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思绪
    “咳咳,现在开始,我是用合作人的身份问你几个问题”叶晨尴尬的挠挠头,松开凌慕兰的玉手说到

    本来还在胡思乱想的凌慕兰听到叶晨这番话语,瞬间有些蒙圈,美眸水汪汪的盯着叶晨,心中有些不明白“你想说什么?”她的声音非常好听,一时间让叶晨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

    “那个”突然之间叶晨有些说不出来了老脸也是憋得通红

    凌慕兰见状好笑,在她的印象中,叶晨始终都是一个脸皮特别厚的人,今天怎么了?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走了啊”说着凌慕兰转身就要走

    “等下”几乎是下意识,叶晨一把拉住她的玉手,轻轻一拽

    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凌慕兰,被叶晨这么一拽,直接转身扑在他的怀里,这个举动,让她有些小鹿乱撞暗道这个色狼要干什么?这种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叶晨也没有想到凌慕兰会这么柔软,怎么轻轻一拽就钻入自己的怀抱深深吸了一口气,那道迷人的香气配合娇羞的面容,一时间让他有些意乱情迷这一刻,他想扑到她想法在脑海里面迅速过了很多遍最终心中的想法战胜了恶魔“作为合伙人,你们神魔坊是不是有些太小气了?”硬着头皮,叶晨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凌慕兰一双美眸瞪着叶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叶晨轻咳一声“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见了吧?”松开凌慕兰,稍稍分开一点距离

    “什么太小气?”凌慕兰不明白,叶晨为什么说神魔坊太小气

    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叶晨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到:“你想啊,是不是神魔坊求我参加炼丹大会?”

    凌慕兰点点头

    “那你们的诚意呢?之前我差一点被童翦那个老家伙附身,你们神魔坊并没有来啊?当然,除了你,但是你的实力太弱了难道他们只是把你当做炮灰吗?”说到这里,叶晨心情开始有些不好了。m。

    “就是因为这个?”凌慕兰问道

    嗯叶晨毫不忌讳的点头承认

    噗嗤

    凌慕兰一声娇笑,直径来到叶晨的身边,身手狠狠的扭了一下“你这个混蛋,本姑娘都送上门了,你还想要什么诚意?难道一个神魔坊的圣女还不够诚意吗?”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布满了红晕,凌慕兰都不知奥自己在说什么送上门了?这不是说自己任人宰割吗?

    果然,叶晨抓住这个细节,一个闪身来到凌慕兰的身边,一只手紧紧搂住纤纤细腰:“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如此说来,神魔坊还真是有诚意啊”说到最后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差不多都快咧到耳根了可想叶晨现在是多么的兴奋

    “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凌慕兰慌了她怎么会想到叶晨如此大胆,加上他身上那道轻轻的淡香味容不得她倔强

    “不是这个意思吗?如果我没有记错,就在刚刚过去的两秒钟时间里,有个人说过自己是送上门的诚意难道我听错了?”叶晨单手搂住凌慕兰的细腰,嘴巴靠近她轻声的说到

    凌慕兰呼吸困难这个动作让人非常难为情“你听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堂堂圣女大人都来陪在你身边,难道还不够诚意吗?”

    “陪在我身边?叶晨轻声一笑,单手用力,直接将她搂入怀中,嘴巴直接吻了上去

    嗡!!!!

    凌慕兰蒙了

    双眼瞪得老大,这种感觉他把舌头伸进来了唔好软

    不但如此,叶晨的大手也没有老实,在凌慕兰的身上来回摸着

    触电自己绝对是触电了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凌慕兰浑身一震,从来没有这种行为的她,这一刻麻木了麻木的同时还享受着

    “唔!”轻咛一声凌慕兰整个身体彻底瘫软在叶晨的怀抱那双高耸的柔软直接贴近叶晨的胸膛

    感受胸口传来的柔软,叶晨真的有种冲动直接将她扑到相信现在这种情况,凌慕兰一定不会反抗,说不定还会非常迎合

    只是脑海中仅存的理智提醒自己不能那么做,对于神魔坊的事情,叶晨可以说一无所知,天知道凌慕兰身后的势力会是什么样的?

    猛地停住动作双手抓着凌慕兰“说真的,我始终都有些怀疑,神魔坊怎么就放心把一个圣女放在我的身边?你应该清楚,我身边的女人不少,而且来武林也是为了于心蕊”

    凌慕兰分开叶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空虚勉强深吸一口气“你这话什么意思?是怀疑我在故意靠近你吗?”

