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神魔坊出手
    ;

    秦悟听到叶晨的声音,满怀欣喜的站起来,仰天长叹:“果然还是药神厉害,竟然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参透天地法则”



    要知道一个修炼之人能够参透一个法则,是多么的强悍。



    何况还是家师传下来的天地法则,与天同生,与地同灭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地球还存在,叶晨就不会死掉



    正在准备走进去的孟祥东,见到师父的模样,心中疑惑?难道这个小子真的参透了?“师父,是不是叶晨这个小子已经参透天地法则了?”



    秦悟点点头:“去吧,前辈找你,一定有找你的原因”



    孟祥东点点头,既然如此,他也正好可以感受一下天地法则的力量



    缓缓推开房门,一道极为强悍的灵力,瞬间将他挡在外面,任凭他如何抵抗,都抵不住这种压力胸口猛地一口鲜血喷出来双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这是天阵他竟然会天阵”



    在叶晨修炼的时候,不知不觉声称了一个极为强悍的阵法,而这个阵法没有固定的位置,完全是融入大自然之中,你若是碰不到它也就罢了,若是想要强行进入,自然的力量会将一个人碾成肉末的



    其实孟祥东也是激动,单凭叶晨现在的力量,想要抵抗一个灵寂境界的高手,还是有些吃力的,虽然自然历练工会帮助他,可是地球上的灵气已经非常稀薄



    坐在中央的叶晨感受到一丝丝气息波动,瞬间收回阵法



    这一个变化,让孟祥东深吸一口气身体倍感轻松



    “孟老头,快来,让我看看你的身体,说不定现在就能治疗”现在的叶晨犹如获得一个法宝一样的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实验一番



    如果孟祥东知道叶晨只是想要实验,恐怕他会拼命的,老子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小白鼠了?



    可是孟祥东不知道,听到叶晨的话语以后,心中万分的激动,如果当初帮助叶晨是因为雨萱的面子,那么后来帮助叶晨,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经过长时间的接触,他非常明白叶晨的医术,非常强大,强大到内心有一种渴望,也许这个年轻人可以治疗自己身上的病情



    快步来到叶晨的面前,只见他没有睁开眼睛,一只手还在怀中,手掌的位置隐约散发着丝丝银色光芒,虽然非常平淡,可是却给孟祥东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



    “孟老头,坐下,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叶晨突然说到。



    孟祥东盘膝坐在地上,身上的功法缓缓升起很快,他的境界就已经达到筑基圆满的程度



    感受孟祥东身上的气息,叶晨一只手慢慢滑动,天地法则的灵力瞬间将孟祥东包围,一点点的渗透他的身体



    整个经脉犹如图像一样,清晰的呈现在叶晨的脑海中



    见到如此强悍的经脉,叶晨心中一惊,“这这是金丹中期的经脉”他看到孟祥东的经脉非常宽厚,但是真气始终提不上来,这也使得经脉虽然有些宽厚,却又显得有些枯萎。



    “你是金丹中期的境界?”将全身的经脉看透以后,叶晨缓缓问道。



    正在运功的孟祥东听到叶晨的话语,浑身一震,“你竟然能够看得出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晨还没有触碰到自己,怎么就看出来自己真正的实力呢?



    “这有什么难的?我还知道你现在真气不够用,最多算得上是筑基圆满的境界,不过,你每一次的消耗,真气就会少一些,补充起来非常吃力,甚至没有任何的恢复能力”



    全对孟祥东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叶晨说的毛病全都对“那你有没有办法恢复我的功力?”



    对于一个习武之人,当然想要恢复自己巅峰时候的状态



    叶晨没有说话,将天地法则气息猛地灌入孟祥东的身体,他倒要看看,这种法则到底能不能融合在人的身上,若是可以,治疗起来,会非常轻松



    可是,当天地法则的气息,刚刚跟孟祥东身体融合的时候,叶晨忽然感觉自己头昏眼花,显然是因为体力不支造成的自己刚刚参透法则,建立了一个阵法,如今又想给孟祥东治疗,这种消耗,显然现在的叶晨承受不了



    眼前一黑,叶晨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甚至没有一丝的反应余地好在并不是脸朝地,不然恐怕会毁容。



    孟祥东感觉叶晨的气息猛地消失,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晨躺在了地上



    同样,那些来自自然界的气息,因为叶晨的昏倒,瞬间扩散,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仿佛刚才的事情都像是做梦一样就连阵法也都消失了



