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再现祝由术
    看到林素薇空空如也的房间,叶晨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林素薇的消失一定跟自己有什么关联

    “叶丹师,你看,这个好像是林师姐留给你的亲笔信”一个小姑娘捡起来地上的信封,上面赫然写着叶晨亲启的字样。m。

    接过信封,叶晨没有避讳任何人,直接将信件打开。

    只是,当众人看到上面的字迹时候,无不倒吸一口冷气,血书林素薇竟然用自己的鲜血写给叶晨一封信,这到底怎么回事?

    “叶晨,我恨你,在我有限的生命里,遇到了你,本以为我会将我自己送给你,做一辈子的结发夫妻,却没有先到夏侯雨那个女人的出现,你就对她魂不守舍,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她曾经是我的师傅,如今不是了,作为一名师傅,抢自己徒弟的男人,不是什么正经师傅,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比我的心更加的痛,让夏侯雨这个女人付出惨痛的代价你不是要找什么女人嘛?我偏偏不让你找到,我要看着你心痛欲绝,我要让你今生得不到自己的所爱”

    收起信件,叶晨想不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更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的占有欲这么强烈

    不管怎么样,叶晨冲来不会小瞧一个女人的怨气,她们很多时候比男人做的更加毒,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尤其林素薇在信中提到了于心蕊,这就让叶晨更加的心中不安

    扫视一圈,叶晨发现眼神闪躲的向翰宇,一个闪身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吼道:“你的眼神闪躲什么?是不是知道林素薇去了哪里?”

    向翰宇看着叶晨的气势,吓坏了,双腿不自觉的开始颤抖:“我我不知道”说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瞟向夏侯雨的方向

    夏侯雨看到他的状况,也是非常怀疑,一向稳重的向翰宇,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胆小?

    “你不知道?”叶晨冷笑一声,“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说着,叶晨抽出银针,刷的一下直接刺入向翰宇的头顶。

    “我再问你一次,知不知道,我不想听到虚伪的话语,那样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叶晨,你做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了”夏侯雨急忙站了出来,即便向翰宇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也不至于杀了他,况且还是自己的徒弟。

    ”还是不说?“叶晨的笑容加深,手中的银针慢慢的按下去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向翰宇的身体炸开了

    对于这个变化,叶晨也没有想到,下意识的展开功法防御。

    就在这个一瞬间,一道极为黑色的气息快速的逃窜,一溜烟的窜向天空中

    虽然它的速度很快,可还是被叶晨捕捉到了“巨猿,追上去,今晚给你丹药”

    吼

    一直在门口守候的巨猿听到晚上有丹药吃,一脸兴奋的追了上去

    可是叶晨忘了一件事情,人家黑色气息会飞,巨猿不会飞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他探出去感知力,也不能够感受到对方的位置。

    这还是叶晨修炼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眉头紧皱

    巨猿则是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走到叶晨的身边,仿佛是在等待训斥。

    “算了,就算是我,也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气息。”说完,掏出一颗丹药递给巨猿,摸了摸他的脑袋,算是安抚了。

    “这是怎么回事?”夏侯雨也看到了向翰宇身上的那团黑色气息,一脸疑问的问道,自己身边的徒弟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叶晨看了看在场的众人,没有说话,而是独自一人走出来

    夏侯雨紧随其后没有说话,默默的跟在叶晨的身后,虽然刚刚两个人发生了一点点的口角,可是并不影响她关心徒弟的内心。

    “你的徒弟已经不是原先的人,不知道对方是谁,竟然用一种极为隐晦的方法将他控制住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林素薇也是如此”两个人来到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叶晨转身严肃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这段时间,除了那些武士来过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过我们墨羽山庄,怎么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控制我的徒弟?”夏侯雨想不明白。

    叶晨没有说话,双眼紧紧的盯着夏侯雨的双眼一道来自祝由术的气息从双眼中射出来。

    看着他的眼睛,夏侯雨感觉自己越陷越深,好明亮的双眼黑,这里是什么地方?

    就在她即将迷失自己的时候,叶晨立即将祝由术的气息收敛。

    夏侯雨也瞬间反应过来刚刚那种变化让她非常的后怕,“这是什么功法?”

