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传说中的坑爹
    ;

    “我就想问一件事情”叶晨对于八长老的问话直接无视,一手提起已经奄奄一息的童文博问道:“就这么一个人,值得你们这么拼命找我吗?”



    八长老没有看清楚童文博的长相,但是从叶晨的话语中听出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童少



    他们的动作落入叶晨的眼中,微微一笑,一把抓住童文博的头发,将他的脸颊露出来



    随手在他后脊梁的位置轻轻一指



    “啊”昏迷多日的童文博,猛地一声惨叫惊醒



    “童少”八长老这个时候终于看清楚童文博的长相,心中一紧,这个叶晨竟然将童少折磨成了一个废人:“放开童少今天我放你一条生路”



    叶晨听到这句话,就好像是听到一个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放我一条生路?好啊”



    说着,噬仙刀放在童文博的喉咙位置:“你们惹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种结果?对我公司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后果?对我下达击杀令的时候,怎么没有放我一条生路?”说话的时候,噬仙刀慢慢的划过童文博的喉咙



    鲜血一点点的流出来,童文博嘴巴发出唔唔的声音两只眼睛更是瞪得老大,显然现在的他非常难受,非常的惊恐,这种感受死亡的接近,让他无比的恐慌



    “住手”八长老疯了,他知道童文博对于整个诛仙剑派意味着什么那是传承



    整个人的气势瞬间达到了最顶峰



    叶晨感受着这种气息,心中也是震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眼前看着并不是很强的八长老竟然是一个灵寂初级境界



    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对付这样的一个高手,简直有些以卵击石



    眼看着八长老一剑刺过来,恐怖的气流让四周狂风乱起叶晨的衣服更是被狂风吹得乱飘



    叶晨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杀掉童文博,唯恐自己也会受伤而如此强劲的对手根本没有时间用药物控制对方



    尼玛噬仙刀快速划过童文博的喉咙,最终,叶晨面对这种选择,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能留下隐患



    谁料八长老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杀掉叶晨,而是防止叶晨痛下杀手,长剑在噬仙刀即将划破童文博喉咙的一瞬间,一分为二,犹如剪刀一般狠狠的夹住噬仙刀强大的真气,叶晨感觉手掌有些发麻



    噬仙刀更是红光一闪强大的光芒似乎在呐喊,作为一个弑杀无数仙人的兵器,竟然被一个灵寂境界的人挡下来,它不甘心,强大的杀气再叶晨完全控制不住的情况下激发



    嗡!!!



    刀身颤抖,光芒大盛,让人有种极为阴冷的感觉



    几乎在同一时间,叶晨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一道极为强悍的屏障隔断了所有的人



    “这这是阵法”八长老双眼惊恐的看着周围的变化,因为他现在的感觉完全被隔断,更感觉不到叶晨的存在,除了阵法能够做到如此效果,他是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做到如此牛逼的境界



    “他竟然会阵法大家小心”八长老高声一吼。



    其实他不知道,这只是叶晨展现出来的一部分而已,阵法,他猜对了,可是叶晨用的并非普通的阵法,而是天地法则就像空气一样,无色无味,却能隔断你的感知能力



    因为噬仙刀的暴怒,激发叶晨的性情也是变得极为狂妄和嗜血整个人隐匿在阵法之中,嘴角微微的上扬,悄然无息的来到仅剩下一口气息的童文博身边,暗道,你不是不想让我杀掉他吗?老子偏偏要在你们的眼皮底下杀掉



    噗



    童文博身上无缘无故出现一道深深的刀伤这一刀下去,几乎能够看到他肋骨



    八长老挥舞着手中长剑,“你他妈有种站出来,我们一对一的打”



    噗



    童文博身上再一次出现深能见骨的伤口



    “出来啊”八长老有些疯狂了



    噗!噗!噗!



    连续七八刀下去,童文博整个人已经变得冰凉,彻底的死掉了就在八长老的眼皮底下一点点的死掉



    啪!!



    远在隐世的诛仙剑派一个老人手中的玉牌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玉牌从中间断裂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众所周知,玉牌即便碎裂掉在地上也不会粉碎,可是他手中的玉牌是彻底的粉碎



    老人眉头紧皱,眼角闪烁泪花,眉间却是一道极为暴怒的杀气展现出来“博儿”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诛仙剑派的掌门,童翦。论辈分,应该是童文博的太爷爷。



    “来人”



    看着地上已经粉碎的玉牌,童翦冷声喝道。



    “掌门”



    “传我命令,凡是与叶晨有关,或阻拦我诛仙剑派的,统统杀无赦还有,通知各个长老,我要亲手杀了这个孽畜。”童翦说到最后的时候,整个人犹如杀神一般,让传话的徒弟浑身一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掌门如此的生气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叶晨,有种你给老子站出来”八长老亲眼见到童文博死在自己的面前,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整个人疯狂的劈砍,然而阵法岿然不动。



