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 摸了就摸了
    ;

    “杀了你对得起那些找你的人吗?当然对不起了”叶晨看着手中小刀,上面还残留童文博的血液表情十分的狰狞,犹如杀神一般的存在



    “啊叶晨,你他妈有种就杀了我,我保证你绝对活不过三天”童文博已经来到武林这么多天,他有一种感觉,那些童家隐世的力量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里



    叶晨冷眼看着童文博,小刀再一次放在他另一只脚腕:“我刚刚说过的话你都没有听到吗?得罪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噩梦”说完,手起刀落,再一次将童文博另一只脚腕筋挑开



    “啊”童文博整个双腿狂颤,连带着身体疯狂的颤抖两根粗壮的脚筋被挑断使得浑身筋络快速收缩



    “哎呦,真不好意思,刚刚下手有点重了不小心割到了动脉”说着,叶晨抽出来一根银针,非常随意的刺入一针然后继续说到:“还好我是一名医生,不然你一定会流血过多而死亡的”说话的时候,叶晨装出来一副惊恐的样子,好像自己是一个医生,是非常庆幸的事情。



    童文博脸色惨白,咬着牙低头看了看,这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地上的鲜血都是自己的有那么一大滩任谁见到自己流出来这么多的血都会感觉不好受吧童文博也是如此。



    “叶晨,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面临死亡边缘的时候,童文博反倒是放平了心态大不了就是死了。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继续做你的噩梦啊你对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给在你身上做一点事情,怎么会让你记住我呢?”说着,叶晨手中的小刀来到童文博脊椎的位置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听说一个人脊椎若是断了,几乎就成了废人不知道这个说法准不准确?”



    别说是童文博了,就连一直在一旁的孟祥东看着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这个混蛋小子没有想到下手如此的残忍这他妈哪是杀人,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最操蛋的他还是一名医生,童文博现在就算是想死恐怕都做不到吧



    “你会后悔的”童文博不在挣扎,一脸冷漠的看着叶晨,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想死已经成为了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



    “也许吧,不过至少我现在不后悔不是吗?”叶晨笑容加深,刀尖直接刺入童文博的脊椎,发出咔嚓的声音



    这一次他的目标并不是筋脉,而是骨头童文博脊椎处的骨头瞬间被粉碎,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废人,下半身永远得不到恢复



    “别晕倒啊还有事情没有做呢现在昏倒多没有意思。”叶晨伸手掏出来一个丹药非常粗暴的放进童文博嘴里



    “走吧,在你临死之前,还是有些作用的”说着,不管童文博能不能受得了,直接抓着他的衣领拖向外面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回头跟孟祥东说到:“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情去解决”



    孟祥东蒙了,这叫什么话?难道这小子是打算主动送上门?“你要去找诛仙剑派?”



    “当然,该来的总会来,躲着不是我的性格还有,这一次来,本来就是这件事情”叶晨丝毫没有恐惧感,露出一副非常从容的面孔。



    “你疯了吗?对方可是一个门派,就你一个人?”孟祥东急忙来到叶晨的面前阻拦说到。



    叶晨心中一暖,他当然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碰撞对方是在以卵击石,可是他现在还有退路吗?若是自己一直隐藏,难保对方会回到世俗抓住于心蕊他们,那样一来,叶晨更加的被动



    “放心吧,不就是一个小小诛仙剑派吗?我叶晨还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有能耐就杀了我”说着,叶晨猛地一挥手,药粉掺杂在空气中。



    孟祥东暗道我曹,中招了,尼玛的,这个小竟然对自己用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心中大急“你他妈就算是要去也要量力而行啊”



    “叶晨,你要干什么去?”这个时候雨萱也赶了过来,见到叶晨如此模样,心中极为担心



    叶晨根本不说话,同样手一挥。



    没有意外,雨萱同样倒在地上,“你不能去你不是对方的对手,就算是去,也带上我们啊好歹还能当你的帮手”雨萱急坏了,前世的事情,加上这一世的种种,让她对叶晨的感情非常深厚



    叶晨依旧没有说话,挥了挥手带着童文博向外走去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煽情的话语,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说我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诛仙剑派知道我带你出来了呢?”叶晨对于着这件事情有些上火,因为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第一要让诛仙剑派知道自己的行踪,只有这样对方才能够快速的找到自己