    “祝由术,一个古老的术法,它能够控制一个人的心智,也能够治好一个人的心智,只是现在会这种术法的人很少。”叶晨简单的解释一句

    “你是说,林素薇和向翰宇是中了这种术法?”夏侯雨惊诧的问道

    叶晨点点头,“应该就是这样的,只是这种术法我会的并不多,换句话说,我没有那份实力做到这样的效果”

    这句话叶晨并没有谦虚,而是真的做不到,自从自己唤起祝由术以来,他从来没有修炼果这个法术,用他的话说,这种法术无非就是救人治病,况且已经失传,谁会用这种法术害人?

    殊不知在武林中竟然会碰到这种人

    “你也没有办法?”在夏侯雨的心中,叶晨应该是无所不都能的存在,师傅被他治好了,还恢复了容貌,自己的功法也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改变的,让她这个百年的老处女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对方岂不是更加强大?

    “办法也不是没有,至少我认识的一个老人家就非常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可惜这一次我没有跟他一起来”叶晨这个时候脑海中浮现出孟祥东的各种神奇手法,而且他跟神仙奶奶还是师出同门,对于这种事情,应该是比较了解吧?

    想到这里,叶晨对着夏侯雨说道:“我要离开了,这件事情明显是冲我而来,我要找到对方”说道这里的时候,叶晨的脸色变得非常冷淡。

    对于威胁自己身边的人,叶晨向来不会放过。

    “你要去哪?”听到叶晨要离开,夏侯雨的心就像是被一根针狠狠的扎了一下的疼痛,呼吸一紧。

    “不知道,可能要回一趟世俗界吧,我说的那个老人就是世俗界的”

    “我跟你一起回去”沉思了一会,夏侯雨坚定的抬起头对着叶晨说道。

    如今自己是叶晨的女人,虽然之前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在乎,可是经过叶晨的一系列事情,她的想法变了,而且,当他说要走的时候,内心的感受是不会欺骗自己的,没错,活了这么久,她夏侯雨,终于承认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男人

    “不可以。”叶晨当场拒绝。

    “为什么?”夏侯雨不明白叶晨为什么要拒绝自己,难道是他只是将自己当做一个皮囊看待?

    想到这里,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委屈的盯着叶晨,她需要一个解释。

    ””叶晨无语,为什么女人总是喜欢用眼泪发泄自己的情绪?

    “你留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不要忘了林素薇留下的那封信,你也是她要对付的人,所以,你不能跟我走,不但如此,还要时刻跟我保持联系,这里发生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及时的告诉我”这一次,叶晨说活的表情非常认真

    有了叶晨这样的解释,夏侯雨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开心,噗嗤一下笑出来,那种梨花带雨的笑容更加的绚丽。

    “可是我该怎么联系你?”

    叶晨掏出来一块灵石,在上面画了一个通讯符,“只要将他捏碎,我就能感觉到,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拿着这块灵石,夏侯雨满意的笑了笑:“恩,我听你的”说道这里,她的俏脸微红“我们回房间收拾一下再走吧”

    叶晨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小妞的渴望程度也非常高啊至少不比上官薇薇少。

    一番风雨之后。

    夏侯雨眼巴巴的看着叶晨离开的背影,虽然她知道这个男人还会回来,可是内心总有一种不舍的感觉,眼泪依旧是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而此时,孟祥东还有赖天两个人坐在川城很远的一座山下,两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居然站在了一条战线上。

    “妈的,让我见到这个混小子,我非要扒了他的皮,竟然放老子的鸽子”孟祥东一脸抱怨的说道,手中捡起来的石头瞬间捏碎

    赖天的表情也是十分的郁闷,都已经说好了跟叶晨一起进入武林,为什么这个混蛋自己去了?还是那种不声不响的?

    “老爷子,你别上火,等我找到叶晨,一定好好的收拾他,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会用药”

    “收拾个屁,见面我就揍他,不揍他难解我心头之恨”孟祥东的火爆脾气根本不管那套,什么收拾都比不上揍他一顿来的爽

    就在两个人不停抱怨的时候,那个欠扁的声音突然传出来:“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要干嘛?想揍我?”

    听到这个声音,孟祥东眼睛一亮,身体蹭的一下站起来,火爆脾气瞬间喷发:“你小子给我过来,我他妈保证不打死你”说着,身影一闪瞬间奔向声音的源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