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我是你的噩梦
    ;

    “”叶晨手中端着鸡汤,听到孟祥东的话语,说什么都喝不下去了尤其见到那个盛汤的勺子那么小



    将鸡汤放在一旁,“我想我的身子应该已经好差不多了不需要再喝这个”



    孟祥东顿时不干了,两只眼珠一瞪:“什么不需要?你现在身体太弱了,多吃点恢复的更快”他哪里看不出来叶晨眼神中写满的嫌弃



    唰叶晨直接掏出来两颗回春丹放入口中:“我觉得还是这个东西比较靠谱”



    孟祥东见到丹药瞬间没有脾气,废话,人家是药神,炼制的丹药能比自己的鸡汤差?不过也就算了,不喝拉倒,老子自己喝



    “对了,你认识神魔坊的人吗?”孟祥东刚想走,突然想到这两天神魔坊传出来的消息,一脸疑惑的问道。



    听到神魔坊,叶晨眉头一皱,“认识。有什么事情吗?”



    “你别跟我说认识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什么圣女”在孟祥东的心中,叶晨身边的美女已经够多了,没有想到来到武林依旧这么风流,简直是气煞自己。



    “咳咳好像是叫什么圣女”叶晨一脸尴尬的说道,尼玛,老子不就是认识一个女人而已,用得着摆出来这个样子吗?看着孟祥东一脸鄙视的模样,叶晨就来气。



    “我靠,老实交代,你跟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孟祥东,一屁股坐在床边,非常八婆的说道。



    “我擦老头子,你管的有些多了吧?”叶晨倒是想跟凌慕兰有点什么非正常的关系,可是人家根本不给机会啊



    不过,经过孟祥东这么一说,叶晨还真的有些想念这个女人了,想到她那一身不拘一格的模样,尤其是当她面对敌人时候的冷酷,这都是叶晨喜欢的类型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凌慕兰长得够漂亮,不然这个女人无论怎么出类拔萃,恐怕叶晨都不会记在心上的



    “什么叫我管得多,那个丫头听说诛仙剑派寻找你,当即杀了他们两个人,最后就连诛仙剑派的十二长老站出来也没有管用,最后还是被打跑了”



    “恩?”叶晨听到这里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自己跟诛仙剑派对上



    “你是说诛仙剑派已经开始追杀我了?”叶晨只是短暂思考一番,立即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诛仙剑派寻找自己



    “你别跟我说不知道,老实跟我说,你带来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孟祥东问道。



    叶晨冷笑一声,这几天总是想着修炼天地法则,将这件事情有些忘在了脑后,“童家大少爷,童文博,你说的那个诛仙剑派正是他的背后势力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这样一个人,为什么隐世会如此重视?难道中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其实,这也是叶晨一直搞不明白的事情



    孟祥东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这中间会有什么样的关联



    “诛仙剑派的掌门是灵寂圆满的境界,剑法超强,据说武林中能够在他手下走过三招的人几乎没有我说你小子得罪的人怎么都是如此厉害的?是你觉得活着太乏味?还是想找刺激?”孟祥东实在想不明白,叶晨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下好了,直接得罪一个灵寂圆满的掌门,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死吗?



    对于这种事情,叶晨也是非常无奈:“唉,你以为我想啊,要是他们布线惹到我,我又怎么会得罪他们?”



    “你师父呢?我有点事情想要问他”叶晨一直想知道自己前世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问清楚



    “师傅他老人家闭关了有什么事情你就问我吧”这个时候,神仙奶奶走了进来,一脸慈祥的说道。



    叶晨也是面带微笑“神仙奶奶”



    “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叫我奶奶了,如果你真的是当年我认识的那个人,按理说,我还应该叫你一句哥哥”神仙奶奶脸颊闪过一丝感恩神色说道。



    叶晨心中苦笑,看来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事情,唯独自己不知道



    “好吧,雨萱妹子,说说看,当时我为什么要将木牌交给你”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叶晨也不再扭捏,直接喊神仙奶奶为妹子



    这可是把孟祥东雷的不轻,左右看了看,一个是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一个是上了年纪的老婆子,现在竟然是年轻人叫老婆子妹妹这他妈什么情况?



