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成了香饽饽
    “神魔坊”壮汉浑身一震,脸上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圣圣女饶命”说着,直接跪在地上磕起头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不单是他,其他的黑衣人听到凌慕兰说自己名字还有神魔坊的名字后,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更是变得极为恐惧,连连对着凌慕兰求饶

    那些百姓看呆了,最为惊呆的应该就是那个男老板了,一脸懵逼的看着凌慕兰,没有想到这个长相美若天仙的女人竟然是神魔坊的圣女

    “你们要找的人,是谁?”凌慕兰一脸淡定的问道。

    为首的黑衣壮汉浑身一震,急忙拿起手中的画像递给凌慕兰,恭敬的说到:“回回禀圣女我们在寻找一个叫叶晨的炼丹师”

    “叶晨?”凌慕兰心中好笑,没有想到武林中竟然有这么多人寻找这个人

    身手接过拿人递过来的画像,美眸看了好一会,露出一副不易察觉的笑容:“原来长这个样子,比我想象的难看一点”说着,随手将画像扔掉,直径离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黑衣壮汉老半天没有等到凌慕兰的声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那么跪着,直到看到老百姓恢复正常以后,才敢偷偷的抬头瞄了几眼,发现凌慕兰已经消失不见,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好险”

    经过这件事情,他们也不敢继续嚣张,集结人员立即撤离。

    “一个炼丹师而已,竟然成了香饽饽呢”凌慕兰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全都是画像中叶晨的模样。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随时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你变得更加专注。”道教的位置,老者对着正在盘膝而坐的叶晨说道。

    而他们几个人却是在捧着大石头准备搭建房屋。

    孟祥东看着叶晨的样子,心中十分的不舒服,“师傅,当初您教我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啊?”

    “你跟他不一样,这个年龄的时候不如他。”老者非常淡定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孟祥东差一点吐血,乖乖,这是自己的亲师傅吗?有没有这样说自己徒弟的?

    “还有你,别在一旁傻站着,赶紧过来帮忙。”老者指着赖天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赖天一愣,随即答应一声,快速的忙碌起来。

    只是在他的内心,十分的羡慕叶晨的待遇,为什么自己的待遇就赶不上这个家伙呢?

    再说叶晨。

    老者并没有交给叶晨什么心法,只是让他抱守元一,静气凝神而已,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叶晨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每一个声音都能清晰的传入自己的耳朵。

    身体现在唯一的变化就是脑海中的那道精神力,非常非常的宁静,安静的精神力,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一丝波澜都没有

    慢慢的,叶晨的精神世界来到了这里,一个人轻轻的坐在精神力的湖面上,感受着这无边无际的安静,让叶晨呼吸变得极为顺畅,平息

    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轻轻的将自己的感知力试探出去。

    一百米。

    一百米之内的所有动向,全都犹如呈现在叶晨的眼前一样,看的那么清晰

    一公里

    青山绿水,还有嬉戏的小鸟,花儿上方勤劳的小蜜蜂,种种的事情都在叶晨的感知之内,而且非常的清晰,仿佛自己触手可及一般。

    十公里

    这个距离是叶晨之前的极限距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看着比较模糊,可是现在不同,安静的心灵,让他将十公里的位置看的一清二楚喧闹的集市,热闹的人群正在不停的看着两边的货物

    “恩?”这个女人?

    感知中,叶晨看到了凌慕兰,此时她正在冲着自己的方向走来,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叶晨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绝对是来找自己的。

    正在行走的凌慕兰,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人在身后盯着自己,身体瞬间停了下来,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谁?出来”

    看着凌慕兰这个动作,正在观看的叶晨突然发出笑声

    随着笑声发出来,感知力瞬间变得模糊无比,再也看不到那么远了无论叶晨怎么努力都不可以

    凌慕兰感觉到那个眼睛已经消失了,心中纳闷,为什么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气息存在,却有被人监视的感觉呢?

    老者来到叶晨的身边,伸出一只手直接拍在叶晨的脑袋上:“我让你专心屏气凝神,你在干什么?偷窥吗?”

    啪的一声,叶晨本来就涣散的注意力瞬间被打散了,老脸一红,“那个老前辈,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那你告诉我,什么是有意的?”老者显然非常生气,双手背过去:“分明是你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某一点上,导致你的气息不稳,还敢狡辩?”

