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逆鳞,触之必死
    眼看着叶晨和婷儿两个人离开,赵灵儿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非常的高兴,不管恩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的他还是那么强悍性格也都没有变,这就是一件好事情

    “好了都散了吧受伤弟子去徐长老那里取疗伤丹药疗伤。”赵灵儿看着众多弟子说到。

    “是,宫主。”

    众人纷纷散去,可是今天他们的话题却全都围绕叶晨

    “师兄,今天那个叫叶晨的人,真的就是武林中传言的炼丹师吗?看他用药的手法,真的好帅一个练气层的境界,竟然能够轻而易举打败灵寂境界”一个身穿白衣长袍的弟子对着一个年长的青年说到,两只眼睛在说话的时候甚至冒出了光芒

    叶晨给他的视觉冲击实在太大了

    “呵呵,现在知道为什么徐长老在我们玄月宫可以得到如此高的待遇了吧?炼丹师,在整个武林都是稀罕物,他们如果想要害死你,根本不需要动武”那个师兄淡淡一笑说到,其实他的内心中也是非常震惊的,叶晨的外表并没有自己大,可是人家的实力,就算是十个自己都未必是对手

    “嗯我以后也要抓紧练功,达到像叶丹师那样的境界,到时候我看谁还敢欺负我”师弟侃侃而谈,整个人都被叶晨所激励着

    除了男弟子,这中间还有许多的女弟子,她们现在芳心已经彻底被叶晨征服,一个个都非常羡慕婷儿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要是得到了,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你给我站住”婷儿此时正在疯狂追赶叶晨,眼看着叶晨距离自己永远都是这么远,一时间有些愤怒声音也有些刺耳的高亢

    唰

    谁料叶晨真的非常听话,当即站稳脚步,整个人转过身,一脸邪笑的看着婷儿刹不住车的撞进自己怀里

    见到叶晨猛地停下婷儿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猛地撞进叶晨的怀中

    “啊”

    纤弱的身体,扑在叶晨的怀中,叶晨竟然没有一丝丝的退步,反而落井下石双手紧紧的搂着婷儿一脸邪笑的说到:“哎呦就算是感谢,也用不着这么直接把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呢”说着,装作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捂着胸口:“胸口好痛啊”说到最后的时候,叶晨干脆蹲在地上,表面看上去真的非常严重的样子

    可是婷儿哪里会相信,胸口剧痛的人是自己吧?刚刚因为用力过猛,整个高耸部位都贴在叶晨的胸口,撞得非常疼“混蛋,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就是我比较痛”

    “少来你当我傻啊?你那前面还有两个大肉垫隔着,怎么会痛?你看看我这里,平平的,什么都没有,当然是我比较疼”叶晨底气十足的说到

    婷儿俏脸一红,这个混蛋说话难道一点正形都没有吗?什么叫自己胸前有肉垫?想到这里低头看了看自己,不过瞬间就不说话了,因为自己前胸的两朵白云暴露的有些多了难怪这个混蛋说胡阿德时候一直那样看着自己

    “哈哈,怎么样,我说对了吧你自己也看出来肉垫比我的大吧?”叶晨继续说道两只眼睛已经毫不忌讳的瞄着那高耸之处

    婷儿急忙用双手捂住胸前,“混蛋,往哪看呢?”

    叶晨嘿嘿一笑,直接站起来,只是他的手还是放在自己的胸口,“我当然要看看对比一下了你不说你比我更痛吗?所以作为一名医生,有义务帮你检查一下,想蒙我没有那么容易”说着,叶晨真的伸手去抓婷儿的胸前

    “啊”婷儿一声尖叫,急忙后退。双手将胸前的衣服整理好“滚开”

    叶晨双肩一耸,“害怕了?刚才追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意识到害怕呢?你也不看看周围的环境,这里安静的很,恐怕就算你疯狂的叫喊,也不会有人过来吧?”说着,他一步步逼近婷儿,继续说道:“不要忘了,今天我才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加上以我现在的境界,恐怕那些师兄师妹也不会过来了吧?”说完,叶晨整个人已经距离婷儿非常近。

    婷儿近距离的看着叶晨,心脏狂跳不已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叶晨近看的时候尽然会这么的帅气精致的五官加上那个极具神采的双眼,仿佛能够看透一切一般还有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味,让婷儿一时间有些小鹿乱撞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询问自己,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个混蛋会让我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是不是很帅?”这个时候叶晨淡淡的说道

    回过神的婷儿,双手想要推开叶晨可是无论她用了多大的力气都不能做到

    “若是你的双手继续这么摸我,我可不保证一会身体有没有什么反应,到时候你可就要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了”婷儿的双手放在叶晨的胸前,传来丝丝暖意,让他有些意乱情迷。

    谁料婷儿突然放开双手,两只眼睛明亮的盯着叶晨,俏脸倔强的看着叶晨:“我知道你不是这种流氓的性格,更不会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行为,对吗?”

