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灵寂初期
    ;

    “神魔坊?呵呵,你真以为我诛仙剑派会怕了你们?我警告你小丫头,上一次十二长老的事情还没有跟你算账,现在最好不要跟着凑热闹”大长老眼神一冷,强大的气势向凌慕兰扑面而来



    凌慕兰双腿承受不住这种力量,扑通直接跪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边流出来对方强悍的真气,让她喘不过气,一副俏脸如今也是变得通红



    “放了他不然神魔坊坊主会灭了你们诛仙剑派”虽然自己已经如此,可是凌慕兰依旧不屈不挠的说道眼神中散发着极为坚定的信念。



    如此场景,让众多苏安城的人看着为之动容一个女人尚且如此,自己为什么还要做缩头乌龟?



    尤其是钱彪,双拳紧握,表情越来越狰狞:“吵你祖宗,老子跟你拼了”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钱彪一个闪身走了出去。



    “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冲着我来”钱彪心中一点底气都没有,但是说话可是狂妄的很,他想,就算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起码也能缓解一下凌慕兰的伤势



    只是他想错了,面对绝对的强者,他的实力如同蚂蚁一般的脆弱



    “你以为你是谁?”砰!!!!!



    钱彪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喷出一口鲜血,瞬间晕倒



    苏安城的人怒了苏旭宁更是如此,站在房间里看着自己的父亲:“爹,你就这样任人欺负?就算诛仙剑派是大门派又能怎么样?就算叶丹师不是我们苏安城的人,可是他现在就在我们城中,若是在这里被杀了,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你?一句话,你到底帮不帮”他真的怒了,因为难得碰到一个能够让自己燃气希望的人,如今眼看就要被人杀了



    最重要的是苏安城在自己父亲的带领下,越来越弱,几乎成为整个武林的笑柄,他们好不容易扳回一点点掩面,如今又要被人耻笑,父亲的懦弱,让他极度失望



    “是啊,城主,大不了一死,我苏安城的人宁可别人杀了,也不能被人吓死”



    有了苏旭宁的煽动,很快众人都站出来吼道与其懦弱的活着,不如一战,即便死了,也是一身傲骨,后人还是会崇拜自己,而不是谩骂自己是弱鸡。



    “杀,我同意少城主的意见,叶丹师来到我们苏安城,对我们更是客气有佳,一个外人尚且为了全程的安慰不惜一切代价战斗,我们作为主人,不应该这样躲在身后”



    这时候伏一然也站了出来说道身为一名炼器师,能够碰到叶晨这种变态炼器方法,那颗一直骄傲的心早就被征服



    “杀我同意”



    “我们一起杀出去”



    短短的交流之后,众人全都赞同杀出去的方案



    看着众人如此激动的情绪,城主叹了一口气,是啊,儿子都这么说了,老子怎么还能认怂?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没有了那份激情?



    想到这里,城主猛地一拍桌子,“杀,今天就算是战死,我苏安城也都是英雄好汉”这一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才真正有了城主的模样“伏一然,你那里还有什么好的兵器,分给大家”



    伏一然心中一喜,急忙回答:“回禀城主,我那里别的没有,兵器有的是,足够让大家使用”说着,对着众人喊道:“跟我取兵器”



    于是,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取到了自己趁手的兵器



    城主站在最前方,带着众人来到现场,气运丹田,猛地高声吼道:“何人来我苏安城撒野”



    童翦看着众人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现在正在侵占叶晨的身体要不了几分钟的时间就要成功了,若是现在分身,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这件事情相信大长老会处理好的



    果然,大长老见状冷声一笑:“一群乌合之众,敢这么跟爷爷我说话?”



    要知道,诛仙剑派的名声可以说在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苏安城的城主这么问,无疑实在藐视自己



    “少废话,敢来我苏安城闹事者,格杀勿论”这个时候,城主也是豁出去了,尼玛的,老子岁数也不小了,还是城主,岂能让你们随便欺负了?



