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难道梦游吗
    ;

    “凌慕兰,你是要跟我们诛仙剑派作对吗?”一名诛仙剑派的长老站在众人的身前冲着凌慕兰吼道



    神魔坊作为武林中比较神秘的一个门派,多少年来,他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发展自己的势力,如今这个神魔的圣女竟然擅自杀了自己的两个徒弟,这种事情诛仙剑派不能忍



    凌慕兰今天穿的是一身浅粉色的长衣,手中拿着一把扇子,非常从容的扇风:“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诛仙剑派的十二长老朱凯源吧?”



    面对二十几名怒视汹汹的诛仙剑派人员,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紧张,仿佛这些人在自己的眼里不过就是小蝼蚁一般。



    “算你识相,今天这件事情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我们诛仙剑派绝对不会算完的”朱凯源冷声说到。要不是因为这里是神魔坊的地盘,恐怕他早就下令诛杀这个黄毛丫头了



    “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你那两个徒弟看我的眼神十分下流,还对我出言不逊,该杀!!!”凌慕兰气势不减,冷声说到



    “放屁”朱凯源哪里不知道凌慕兰信口胡说,自己的手下已经告诉自己了,因为两名徒弟询问叶晨的下落,结果被凌慕兰拽出来询问,结果却被杀了



    “朱长老好大的口气,敢在我神魔坊的地盘出言不逊”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紧接着“啪”的一声。



    朱凯源只觉得自己右边的脸被什么东西狠狠抽了一下,整个身体瞬间倒飞出去身体穿过后面的众人,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可是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境界,只差一步便可以突破到灵寂的人



    他刚摔在地上,凌慕兰身边就出现一位老人,面带邪笑的看了看朱凯源,然后转头看了看凌慕兰



    “齐叔叔,您怎么来这里了?”凌慕兰见到这个老人之后,笑容加深,以往那个拒人千里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小女生一般的可爱。



    她口中的这个齐叔叔叫齐弘苍,神魔坊的左护法



    “臭丫头,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无缘无故偷偷出来惹事?”齐弘苍笑骂道。



    凌慕兰眼神闪烁,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下头:“人家就是想出来透透气”



    齐弘苍无语的笑了一声,这个丫头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她那点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行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转头看向朱凯源:“朱长老你还没说为什么来我神魔坊地盘闹事呢?”



    朱凯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被人抽飞的可是当他看到齐弘苍的面容时候,内心虽然有气,却也憋着不能发泄。



    “神魔圣女杀了我两个徒弟,你说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有些中气不足没有办法,他已经深刻的感受到对方的气势在自己智商,而且是那种强很多的那种



    在武林中,面对如此强者,弱者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我当什么事呢,不就是两个徒弟吗?你诛仙剑派那么出名,回头你多要两个徒弟就罢了,不值当为了这点事情伤了你我的和气”齐弘苍一脸藐视的看着他们众人说到



    朱凯源不服气,自己代表的是诛仙剑派,如此就认怂,会让世人耻笑“我可以认为这是神魔坊对我诛仙剑派的挑衅吗?”



    “你认为神魔坊会怕你?”齐弘苍笑了,笑的非常开心,一脸鄙视的回问道。



    见到对方的表情,朱凯源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耻辱,堂堂诛仙剑派的十二长老,如今怎么可能咽的下着口气?



    “布阵”高声一吼,浑身的气势瞬间散发开来



    众多诛仙剑派的成员听到这个命令,一个个怒目盯着齐弘苍,抽出随身的佩剑。身影快速穿梭,形成一个阵法



    “哈哈哈哈,雕虫小技也敢亮出来你还真当所有人都怕了你们?”齐弘苍见到这一幕,哈哈笑道,随即浑身气势同样散开



    感受到对方强悍的气势,朱凯源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双腿有些站不住整个身体向下坠,犹如千斤压顶一般的难受



    “出剑”



    唰!唰!唰!



    二十几柄长剑瞬间轰出。



    作为诛仙剑派,最擅长的就是用剑,这种剑阵,门派中没有一百种,至少也有十种



    对付不同级别的对手,使用不同的阵法



    显然这一次出阵,朱凯源用的是至高无上的诛仙剑阵。



    长剑划破长空,冲着齐弘苍迎面而来



    可是他忘了,自己的实力距离对方是在太大,即便使用阵法,也未必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



    果然,齐弘苍冷笑一声,整个人消失在人群的视野中,空气中开始挂起狂风一团团黑色的气流像是漩涡一般的吸,允长剑



    仅仅是一个照面,诛仙剑派的长剑便统统消失



    “这这怎么可能?”朱凯源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又让他不得不承认。



    齐弘苍的动作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反而更加猖狂的高声一吼:“敢与我神魔坊动手者,杀!!!”声音落下,长剑突然凭空出现,相同的剑阵反向而出。



    速度更加的快,寒气更加逼人与之前的剑阵对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惨叫!!!