    叶晨一愣,这个丫头想说什么?为什么笃定自己就不是流氓?

    “那可不一定”叶晨摸了摸鼻子说到然后瞄了一眼婷儿的胸前,“刚刚你还强吻了我,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喜欢被动”

    突然,他的双手猛地搂住婷儿的玉颈,嘴唇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婷儿蒙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叶晨,双手不停的在胸口捶打试图想要挣脱。

    叶晨怎么可能让他随意挣脱,双手用力,紧紧的抱住,舌头犹如一条黄鳝一般,疯狂的侵袭婷儿的小嘴

    没有多一会,婷儿的堡垒就被叶晨彻底击溃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软,整个人差不多已经趴在叶晨的怀中,“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在你的眼里只是一个丫鬟不是吗?”

    意乱情迷的婷儿,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到

    忽然,一双大手直接占领她的高耸婷儿整个身体犹如触电一般,浑身一震“不要不可以”疯了一般的想要推开叶晨

    叶晨猛然觉醒,感觉自己有些过分了,这是怎么了?刚刚的一瞬间,叶晨竟然将婷儿当做了于心蕊

    难道自己真的变成了流氓?

    急忙松开双手,放开婷儿,一脸愧疚的说到:“那个对不起刚刚我太投入了”这个时候的叶晨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认错婷儿看着叶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发火,这么厉害的一个炼丹师,明明就是会有很多女人喜欢的,而且扪心自问,在她的心中叶晨绝对是她喜欢的类型,加上人家强大的功法医术,那一项拿出来都甩出自己几条街

    而且,当叶晨推开自己的时候,那种来自内心的空虚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婷儿不说话,叶晨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互相等候对方说话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终于,叶晨抬起头,掏出来一颗筑基灵丹,放入婷儿的手中:“这个送给你,算是对我刚刚的行为赔罪吧”

    婷儿看着手中的丹药,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赔罪?用一颗丹药跟我赔罪是吗?”说话的时候,婷儿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不知道为什么叶晨说出如此生硬的话语,心中犹如被重锤击中一般的难受

    “这是筑基灵丹你吃了它,功法会更加的精湛,对你的修炼或者炼丹都会有莫大的好处”叶晨一本正经的说到

    委屈婷儿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这算什么?他将自己当做什么?一个玩物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后用一颗人们都以为是极为珍贵的丹药来博取自己的原谅?

    “叶晨你是不是以为你的丹药是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你是不是以为你作为一名炼丹师就比别人有了很多的优越感?你是不是以为一颗丹药就可以让我原谅你?”婷儿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显然她现在非常的生气

    叶晨看着婷儿的情绪变化,暗叫不好,这个丫头明显是误解自己的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这个东西对你有好处“

    “滚开”啪婷儿直接将手中的丹药扔出好远,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掩面暴走

    叶晨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懵逼了我擦,我说错什么了吗?这丫头是不是疯了?

    感情大条的叶晨,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婷儿内心中的悲伤

    回到自己的房间,婷儿趴在床上,眼泪再也止不住疯狂的流下来,狠狠抓着被褥,“你这个混蛋,用一颗丹药就可以让我跟你划清界限了吗?混蛋大混蛋”

    “哎女人啊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动物”叶晨仰天叹了一口气

    嗡

    就在这个时候,叶晨识海中,突然传来一道危险的气息

    猛地看向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动心中纳闷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然而,这种感觉猛地再一次传来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明显

    通讯符叶晨猛地想到当初交给夏侯雨一个通讯灵石如果夏侯雨想要找到自己,用那个就可以让自己感受到

    夏侯雨遇到危险了一定是这样通讯符有一个好处,就是会将主人捏碎符箓时的情绪精准的传达到另一方

    刚刚这种危险气息,明显就是夏侯雨遇到了什么及其危险的事情

    “他妈的老子的女人都敢动”叶晨身上顿时升起滔天的杀意龙有逆鳞,处之必死。叶晨的女人们,还有家人们就是他的逆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