    第二,他还要找到一个绝佳的位置,便于防守,更便于逃跑的地方



    第三,这个地方一定要方便操作天地法则的位置自己现在的实力不够,若是半路昏倒,那就出笑话了



    就在正思索的时候,一个非常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叶晨,是不是你?”几乎是话音刚刚落下,丛林中猛然出现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美女。



    此人正是前来找叶晨的凌慕兰



    叶晨转头看过去,瞬间深吸一口气尼玛,这个女人绝对跟世俗的上官薇薇有一拼,不是她多么开放和性感,而是那一身妖娆的身材,让人见到就有一种幻想尤物



    凌慕兰感受到叶晨那道火辣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反感,反而有一点点窃喜“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



    叶晨摇摇头,“不是不认识,而是发现你这个女人好像更加会勾人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修炼的是媚术吧?不然怎么如此撩人?”



    噗嗤原本还以为叶晨见到自己会嫌麻烦呢,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是这么色狼死性不改啊



    “媚术个屁,本姑娘今天来找你就是看你死了没有,不要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凌慕兰笑骂一声



    “还没有扑倒你我怎么会死”叶晨喃喃的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非常小,谁料还是被凌慕兰听到,俏脸瞬间布满红色,有些生气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咳咳那个那个我刚刚说还没有见到你怎么可能死”叶晨一脸的尴尬



    凌慕兰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冷哼一声:“我警告你,本姑娘可是神魔坊的圣女,不是你得罪的起的”说话的时候还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本以为叶晨会跟自己打屁几句,谁料叶晨瞬间嗤笑一声:“长得挺漂亮,不错,养养眼就好了神魔坊我得罪不起,你们也别来求我再见”对于这种女人,叶晨有一百种调教方法,还能让一个女人给震慑住了?笑话



    凌慕兰见到叶晨真的走掉。狠狠一跺脚,混蛋,本姑娘长得这么漂亮,你竟然不多看一眼?“你给我站住”



    “你让我站住就站住,那我多没有面子”叶晨呵呵一笑,依旧拽着童文博向前走



    凌慕兰见状,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长绫,猛地甩出去她想要抓住叶晨,看他还敢嘴硬



    谁料叶晨早就感觉到了,手指轻轻一挥,天火就像是小精灵一般,在长绫上蹦蹦跳跳,直接将长绫火烧成灰



    “好吧,是我主动找你的难道你对待一个美女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凌慕兰泄气了,她知道自己斗不过叶晨,就算斗得过,恐怕也不会下死手所以,最终败下阵的一定是自己



    叶晨停下脚步,认真的看了看凌慕兰,然后摇摇头“美女是不假,可是我不喜欢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女人”说完,直接将童文博扔在一旁,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说道:“还有,你要记住,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在求你,所以,麻烦你说话客气一点你以为一个炼丹师,是你们随便就能够请得动的?”



    凌慕兰差一点气得爆炸,这个混蛋,不见面想念,没有先到见到以后惹了一肚子气“混蛋,本姑娘今天就先好好教训教训你”



    扑通凌慕兰的话音刚落,整个身体软踏踏的倒在地上一脸惊恐。



    “我说过,不喜欢那种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女人,难道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吗?”说着,叶晨站起身子,来到凌慕兰的身边,将她平放在地上,双眼从上到下瞄了一个边



    “嗯还是有点料的,就是不知道摸起来会不会有手感”说着,叶晨伸出一只大手就要摸摸



    凌慕兰吓坏了“你要干什么?”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我就跟你说过,你再惹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偏偏你刚刚惹到我了当然要收回一点利息”说着,叶晨大手直接摸了上去



    静



    凌慕兰连呼吸都停止了一双美眸不可思议的盯着叶晨他他真的摸了自己还是胸前最敏感的位置



    “啧啧啧,手感一般般,不过还有得救,我这里有一颗丹药,可以让这里摸起来更有手感,你要不要试试?”手中拿出来养颜丹在凌慕兰的眼前晃了晃



    木讷的看着叶晨,凌慕兰现在内心五味复杂



    猛然一声尖叫,极为刺耳,这一道声音甚至响透了整个森林“啊”



    “你竟敢摸我?”凌慕兰疯了,无奈身体动不了



    “摸了就摸了大呼小叫干什么?摸摸就习惯了,我还害怕你以后会上瘾呢”说着,叶晨再一次伸出手摸了两下,甚至还在最上面的小突起轻轻捏了两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