    二十几个诛仙剑派的成员,无不惨叫连连,他们每个人的手臂都被一柄长剑刺入,剑尖穿透手臂,鲜血流出,滴落在地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我不想在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如果你们诛仙剑派不爽,随时来找我”齐弘苍说到这里之后,整个人变得极为阴冷“滚”



    朱凯源浑身一颤,对方的实力实在太强了而且下手极为阴险,对于一个用兵器的人来说,手臂被人挑了,今后还怎么练功?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朱凯源留下一句话,转身逃掉,甚至连自己的成员都不管了



    长老头跑了,他们留在这里只有受死的份,一个个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痛,艰难的爬起来,同样快速撤离



    齐弘苍没有赶尽杀绝,在他的心中,这个朱凯源只是一个小角色,诛仙剑派真正厉害的,是大长老和三长老为了这一点小事情,赶尽杀绝,对神魔坊来说并不是一件非常理智的事情。



    “齐叔叔,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凌慕兰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如果是她出手,这些人恐怕当下已经全死了。



    “臭丫头,少废话,说,你这次出来是不是想要打听叶晨的下落?”齐弘苍顿时恢复以往的气势,就像是一个小老头一般平淡无奇,双眼紧盯着凌慕兰的表情问道。



    凌慕兰俏脸有些微红,心中猛然先到,这个齐叔叔明显是诈自己,抬起头一看果然齐弘苍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



    “哼齐叔叔,你现在学坏了”凌慕兰说着就要走



    “站住,臭丫头,那个方向不是回去的方向”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回去的方向,谁说我要回去了?我就是要去看看叶晨怎么了?别忘了,当初是你们让我找他参加丹药大会的,到时候他要是来不了怎么办?所以,我要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凌慕兰极力的脚边说到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见到叶晨,尤其是听说诛仙剑派对他下达击杀令的那一天,她的心中一直非常不安。



    “去吧去吧,有能耐把他绑回来,齐叔叔给你做主,直接让你们两个人拜堂成亲,然后再生一大堆娃,让我这个老人也看看孩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齐弘苍没有反对,反而挥挥手让凌慕兰赶紧去,言下之意还要将叶晨带回来才好呢



    凌慕兰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齐叔叔,你这个老家伙越来越不正经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齐弘苍就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注意安全,我等着看看这个叶晨是什么人,能把我们的圣女丫头迷得如此这般。”



    



    此时正躺在床上的叶晨,突然一个喷嚏。



    “阿嚏”整个人猛地坐起来“我靠,我怎么感觉有人好像在说我?”



    “废话,老子这两天就伺候你了,你说有没有说你?”这个时候孟祥东手中端着一碗鸡汤走进来,抱怨的说到



    自从叶晨昏迷之后,可是苦了孟祥东了,师父他老人家说什么也要自己伺候叶晨,这让孟祥东怎么看得下去无奈只好自己上手了



    叶晨看着孟祥东一脸抱怨的表情,心中想笑:“老头子,我昏迷多久了?”



    说到这个问题,孟祥东就来气,他有种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叶晨应该都能感受到可是这个小子就是不醒有时候真的怀疑他就是故意的:”你小子还好意思问?你整整躺了两天了,看到没有?”说到这里,孟祥东打开窗户,指了指外面刺眼的阳光“老子这两天就是在这种炙热的环境下给你抓野鸡,还要负责给你炖汤”



    虽然孟祥东的话语十分抱怨,可是叶晨还是心中一暖:“行了,别抱怨了,大不了到时候多送你一些丹药,就当扯平了,我的丹药比这个鸡汤珍贵多了”



    孟祥东一听到这句话,顿时没有脾气了,瞬间扬起笑容,手中端着鸡汤一脸殷勤的走过来:“来,这就对了吗快把鸡汤喝了,好给老子多炼制一些丹药”



    看着这种殷勤的表情,叶晨内心一阵恶寒,连忙端过鸡汤:“你别跟我这两天都是你喂我的”想到这里,叶晨已经没有任何的食欲



    谁料孟祥东非常认真的点点头,“当然,不然你怎么吃?难道梦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