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道观老者
    ,

    苏静雅心中早就知道叶晨不会在这里呆很久,凭借他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本领,加上自身修炼的功法,他知道,叶晨并不是普通人,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常驻?

    对于叶晨不说的事情,她从来不问,这是一苏静雅对待叶晨的方式

    “咳咳,那个在川城之前青帮的总部”说道这里的时候,叶晨有些尴尬的说道

    谁料苏静雅只是微微一笑,“你是想在那里为两个女人开一家公司吧?”

    “你怎么知道的?”叶晨吃惊的看着苏静雅,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透露的这么快

    苏静雅冷笑一声,:“你的风流史难道我们不知道吗?在青帮被收购的那天起,上官薇薇就已经调查到一个叫王倩的女人了”说道这里,苏静雅非常严肃的看着叶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又是一个美妙绝伦的吧?”

    吃醋是女人的本性,就算苏静雅现在的位置已经非常的高,可是她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咳咳”对于这样的问题,叶晨尴尬的挠挠头,“没有你漂亮”

    “走吧,你这个色狼,这件事情我会安排的她们都很想你。”苏静雅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嘴角微微挑起笑容,对于叶晨的那句赞美虽然知道是敷衍,可是听着比较舒心

    叶晨忙碌了整整一天,跟每个女人都简单的见了一面,直接奔向燕京

    他要问问陈铁鹰,当初身上的那团黑色气息是怎么感染上的

    而孟祥东和赖天没有跟过来,两个人留在川城等着叶晨回去

    见到陈铁鹰以后,找了一间相对安静的房间。

    陈铁鹰看着叶晨精气神的变化,眼前一亮,:“你小子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哪有什么好事情,只是在无意间得到了一个兵器”说着,将噬仙刀拿了出来。

    陈铁鹰见到噬仙刀之后,整个人都变得不淡定了。猛地一下站起来,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刀身:“你你竟然能够得到这个兵器”说着,陈铁鹰扬天一叹:“天意,果然都是天意”

    看着陈铁鹰的状态,叶晨有些懵圈,这是什么情况,什么天意?“爷爷,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

    陈铁鹰回过神来,搂着叶晨坐了下来,指了指他手中的噬仙刀:“你知不知道这把刀的主人是谁?”

    叶晨摇摇头,“不知道,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

    “白骨”陈铁鹰听到这个回答,脸色一变:“你是说他死了?”

    “怎么了爷爷?你认识这把刀的主人?”

    陈铁鹰点点头,陷入回忆:“之前我送给你的砍神刀,就是这位前辈赠与我的,当时他告诉我,如果有一天,谁能将两柄刀融合在一起,将是他的后人而我当时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看你又非常的顺眼,就将砍神刀送给了你”

    “爷爷,你是说两柄刀是同一个主人?而我现在已经得到了两柄,就是说我是他的后人?”叶晨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稀里糊涂就变成了人家的后人了?

    陈铁鹰摇头,“如今开来,你并不是他的后人,只不过是有缘人罢了因为你并没有将两柄刀融合在一起”

    “砍神刀,噬仙刀,就像它们本身的名字一样,砍神刀,遇神杀神,佛挡杀佛,而噬仙刀也是一样,什么仙人、圣人,在它的面前,都不屑一顾。”

    陈铁鹰说道。

    “这么说,如果将两柄刀融合在一起,岂不是无敌了?”叶晨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间竟然得到了这么一个宝贝

    “具体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我并知道,只是当初听那位前辈诉说的。”

    “哦”叶晨若有所思的答应一声,随即问道:“爷爷,这一次我去武林遇到了当初在您身上的那道黑色气息了,能不能跟我说说,当初您是怎么感染上的?”

    “唉多少年了,我也想搞清这件事情,无奈一点线索都没有,如果估计不错的话,对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有着相当规模的组织,他们隐匿在武林志中,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说道这里,陈铁鹰也是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这也难怪,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武林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也算是正常的事情。

    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叶晨双肩一耸,算了,老子慢慢找你们算账吧

    “老人家,这一次叶晨那个小子不会不来吧?”赖天心有余悸的说道,自己已经被叶晨耍了一次,所以现在有点不相信这个家伙。

    “不会,我了解这小子,除非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否则,就会说道做到”孟祥东懒洋洋的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晒着太阳说道。

    “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又在我的背后说坏话?”这个时候,叶晨从燕京直径赶回来。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哭笑不得的说道。

    孟祥东听到叶晨的声音,坐了起来,“小子,事情都安排好了?”