    吼~~~~



    众人高声一吼,拿起手中的兵器,瞬间冲了上去



    “众弟子听令,谁敢靠近,赶尽杀绝。”大长老一声令下,众多诛仙剑派的人,纷纷抽出长剑,怒目相对



    双方的人数根本不成比例,苏安城这边最多也就百十人,而诛仙剑派这边至少五百多人整整多出来五倍之多,不但如此,诛仙剑派的众多弟子都是经过系统训练的,每个人身手都不凡。



    很快,苏安城的众人就开始传出惨叫声几乎是一个照面便有一半之多的人躺在地上,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更是流出来,染红的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血腥味传到叶晨的鼻尖屠杀,这是一个屠杀的味道血腥味刺激叶晨的味蕾,更让叶晨心脏骤然一缩识海覆雨翻云,波涛巨浪,他本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心中永远不变的信念屠杀的味道让本身灵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敢在本药神面前屠杀敢占有本药神的身体一道道内心的呐喊让叶晨极为不甘心,刺鼻的血腥味,让他唤起医者仁心的本能生息功法在叶晨没有主动唤起的情况下开始疯狂盘旋



    一念便可让你永生,一念可以让你玉石俱焚生息,生生不息,生息,更能让你变得奄奄一息



    口诀在心中不断滋生,原本被侵占的识海,也被惊起千层浪



    老子定人生死,岂容他人掠我性命?



    叶晨血液澎湃,胸前的玉瓶,逐渐散发出淡淡光芒一滴乳白色的液体,极慢的速度滴落在丹田之上



    这一滴液体,晶莹剔透,散发着温和而又强大的祥和,这是一种让人极为舒服的的感觉暖



    叶晨现在感觉浑身非常暖和平息,平和,没有一丝丝的争斗,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和平的,与世无争



    这个液体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功德玉液,紧紧一滴,就能让叶晨内心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被暴增丹强行扩大的经脉得到了滋补,丹田内不安稳的灵力,得到了安抚,原本极为暴躁的性情变得温和



    不但如此,叶晨体内还形成了一道温和的白色光芒,所到之处都是一片祥和就连刚刚还在翻云覆雨的识海,这个时候也变得极为平静



    可是这种变化对于童翦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他只感觉自己刚刚侵占叶晨识海的灵力瞬间被切断,不但如此,就连自己的灵识被叶晨吸收



    “这这怎么可能我的灵识怎么会被他使用”童翦不相信,自己修炼了两百多年,从来没有听说灵识可以被人盗用一说,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做到了?



    然而,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天空中发生了变化一道道极为强悍的灵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一股脑的涌入叶晨的身体



    经脉的扩张,让叶晨毫不犹豫的展开填充,他心中有一种渴望,身体经脉更是像饥饿的猛兽,天地法则油然而生,帮助他填充经脉的空虚



    聚集的灵力,让在场所有人懵了,武林中什么时候见过如此雄厚的灵力?



    童翦更是如此,他本来就是半步金丹的境界,苦于没有灵力,迟迟不能够突破,没有想到今天来到苏安城还能赶上这种奇怪的事情。



    放开叶晨,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吸收灵力



    然而,灵力似乎对其他人没有什么兴趣,它的目标是叶晨,庞大的灵力就像找到妈妈一般的亲切和渴望,统统涌入叶晨的怀抱



    其实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功德玉液。



    那是一种大爱的力量,俗话说,世间唯有爱是永恒的功德玉液也是如此,想叶晨曾经救人无数,得到的都是那些发自本心的感谢和尊敬,那种力量是无形的,可有真真实实的存在



    最终形成功德玉液,成为叶晨的守护者它不会轻易的护住,若叶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恐怕功德玉液永远都不会涌出来救他



    可是叶晨不是那种人,相反,还是十分善良的人,当然,除了有那么一点点好色人无完人吗叶晨这一点点毛病,是一个男人的本能而已,功德玉液直接忽视掉了



    童翦发现自己一丝的灵力也吸收不到,猛地睁开眼睛,眼睛陡然一缩,因为叶晨的实力正在急速飙升,这跟之前不一样,之前只是因为丹药强行提升境界,就算是能够抵挡自己的攻击,也是短暂的,而现在不同,他整个身体都散发着银色光芒,显然是得到了什么不可逆的法宝



    筑基中期筑基后期筑基大圆满



    轰!!!



    一道极为精悍的气息散开,所过之处都是一片祥和安抚着众人的心神



    灵寂初期



    整整提升四个档次,叶晨的经脉终于得到了饱和状态,境界也因此提升的缓慢下来



    “灵寂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了真正灵寂的境界”童翦的眼珠子差一点掉下来,不相信,他怎么都不敢相信



    自己当年从筑基提升到灵寂,整整用了三十几年的时间,他怎么会如此轻松的达到灵寂?



    “怪物此子不能留,此子不能留”童翦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叶晨不能留在世上,否则以后就是妖孽的存在



    “杀,杀了他”童翦顾不上掌门的姿态,命令手下统统将目标转向叶晨。自身也是抽出很久没有动用的长剑,锵!!!!



    “今天你必须死”身影瞬间消失原地,一个极为暴躁和浩瀚的气势压向叶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