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除了泡妞,还会什么?
    “我现在还不能突破”这一嗓子,叶晨差不多是嘶声裂肺的感觉

    体内的闪电,肆虐的侵占,每一条经脉都在被电麻,撕裂丹田之处的残卷,让叶晨呼吸极为困难,可是即便如此,现在也不是突破的时候

    吕志平根本不可能给自己突破的时间,更不会让自己活下来

    叶晨吃力的举起手中的砍神刀,强行的控制体内的灵力,哪怕灵力已经被闪电侵蚀,哪怕自己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那又怎么样?自己的身体,自己说了算,“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他妈算老几”砍神刀硬生生的劈砍出去。

    吕志平面对叶晨这种攻势完全不放在眼里:“小子,就这点力道也想攻击我?受死吧&p;p;;”他手中的长剑瞬间刺了出来。

    “草拟吗,真卑鄙”叶晨心中暗骂一句,不过他现在非常清楚,即便自己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了,看来今天真的要挂在这里

    想到这里,叶晨心有不甘,含恨看着天空,高声骂道:“尼玛的,老子得罪你了吗?要他妈这么玩弄老子,大傻逼&p;p;;

    眼看吕志平的长剑已经刺入叶晨的身体。

    闷闷的一声,叶晨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因为长剑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是越来越深

    终于,剑尖在叶晨的背后露出来,鲜血从后背和前胸分别涌出来

    “要死了吗?”

    叶晨双眼中沙发出淡淡的失落

    在远处正在恢复的蒋繆,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叶晨身上被长剑刺穿的时候,心中一紧,双手提起弯刀,快速的飞奔过来

    他因为距离太远了,一时间,他的速度还不能将叶晨救下来,情急之下,他四处浑身的力气,手中的弯刀顺势甩了出去

    弯刀在空中旋转喷射出去,直奔吕志平的后颈袭去。

    “叶晨,你不能死”蒋繆真的着急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让他觉得活下去还有朋友的感觉,就是叶晨这个人,如果他在自己的眼前死掉,蒋繆相信,这辈子他都不会在与任何人有感情。

    “老匹夫,你敢杀了他,我蒋繆一定不会放过你”狂奔中的蒋繆,想尽一切办法拖延吕志平的动作

    弯刀被吕志平轻而易举的拍在地上

    蒋繆见状,另一只弯刀,可顺势甩了出去

    只是结果依旧如此

    不但是他,还有霄云,这个时候,霄云已经疯了,在天空的乌云里面不停的盘旋,仿佛是对刚刚的那道闪电十分的不满,要做出抵抗的姿态

    天火瞬间钻入叶晨的体内,将剑身的伤口处凝合。

    “没用的你的身体会慢慢的流血而死,这种感觉,应该非常奇妙吧?”吕志平现在看着叶晨痛苦的表情,脸上洋溢着猥琐的表情。

    叶晨艰难的露出一声冷笑“杀了我你很得意是不是?”

    “弱鸡”吕志平冷眼看着叶晨,手中的长剑慢慢的想外抽出来

    叶晨感觉整个胸口都被抽空一般眼看着长剑挂着自己的鲜血涌出来然而,这个时候,时间突然静止了

    再叶晨的眼中,一切的事物,变得极为缓慢,天空不再变换,面前的吕志平也想定格了一般

    蒋繆还在向自己这边狂奔,可是他感觉,这个世纪恐怕那个家伙也跑不过来了

    霄云,正愤怒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吕志平

    “难道这就是死亡之前的感觉?”叶晨心中想着

    可是,就在下一秒,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了起来

    伴随着一道更加威猛的闪电,直接灌入叶晨的体内“我曹”叶晨现在哭死的心都有了,尼玛的,老天就这么看自己不爽吗?

    然而,随着轰鸣声响彻天际之后,吕志平的身体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他甚至没有握住自己的长剑。

    唰。

    一个人影落在叶晨的面前,一脸嫌弃的盯着这个已经被闪电劈成黑炭的叶晨:“你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弱啊”

    说完,单手在叶晨的胸口拍了一下,一道俘虏挂在叶晨的胸口。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让叶晨不要找他的孟祥东

    在燕京竟然有一个筑基强者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凶,作为同样是筑基圆满的孟祥东,当然能够感觉到

    见到来人是孟祥东以后,叶晨咧嘴一笑,脑袋瞬间耷拉下去,进入了深层睡眠状态

    霄云认识孟祥东,他明白这个人应该不会对自己的主人怎么样,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霄云还是乖乖的回到了叶晨的木牌之中

    再看蒋繆,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个老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还有这个人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刚刚自己感觉到时间都静止了,难道是这个人做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眼前的这个老人绝对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他跟叶晨有什么样的关系?