    “”叶晨无语,人家说的都对,自己还有什么可争辩的,老脸一红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过来帮忙吧”

    老者淡淡的说道。

    心中却是十分的震惊,他没有想到叶晨的感知力竟然已经可以达到十公里的境界,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他的感知力会不会探索的更远?

    叶晨拿着噬仙刀,劈砍了无数的巨石,两只手一边一个,端着走了回来,见到老者之后,放下石头问道:“老前辈,我能问你一个事情吗?”

    “说。”老者说道。

    “之前我看你身体里受伤有一股黑色的气息,请问这个气息是什么门派的?”叶晨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黑色气息,曾经的陈铁鹰,后来的林素薇,到现在的老人家,他们三个人都感染过这个黑色气息。

    老者听到叶晨询问这件事情,顿时陷入了回忆

    “当年,东儿他们下山以后,我道教便受到了他们的围攻,他们口口声声说我道家的功法都是邪门功夫,说要替天行道”

    说道这里,老者找了一块大石头做了下来,“当时我听到他们说这些话,当然不服气,就出手跟他们打了起来,谁知道他们根本不顾什么江湖道义,瞬间冲上来四个人跟我实力相当的人对打我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受了重伤,至于那些黑色气息,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跟你现在想要学习的祝由术有着一定的关系“

    “我能够感觉到,这个东西也是精神力的一种”

    听到这里,叶晨心中闪过失望之色,如果连他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说明那些人真的非常的神秘

    “叶晨,我觉得你这个人非常不简单,身上的气势也与常人不同,我相信只要你专心练习功法,一定能够想到对付他们的办法”老者这句话倒是真的,叶晨身上的东西,就算是他都看不透

    “师傅,我们还是请人来修道观吧,就凭我们这些人想要修起来至少也需要一年半载的,到时候我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孟祥东在一旁有些疲惫的说道

    老者点点头,你安排吧,为师现在没有钱

    孟祥东挠挠头,师傅没钱,自己也没有钱啊

    想到这里,眼神看向叶晨,脸上露出一副邪恶的笑容:“小子,这点钱,你该不会舍不得出吧?”

    谁料叶晨冷笑一声,“我说神仙爷爷,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自己的师傅住处都安排不明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看你小子是找打”孟祥东瞬间撸起袖子,冲着叶晨跑过来。这小子说话实在是太直白了。

    “不过,神仙爷爷,难道老前辈只收了你和神仙奶奶两名徒弟吗?那些人都去哪了?”叶晨对于孟祥东冲上来的事情并不在乎,淡淡的问道。

    “对啊师傅,我的那些师弟呢?”

    孟祥东问道

    老者脸上露出难掩的悲伤:“当年的那场大战,他们死了一大半,逃走了一些,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ot;

    “你说什么?”一个疯婆子穿着黑色的长袍,脸色十分的恐怖在客厅之中咆哮着:“叶晨?就是那个世俗中的小子来到了武林?”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与叶晨大战一场的郑家家主,瞿慧雯。

    “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杀了他”如今她整个人的气势非常的强硬,想到当初叶晨对待自己时的状态,还有那个所谓的同门师姐,心中极为愤怒。

    “听说是在道观”一个下人怯声的说道

    “道观?难道那个老不死的东西还没有死?当初不是已经将他打成重伤了吗?为什么还没有死?”瞿慧雯一脸不可思议的吼道。

    “听说是那个叫叶晨的人治好的”

    砰!!!

    瞿慧雯一把将房屋中的东西砸碎,“又是这个小子,好好好,你三番五次的坏我好事,如今你竟敢提前来到武林,那这件事情就不要怪我了”

    “传令,即可对于心蕊进行通缉,凡是找到这个丫头的人统统赏金一百两。”瞿慧雯面色阴险的说道。

    随即露出奸笑:“你不是非常喜欢那个丫头吗?我偏偏不让你们两个人见面,如果当着你的面,将她杀了,应该很有兴趣吧?”

    叶晨此时对这几件事情一无所知,被老者关在一个山洞之内闭关修炼。

    他要强化自己的祝由术,只有精神力极度强悍,才能够对付那些黑色气息的主人

    “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叶晨的人?”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为美妙的声音在道观的山坡下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