    叶晨点点头,“恩,差不多了,但是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消息。”

    “神仙爷爷,你懂不懂祝由术?”叶晨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孟祥东一愣,随即想到一个人:“祝由术的东西我只会一点点,比你强不了多少,这个东西还得去找老太婆,她比我厉害多了。”

    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叶晨并没有什么失落,而是继续问道:“神仙爷爷,可不可以让我去你的门派了解一下祝由术的东西”

    “这个”说道这件事情,孟祥东有些尴尬,多少年都没有回去了,如今自己回去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世俗界的商人?

    “好吧,好吧,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什么”说着,孟祥东带头向武林方向走去

    等到众人来到武林中的道教时,叶晨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这就是他们口中的道教?

    这所谓的道教,不过就是相对隐秘的地方,而且没有他脑海中想象的建筑物,甚至连一件像样的房屋都没有,残破的道观竟然是用茅草修补的,里面更是没有一丁点的香火。

    看到这里,叶晨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身边的孟祥东:“这就是你当初的门派?”

    可是当他看到孟祥东的表情时候,不必自己好多少,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自己的门派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道教曾几何时这么落魄?”说道这里,孟祥东一个闪身冲了进去

    看着孟祥东冲进去,叶晨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如果不是孟祥东领着自己来,他甚至以为这里只是被遗弃的房子而已。

    不过,来都来了,弄清楚情况再说。

    孟祥东冲进去以后,一个苍老的声音瞬间响起来:“来者可是我的徒儿小东?”

    听到这个声音,孟祥东浑身一震,一百多岁的他,整个人瞬间站在原地,老泪纵横,“师傅,是我,我是小东”

    “咳咳噗”听到孟祥东的回答,那道声音变得极为激动,发出剧烈的咳嗽声音,然后仿佛是从最里面喷出来什么

    不过,孟祥东能够感受到那道声音意味着什么,身体急忙冲进最中间的草房之中。

    当他见到房间中的地上铺着一个凉席,上面躺着一位已经满脸皱纹,而且呼吸困难的老者,突然鼻子一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师傅,徒儿不孝,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叶晨也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老者的时候,眼睛一眯。“又是那个黑色气息?”

    老者同样见到了叶晨一双苍老的眼睛落在叶晨的身上,微微露出一道光芒。

    他一生修道,心境早已经到了超脱的程度,可是当他看到叶晨的时候,一下就看出来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曾几何时自己年轻的时候,周边千山万水,见过无数的人,从没有见过像叶晨这般有气质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是他见过最为独具气质的人,站在那里犹如天地融合在一起一般,看似平静的外表,却给人一种不羁万物的感觉。

    “你就是这些天被众人所称呼的叶丹师吧?”老者缓缓的说道。

    叶晨心中一震,他敢确定,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这名老者,而对方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看出来自己是一名炼丹师,果真不简单。

    果真来对了

    叶晨微微弯腰对着老者恭敬的说道:“见过大师。”

    老者微微一笑,“好,年轻人,不骄不躁,前途无量。”说道这里,老者突然开始剧烈咳嗽两嗓子显然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叶晨越过孟祥东,蹲在老者的身边:“邪气躬身,体内还有重伤,加上年迈以高,老人家,你这是陈疾,并非最近的症状。”

    孟祥东听到这里,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散发出来,暴躁的他面对师傅问道:“师傅,是谁上了你,徒儿上门灭了他”

    老者微微摇头,慈善的露出笑容:“小东稍安勿躁,师傅我已经这般年龄,就算是没有受伤,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

    “不,师傅,你不会有事的”孟祥东激动的情绪说道,老泪早就遍布满脸,随即转头看向叶晨和赖天:“你们两个人不是都会医术吗?救救我的师傅,我孟祥东欠你们一个人情”

    赖天无奈的摇摇头,“前辈,这种情况我无能为力,而且,论看病,还得是叶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