    “小子,你怎么了?”孟祥东急忙扶起叶晨,试探了一下,发现叶晨整个身体都软踏踏



    秦悟听到声音也是快步走进来,见到叶晨的样子,心中苦笑“东儿,带着前辈去休息吧,他因为超负荷使用天地法则,整个身体都虚脱了”



    “虚脱?”孟祥东一脸懵逼的看着叶晨,这小子竟然虚脱了?难道是因为给自己看病造成的吗?一时间,他的心中流淌着丝丝暖流,“这个臭小子,我又不是很着急治病,这么拼干什么?”话虽这么说,可是孟祥东还是快速的抱起叶晨找到一个房间,小心的将他放在床上



    其实叶晨的身体只是虚脱造成的浑身无力,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他的听觉没有问题。听到自己竟然是因为虚脱造成得这副模样,心中非常的无奈,同时嘲笑自己,刚刚得到一个法则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这下教训来了吧



    生息功法在体内自动的运转,这是一种护主的自动运转模式,只要叶晨还活着,功法就会自动运转,让他慢慢的恢复,就像我们的身上如果被划破之后,白细胞就会慢慢愈合我们的伤口一样



    “小子,好好休息吧,我的病情可以等等你变得更加强大,在治疗也不迟”孟祥东难得的温和说到。



    在他的心中,叶晨的这种进步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超越自己了到时候想要治疗自己的身体,应该不在话下吧?



    同时,想到曾经想要击杀自己的那些人,面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这个非常隐蔽的气息,却是被昏迷的叶晨深深的感受到了心中一惊,孟老头也有什么仇人?



    



    “赵灵儿,你是不是疯了?要跟诛仙剑派作对?”张崇山坐在玄月宫的客厅之中,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开山斧放在椅子旁边说到。



    赵灵儿冷笑一声,似乎对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异议,“我玄月宫想要做什么事情,难道还要你来质问?”对于张崇山这个人,赵灵儿并不反感,但是上次他带着徒弟来到玄月宫打伤自己的徒弟,这件事情还没有找他算账呢,现在竟然来这里质问自己。



    “哎,你这个老太婆,我这是为你好,你以为诛仙剑派是那么好得罪的吗?论实力,你玄月宫在人家的眼里只不过就是一个垫脚石而已,拿什么跟他斗?”张崇山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说到



    赵灵儿根本听不进去,心中只是明白一件事情,知恩图报,叶晨当初救下自己,现在他遇到困难,自己一定要挺身而上,哪怕身受重伤也义无反顾。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请你走吧,不要在这里妨碍我。”



    张崇山本来是以为赵灵儿会求自己帮忙,谁料这个老太婆竟然赶自己走?



    “这可是你说的,别说我没有来提醒过你,现在诛仙剑派已经下了击杀令,无论在什么时候,任何情况,只要见到叶晨本人,立即击杀而且条件也不错”说到这里,张崇山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到:“对了,不单是诛仙剑派,现在很多门派也都加入进来,因为他们说了,能够跟诛仙剑派攀上关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说完这些,张崇山脸上有些郁闷的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还在嘟囔:“,不识好人心不识好人心啊”



    直到张崇山离开,赵灵儿眉头紧皱,如果张崇山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恩人就危险了,一个诛仙剑派就已经让玄月宫成为众矢之的了若是加上其他门派,她玄月宫岂不是孤军奋战?



    然而,就在她思索的时候,突然一名手下快速的来到客厅,“禀报宫主,神魔坊的人跟诛仙剑派的人交手了而且是大规模的厮杀。”



    “什么?”赵灵儿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神魔坊平时很少出现在众人的眼中,换句话说,这个门派非常的神秘,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跟诛仙剑派打起来?



    “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吗?”赵灵儿问道



    那名手下立即回答:“启禀宫主,应该是跟叶丹师的事情有关,听说诛仙剑派找路过神魔坊的时候说到击杀叶丹师的事情,正好被要出门的神魔圣女听到,然后神魔圣女直接将那些人杀了然后就打起来了”



    “神魔圣女?凌慕兰?”赵灵儿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这个凌慕兰跟叶晨难道还有什么关系?



    ps:那个,各位大大啊你们手中的推荐票每天都有,就麻烦动动你们发财的小手,将这个推荐票送给二两吧还有各位手中的保底月票同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