后你跟在他的身边,可要小心了”



    雨萱没有说话,在她的心中,只有于心蕊才是叶晨真正的女人



    叶晨才不顾那么多,直接说到:“一句话,同不同意?”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孟祥东爽快的答应下来,别说叶晨给他恢复功力,就算是不恢复功力,如果他受到什么伤害,孟祥东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保护他



    “好”叶晨不在耽搁,看着赖天和凌慕兰以及雨萱说到:“几位,你们给我护法这个期间不要有人打扰我们”



    三人点点头



    说来就来,叶晨带着孟祥东来到院子中,随手一挥形成一道瓶壁四周的阵法掏出两颗刚刚炼成的暴增丹递给孟祥东:“这是暴增丹,会在短时间内提升你的实力,现在,就用它,硬性打通你身上的那几个经脉”



    孟祥东听着叶晨的话两只眼睛冒出精光,这个东西他见过叶晨吃过,瞬间的实力可以提升三个档次,可谓是变态的存在:“好”



    两个人盘膝面对坐着叶晨呼唤灵力,一道道极为精悍的天地法则力量涌入阵法之中,如今叶晨的灵寂境界,操作这些动作比之前轻松了很多加上整个身体经过功德玉液的洗礼,灵力更是极为精纯浩瀚一丝杂质都没有  绝对强悍的气息,让孟祥东心中无比激动他有感觉,这一次叶晨一定会成功



    “吃下暴增丹”突然,叶晨猛地高声一吼



    孟祥东浑身一震,毫不犹豫的吃掉一颗暴增丹



    丹药入口,犹如一道强悍的洪流一般冲进身体那种久违的强者气息瞬间散发在孟祥东的每一个神经



    但是当他准备运功的时候,突然觉得丹田处一疼差点喷出一口血



    这个细节没有逃过叶晨的感知,瞬间找到病源,玄天金针入手,快速的灌入生息功法,刷刷刷



    三针毫不犹豫的刺入孟祥东的丹田位置



    若不是极度相信叶晨,孟祥东绝对不会让人触碰自己丹田那是一个练武之人的命丹田废了,人也就废了



    连续的召唤,让叶晨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掏出若干回春丹,直接放入口中,他可不想像上次治疗一样半途而废



    回春丹入口,叶晨感觉精神一振灵力在孟祥东的丹田开始滋生生息功法,生生不息,无论你多么强大的病,他都能够缓缓征服你



    这不同于西医,哪里坏了就要一刀切掉



    如果切不动,他们就会告诉病人治不了了



    生息功法跟那种治疗恰恰相反,他就像是舌头一样,而那些病情就像冰块无论你有多么的坚硬,多么的强悍,我也不跟你硬碰硬,就舔你,什么时候把你添化了,病也就好了



    此时叶晨用的正是这种理论治疗



    任你病情多么的严重,老子就是不跟你硬碰硬,生生不息的治疗方法,就恶心你,就慢慢融化你



    这种治疗方法虽然慢,可是最有效



    孟祥东丹田就像遇到了一团火一般的燥热这团火正在慢慢的融化自己的病情身体也有着明显的好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叶晨的脸色开始有些苍白,回春丹不知道吃过多少颗就连暴增丹也吃了不下五颗



    “孟老头,准备吃下暴增丹,听我说,一会我会给你指示,到时候你就将所有的真气统统融入丹田,这个时候,你会非常疼,忍耐一下,只要冲破这条枷锁,你的功力就会恢复”



    孟祥东没有说话,认真的点点头,他现在能够看到叶晨正在咬牙坚持心中那份感动别提有多么心酸了



    这小子虽然平时为人不怎么尊重自己,说话也没有大小,但是关键时候,这个小子非常靠谱,而且非常卖命



    “吃丹药”就在孟祥东思维神游太空的时候,叶晨的声音钻入耳朵



    与此同时,阵法之中变得狂风四起庞大的自然力量涌入阵法,若不是因为叶晨拥有天地法则,恐怕这么多的灵力涌进来,很快就会爆炸的



    吃下丹药,孟祥东一鼓作气,将身体里所有能利用的真气统统猛的灌入丹田



    尘封已久的丹田,一下子涌入这么多的真气,那种专心的疼痛,让孟祥东也龇牙咧嘴的忍耐



    眼看孟祥东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叶晨双眼一闪,两颗暴增丹放入口中,身体瞬间恢复最佳状态,单手划破天空引领着浩瀚灵力一股脑的冲进他的丹田



    嘶



    胀~~~



    这是孟祥东现在唯一的想法整个人都胀,丹田更是胀的快要爆了



    丹田已经装不下那么多的灵力,那就扩充到经脉,经脉很快被填充满,那就继续延伸到毛细血孔



    只要是身体里能够储存灵力的地方,现在统统填满



    经脉就像是压路机走过一般,硬生生的扩展到一定的程度



    做好这一切叶晨几乎是累的瘫软眼皮犹如挂着秤砣一般的沉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治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前功尽弃



    “额啊”低声嘶吼叶晨艰难的掏出来回春丹放入口中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点体力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孟祥东身边



    再一次抽出玄天金针,这根金针足有八寸长



    手指架在金针的末端,高高举起对准孟祥东的头顶,“喝!!!”快速的刺了下去



    轰!!!!



    孟祥东身体里的真气仿佛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一般,瞬间倾泻而出



    “想跑?还没到时候”叶晨整个人软踏踏的,但是脸上却是挂着笑容还差一步,只要这一步做好,孟老头就可以恢复之前的状态了



    得到宣泄的真气,让孟祥东丹田的金针有些松动



    就是这个时候,叶晨快速抽出丹田处的金针随即手指灌入仅存的灵力,在头顶狠狠一按抽出最后一根金针



    这一刻,他再也坚持不住了双眼一番,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轰!



    天地阵法瞬间消失两个人展露在众人面前



    只是孟祥东是坐在原地,天庭饱满,面色红润,甚至因为功法的修复,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几十岁>



    而叶晨却是倒在地上,脸色极为难看整个身体都软踏踏的



    “叶晨”凌慕兰见状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只是,当她距离叶晨还有五米远的时候,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散开噗!!!



    凌慕兰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



    原来在叶晨治好孟祥东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叶晨昏倒而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的修复无暇通知他人,潜意识中,将自己身边的一切都保护起来,任何人不得靠近



    “师兄,你在干什么?”雨萱惊诧的问道



    但是她没有得到孟祥东的回答



    众人着急叶丹师为什么会躺在地上?就在他们纷纷猜测的时候,天空中乌云密布时不时散发着刺眼的闪电



    雨萱见状,心中惊呼“师兄恢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