    隐匿的叶晨坐在角落看着八长老已经接近疯癫的状态,早就落在手中的药粉轻轻挥洒出去“去吧小宝贝,让他知道你们的厉害”



    药粉在叶晨的作用下,真的就像是精灵一般,非常雀跃的欢呼而去



    只是手中的噬仙刀似乎非常并不满意叶晨这种做法,作为强者,要用强硬的武力解决掉对手,而不是这种投机取巧的手段,甚至可以用卑鄙来形容



    感受到噬仙刀传来的不满,叶晨一脸鄙视的看着它,轻轻一拍,“你懂个屁,强硬对抗也要看对方的实力,若是打不过,上去也是送死,那叫匹夫之勇,有什么卵用?老子要是死了,你还装什么逼?”



    噬仙刀若是能说话,绝对会骂叶晨是个小人,这种不要脸的话语,也就他才能说出来



    药粉飘散在阵法之中,钻入众人的鼻尖,二十几个人无一例外,在一瞬间统统倒地



    “哈哈哈哈,老匹夫,你不是让我出来吗?你不是要杀了我,活剥了我吗?老子现在出来了来啊?”见到众人都没有了还手能力,叶晨笑呵呵的走出来,甚至连阵法都懒得操作,其实他更怕长时间使用天地法则,自己在消耗过度昏厥



    “卑鄙,有种跟老子真刀真枪的干一仗”八长老现在眼睛都是红色的,说话的时候更是非常暴怒



    叶晨冷笑一声:“傻逼,我是干什么的?我是炼丹师,更是一名医生,我用自己擅长的手段打败你,这是本事,唧唧歪歪什么?”说着,猛地一脚踹在八长老的丹田。



    这一脚叶晨没有留情,在他的世界里,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不要留情,留情只会给自己带来无限的麻烦



    更是直接将八长老的丹田踢爆,一身灵寂的功力瞬间顷刻而出融入到茫茫大自然中



    “杀你,我只需要一脚”直到八长老含恨而死,叶晨才无比风,骚的说了一句



    剩下的二十几个诛仙剑派众人,见到八长老如此就死了,一个个惊恐的盯着叶晨。他们怕死,没有人不怕死



    叶晨只是淡淡的摇摇头,“上天早就安排好你们的命运,所以怨不得我再见”噬仙刀划过



    地面出现一条深深的鸿沟,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二十几人一刀了结无一例外



    一旁的凌慕兰早就看呆了这个叶晨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那名八长老可是灵寂境界,而叶晨只有筑基初期而已,这种实力的对抗未眠太悬殊了



    最让人吃惊的是一名筑基初期,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杀掉了灵寂



    “你们两个打算让我揪出来吗?”叶晨站在原地冷冷的对着角落说到他的语气看似非常平淡,却极为具有震慑力



    之前还要占有凌慕兰的两个青年浑身一颤“大大侠我们只是路过这里”



    这时候年长的青年,吓得双腿发软,直接跪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到



    “没错我们就是路过就是路过”另一个青年说到



    凌慕兰却没有给好脸色“他们两个跟着我一路来到这里的”之前她就想要动手了,却没有想到诛仙剑派的八长老找到了这里



    若不是因为叶晨的细心,她已经将这件事情忘了。



    “不是的,不是的,你们误会了我们真的只是路过”



    “他他是城主的儿子,一切都是他的主意,刚刚我们路过这里看到这位姑娘长得好看,所以心生歹念不过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青年指着那个比他年长的青年说到



    显然刚刚叶晨展现出来的震慑力,让他内心深深的恐惧。



    “城主的儿子?”叶晨看向其中那个青年眉头紧皱,没有想到如此走到的城主竟然会有一个如此纨绔的儿子,真是传说中的坑爹啊?



    “行了,你们走吧,这件事情,明天我会跟你爸说的。”叶晨没有为难他们,毕竟城主给自己准备了住处,还有现在他与这里的很多人都绑在一起。



    两个青年连忙道谢,恨不得都上来亲叶晨一口了,人家这才叫大气



    “大哥,那个叫叶晨的人该不会是害怕你爹吧”两个人刚刚离开,那个出卖自己的青年就猥琐的说到



    “去尼玛的,刚刚出卖老子,还他妈有脸跟老子挑拨离间?人家能分分钟玩死灵寂的人,会在乎我爹这个城主?”青年心中极为暴怒,一脚将对方踹倒“尼玛的,今后不要让我看到你,不然老子见一次打一次”对于这个从小的玩伴,却在关键时候出卖自己这是他不能原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