    他大气都不喘一下,安静的坐在一旁,显然是想知道事情的原由



    雨萱听到叶晨的一句妹子,瞬间热泪盈眶多少年了,她始终想找到叶晨,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自己寻找的人,造化弄人啊



    “当年哥哥是整个武林中的药神,更是所有人眼中羡慕的佼佼者,很多人都想杀掉你,后来战乱四起,哥哥组织丹城所有人,治疗那些受伤的人直到有一天”说道这里的时候,雨萱的语句明显停顿一下,显然是不想说出来那个回忆



    “怎么了?”叶晨正听得津津有味,问道。



    雨萱叹了一口气,暗道这一切早晚都会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提前说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直到有一天,你的未婚妻,其实就是后来你遇到的于心蕊,被抓”



    叶晨听到这里,眼睛猛地瞪得老大“你说什么?于心蕊是我前世的未婚妻?”整个人的心脏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回忆中想不起来,心中却是有着无比疼痛的感觉



    雨萱点点头,“没错,当初哥哥是丹城第一人,而于心蕊是凤城第一才女,你们两个人在武林中被传为龙凤呈祥珠联璧合的一对,后来哥哥的师傅去了凤城,说是自己的有生之年希望能够看到哥哥能与于心蕊成亲”



    “凤城的城主得知对方是哥哥的时候,就去询问于心蕊的意思,结果让人出乎意料,于心蕊早就爱慕哥哥已久,你们两个也就顺理成章的订了亲”



    “只是后来战乱,哥哥又救治了一些不该救治的人,得罪了无上天尊,他当即下令追杀你,无奈当时武林很多人对你十分敬仰就算对方是无上天尊,依然不能找到哥哥的下落他就将魔爪伸向了凤城一夜之间,凤城被夷为平地所有的人全都死了于心蕊为了能够见上哥哥最后一眼,始终用丹药吊着一口气,最终力尽气竭而亡”



    叶晨听到这里,眼睛闪烁泪光,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在他的内心中,这个记忆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听到雨萱这么说,心脏还是犹如针钻一样的疼



    “无上天尊现在还活着吗?”叶晨脸色有些阴冷的问道



    “应该还活着,当初哥哥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找到了我,说是将来在遇到一个同名的人,就将木牌送给他”



    “后来呢?”叶晨问道



    “后来哥哥被无上天尊杀了”雨萱说道这里的时候,内心还是难掩悲伤之色



    “无上天尊”叶晨牢牢记住这个名字,老子早晚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你



    孟祥东在一旁听得更是热血沸腾,那他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为什么老子没有经历过?还是说,自己的记忆也是因为功力下降而变得一无所知?



    “我师父呢?”叶晨想到自己的师傅,急忙问道,如果自己出了事情,他老人家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杀上去为自己报仇



    谁料雨萱摇摇头,“那些事情我也不清楚了”



    满心期待的叶晨,多多少少有些失落,不过他相信师傅他老人家应该没有什么事情



    整理了一下情绪,雨萱看着叶晨问道:“诛仙剑派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在隐世中的实力非凡,而且哥哥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能对抗他们”



    一句话将叶晨拉回到现实是啊自己现在的实力连眼前的敌人都打不过,凭什么杀回去?何况那个无上天尊实力应该更加的高



    “没关系,我自有办法”叶晨冷冷一笑,今天得到的消息让他太憋屈了,前世未婚妻力竭而亡,今生又被这些小喽喽追杀,真他妈当老子是吃干饭的?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想到这里,叶晨站起身子,“我去看看童文博”



    来到童文博的房间,只见他萎靡不振,虽然如此,叶晨还是觉得有些不应该这样对待敌人,对待敌人嘛,当然就要用最残酷的方式,只有这样,对方才会永远记着你,并且在提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才会更加害怕你



    谁说医生就应该医者仁心?那要看对方是什么人



    唰



    三根银针瞬间刺入童文博的身体。



    萎靡不振的童文博,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精神,脑袋抬起来,见到叶晨,心中的怨恨已经到达了极限,如果说之前的他,还能装出来高深莫测的样子,那么现在,心中的那点耐性早就磨灭了



    “草泥马,叶晨,有种杀了我快,别怂”



    “原本,我是想杀了你,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反而觉得让你这么舒服的活着,是我的错”一脸冷色的叶晨手中出现一柄小刀



    “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出色的医生,如果让我将你的手筋脚筋挑断,恐怕没有人能够治好你”说着,小刀落在童文博后脚跟的位置“记住,得罪我,就是你的噩梦,永远不要妄想威胁我,跟别提得罪我”



    噗



    童文博只感觉整个脚掌不在属于自己,鲜血缓缓流下,脚尖自然下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