    “小娃子,去一边好好的看着这个小子,这个期间不能让人靠近,明白吗?”孟祥东看着蒋繆愣愣的表情,笑呵呵的说到

    说完,直径走到吕志平的身边,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她拽起来,没有说话,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你他妈的,连老子的人都敢碰,谁给你的勇气?”

    吕志平被孟祥东一巴掌已经拍得七荤八素,哪里经得住这一巴掌,身体瞬间飞了出去。整张脸都走形了

    孟祥东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随即扔出去一个阵法,“妈的,你要是把这小子杀了,老头子我活剥了你。”

    吕志平被孟祥东的阵法覆盖,其实,阵法里面的情况更加的残酷

    足有上万只刀剑在空中飞舞,密密麻麻的刀剑,在吕志平的身上一道道的划破,惨叫连连

    做好这一切之后,孟祥东不满的看着天空,一只手指了指,然后骂道:“还有你,老子知道你能听到,你给我听好了,你是不是瞎?这他妈是什么情况了?还用那么粗的闪电攻击,你他妈要点脸吗?等老子恢复功法,第一个找你算账,早晚,让你脱了裤子在天上飞奔一圈”

    天上的乌云开始慢慢的聚集,仿佛十分不满孟祥东的说法

    看到天上的变化,孟祥东毫不示弱的拿出一张符箓,手中变化几个动作,嘴里念念有词,对着天空扔了出去,“破”

    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形成一个光柱直冲天际

    “少拿这套吓唬人,你他妈当老子不知道你几斤几两?不服就下来单挑”孟祥东做好这一切之后,对着乌云再一次骂道,那个样子极为滑稽,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对着天空破口大骂,若是被常人看到了,一定以为是一个精神病

    可是蒋繆却不这样认为,就凭刚刚那一手,他就知道,这个老人绝对不是普通人,甚至在武林都享有极高的地位,只是不知道这样以为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眼看着乌云慢慢散开,蒋繆的心中更为震惊

    这个老人竟然能够将乌云散开

    孟祥东见到乌云散开,冷哼一声,“算你识相,你要是敢下来,老子非打得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说完,转身来到叶晨的身边,看着他那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瞬间表露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这小子,真他妈是个废柴,老子都已经打通你的经脉,修炼的速度还这么慢,除了泡妞,你还会点什么?”

    说完,抱起叶晨就要走

    蒋繆见到这个情况急了“前辈,你这是”

    孟祥东回头他、瞪了一眼:“怎么?这个小子是老子的孙子,我带他走不可以?”

    “晚辈不敢只是你就这么带他走,我怎么跟自己的人交代?”蒋繆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猎枪他们,虽然他们没有过多的交集,可是如果自己回去,反而是叶晨不见了,这些人岂不是又将自己排斥出去?

    “没错,孟老前辈,你还真的不能带他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手持扇子的青年突然出现。

    孟祥东转头看过来,一脸不削的问道:“你这个小娃娃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没事不要烦我”

    青年对于孟祥东这种言语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咪咪的:“前辈,在下武林盟张继峰,前来通知叶晨三天后的擂台比武。”

    “张继峰?你爷爷是张武天?”孟祥东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张继峰一愣,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叫出自己爷爷的名字,不过他的反应倒也快,随即答应:“是的,前辈认识家中祖父?”

    “屁你回去问问你爷爷,就是他今天来这里,敢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滚回去,告诉什么狗屁擂台,就说我孟祥东说的,一个星期以后,叶晨再出现,什么狗屁规矩”说完,大大大咧咧的扛着叶晨走掉

    张继峰铁红着脸,想要阻止,可是脑海中隐约觉得孟祥东这三个字好像是在哪听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罢了

    蒋繆跟在孟祥东的身后,最后还是决定自己跟着叶晨身边比较好

    孟祥东也没有阻挠,对于蒋繆这个人,孟祥东还是有所耳闻的不过也仅仅是因为叶晨的关系。

    张继峰站在原地老半天手中的扇子不停的煽动。

    好一会之后,他下了一个决定,将手中的扇子一合,“前辈,请等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