    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神魔坊的圣女,多少男人对自己垂涎欲滴,自己都看不上,偏偏对于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叶晨动了真情,如今他却在怀疑自己?

    强忍着没有掉下眼泪,一把推开叶晨“说吧,你想要什么?神魔坊统统答应你,说出你的条件”凌慕兰的语气突变

    双眼看着叶晨也变得极为陌生

    叶晨叹了一口气,“你回去吧,具体时间告诉我即可,到时候我会如约而至,刚刚的一吻当做酬劳了”

    “我跟你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甚至为了你,差一点失去性命,你现在让我走?”凌慕兰不相信叶晨会赶自己走

    这种变化她接受不了,刚刚还十分喜欢自己的模样,为什么这一刻叶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其实,在走进屋子的那一刻,叶晨的思绪就感慨万千

    他是一个炼丹师,在之前没有多久的时间里,知道自己前世还有很多的仇人而且非常强大,如今身边已经有了很多的女人,包括这一世的父母,他们并不应该卷入自己的仇恨时间当中,可是想到之前的种种,她们已经跟自己捆绑了

    所以,叶晨不想再让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而受到牵连

    就在刚才跟凌慕兰索要好处的时候,他发现凌慕兰其实已经算是自己的女人虽然两个人没有到那一步或许自己现在拒绝,能够让她放弃

    “我再说一遍,炼丹大会的时间留下来,到时候我会如约而至其他事情没有什么可说的”叶晨铁石心肠的说到

    “你赶我走?”凌慕兰这一次没有控制住,眼泪猛地流下来,双眼不相信的看着叶晨

    叶晨点点头,“没错,留在我身边对你没有好处”

    “你真的这么想?”

    没等凌慕兰的话音完全落下,叶晨斩钉截铁的说到:“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你不想说也无妨,从现在开始,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离开这里”说完,转身走出房间

    “你给我站住你当我是什么?”凌慕兰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眼看着叶晨离开,心中那种刺痛没有什么文字可以形容,只有真正受过伤的人才能体会到

    “合伙人”叶晨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直接推门走出去

    这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下这个决定,可能是因为自己将来的使命,也可能是那些未知的事情让叶晨心中没有底?

    锵!!!

    凌慕兰抽出房间中的小砍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我是绝对不会走的,除非你把我的尸体送回去”

    “我曹”叶晨的感知瞬间锁定凌慕兰暗骂一声,这个女人真是麻烦一个闪身来到她的身边,夺下砍刀“你他妈疯了吗?”

    “没错,我就是疯了我是疯子,只有疯子才会喜欢你这样的一个男人既然你嫌弃我,我还有什么颜面或者走出这个房间?让人耻笑吗?”凌慕兰的声音几乎是咆哮的说到

    他的声音让很多房间外面的人都听到了

    赖天更是听得一清二楚“这位爷又在装逼了多好的一个姑娘,麻痹的,不要给我啊关键人家喜欢的不是我”

    “你说什么呢?是不是骂老板呢?”尚大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赖天的身边,手中的盅已经准备好了

    眼看着盅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赖天咽了一口口水,“那个兄弟,这种事情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会?”

    我擦你他妈就欺负我现在功力不够,拿盅吓唬我是不是?

    赖天瞬间认怂他根本不是盅的对手真害怕这个愣头青给自己下个盅

    然而,就在苏安城开始修复的时候,整个武林都已经炸锅了

    “你是说叶晨赢了?”最为激动的要数玄月宫的赵灵儿

    听到叶晨竟然打败了童翦,赵灵儿激动的差一点摆下武林宴来庆贺这件事情

    “宫主,外面是这样传言的,还说诛仙剑派的五长老出现,在门派等着叶丹师上门收复”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终日对叶晨朝思暮想的婷儿

    当她得知叶晨没有事情的时候,恨不得马上投身来到他的身边

    不单是玄月宫,其他门派都是如此叶晨赢了自古强大的诛仙剑派竟然输给了一个世俗来的人这个消息就像是炸弹一般炸开这段时间,几乎成为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要是谁说不知道这件事情,简直可以用out来形容了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这小子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孟祥东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手中拿着酒杯,爽朗的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