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摄魂术
    神秘人被符箓的威力震得神情有些恍惚,惹了一肚子气,差一点就要发飙了,偏偏这个时候叶晨还要招惹自己,双眼顿时变得通红“小子,你这是找死”

    说完,身形一转,奔着叶晨冲过来。

    而这个时候,叶晨已经将自身的灵力与木牌挂钩,虽然这中间需要宵云的牵连,可是源源不断的灵力,让他的感知极为灵敏,当对方开始攻向自己的时候,叶晨就已经有了判断

    有了预判,叶晨当然不会傻等在原地等着人家来打自己,凌空踏步瞬间施展,一个闪身来到一旁。

    神秘人的拳头几乎是贴着叶晨的身边擦过去。

    叶晨的心中也是一惊,就算是自己已经先做出动作,依然还是这么惊险的躲过去…

    “老头,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强悍啊?”说完,叶晨的身形继续躲闪。

    甚至不惜将隐匿身法都用上了。

    神秘人不说话,两只眼睛变得通红,只要自己失手以后,他就会立即转向叶晨的方向疯狂的攻击。

    叶晨有木牌的滋养,灵力方面一点都没有损耗,反而将身体内的灵力全部补充满…

    随着两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直在下面看着的王斌,感觉自己的双眼有些不够用,慢慢的,两个人的身形也都变成了影子,一条条的影子在空中不停地打斗着…

    叶晨双脚踏地,眼神一凝,手中掏出符箓,天火也准备好伺机而动。

    就在神秘人再一次靠近的时候,叶晨单手快速的甩出去,直接将符箓引爆,这是一个火符。

    它并没有直接碰到对方的身体,这也是在叶晨的意料之内。

    神秘人见到这个符箓,眼色变得更加通红,高声一吼:“杀…”

    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只长枪,冲破符箓的火焰,身体化作火箭一般冲到叶晨的身边。

    而之前已经在准备的天火,这个时候动了,漫天的火花在空中飞舞着,点点火光在神秘人的身旁开始绽放。

    每一次绽放,都会有制热的岩浆散落。

    密度极为高的天火,让对方有些无法闪躲。

    身上被占到了火花,瞬间开始燃烧,就算是用气息都不能阻挡…

    干脆,他开始不再抵抗,从身上掏出来一颗黑色的丹药,放入口中。

    当叶晨看到这颗丹药的时候,双目一凝,嘴角狠抽了一下,那个丹药自己认识,正是自己前世对手的丹药,五毒丹,能够让人丧心病狂的丹药,可以瞬间将人的潜能发挥出来,即便是有了什么后遗症,也可以以毒攻毒的方式治疗,而且功法不会有所降低。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吃了这个丹药的人,将永远无法晋级,停留在当前的状态。

    难道他没有死?还是说这个人也来到了地球?

    一时间,叶晨的心情百感交集,当年自己还是药神的时候,就是因为对方跟自己唱反调,才使得武林变成了两个帮派。

    可那里并不是地球,而是一个说不清楚的地方…

    “你是在哪里得到的这个丹药?”叶晨双目紧紧的盯着对方。

    既然知道了对方提升功力的方法,叶晨心中也有了对策。

    要说单纯的功法比拼,叶晨可能就是个渣渣,但是玩起丹药或者药材,世界上敢问除了那个用毒的对手,还有谁能够比得过自己?“下了地狱去问吧…”神秘人现在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理智,手中的长缨枪奔着叶晨的心脏狠狠刺了过来。

    叶晨双眼一凝,身体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闪躲,而是挂起了一丝微笑,手中摸出来一颗丹药,将其碾碎变成了药沫。

    下面的王斌看着对方眼看就要将自己的师傅刺杀,脸色巨变,急忙高声的吼道:“师傅小心…”

    然而,下一刻,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长缨枪距离叶晨的心脏不到一公分的时候,神秘人突然身体一软,手中的长枪掉落在地上,两只极为狰狞的双眼,也开始慢慢的变成淡白色

    叶晨的动作没有停止,再一次掏出丹药,一个闪身来到神秘人的身边,一只手捏开他的嘴巴,直接将丹药放入口中。

    单手化成掌,在他的背后狠狠的一拍…

    噗…

    神秘人吐出一口鲜血,神志开始变得清晰,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叶晨:“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晨唤出砍神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告诉我,刚刚给你药丸的人在哪?”

    对于叶晨来说,那个人的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一定要抓紧时间找到他,将他控制住。

    “你想让我出卖我的恩人?休想…”说完,神秘人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通红,身体也变得膨胀起来…

    不好,这个人要自爆…

    叶晨一惊,身体急速后退,他非常明白,一个修炼之人,如果自爆的话,那个威力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来到蒋缪身边,一把抓起来,双脚在地上疯狂的奔跑…

    轰…

    身后一道极为强悍的气流袭来。

    叶晨来不及躲避,一只手直接把蒋缪甩了出去,自己却是趴在地上,希望尽量的减少被气流打中的冲击。

    然而,他低估了对方自爆的威力。

    这道气息几乎是贴着地面划过。

    气息仿佛是手术刀一般的锋利,贴着叶晨的后背掠过,硬生生的将他的衣服撕裂,不然如此,气息的锋利,让他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痛…

    周身的树木全部断掉,冲着叶晨的方向砸过来…

    麻痹的,人要是点背,喝凉水都塞牙。叶晨看到树木冲着自己的方向砸过来,暗骂一句,顾不上后背的疼痛,猛地爬起来,快速的奔跑。

    可还是被砸到了几下…

    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叶晨还是有种骨头都要散架的感觉。

    再看神秘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连个渣都没有留下来…

    等他回到嗜血基地以后,谁都没有见,将自己关在一个房间中,来回的踱步。

    他在想,如果那个用毒之人就是自己的老对手,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变得比较麻烦,武林中人一旦找到自己打擂台,那个人就一定会知道自己,到时候,在自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给自己来那么一下,自己可就废了。

    这都不算什么,如果自己倒了下去,家人怎么办?那些女人怎么办?

    这一刻,叶晨真想抽自己,好端端的一名医生,你就好好的治病疗伤不好吗?医术所需要的真气并不是很多,何况现在自己的真气已经变成了灵力,使用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为什么一味地追求什么功法?

    越是这么想,叶晨越觉得自己当务之急,是要将神炉唤醒,好歹自己可以炼丹。

    这种炼丹并非普通的养颜单之类的东西,而是真正能够称得上神丹的药品。

    与此同时,在嗜血的大院中,夏寒的脸色极为难看,几次了?

    这些人当他们都是什么?陪衬品吗?

    三番五次的找上门来,自己一点能力都没有,“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抱怨,而是要加强自身的能力,还有…”

    说道这里,夏寒盯着猎枪说道“我们现在的人员太少了,如果真的对上高手的话,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

    她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如果他们的平均实力都能达到一定的高度,凭借人多,也可以抵挡一阵。

    猎枪点点头,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不但要扩充人力,还要将整个浙海全部封闭起来,至少要做到每一条信息都要迅速的传到自己的耳朵里,这样也不至于连人家到了家门口,都不知道。

    这里面最为生气的要数叶晨的两个徒弟了,一个是挂名弟子彼得,另一个则是正在昏迷的王斌。

    王斌因为服用叶晨给自己的丹药,现在身体被反噬,直接昏倒…

    彼得在猎枪的身边,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这两两天我回美国一趟,等我再回来的时候,送你一套最先进的武器,每个人都有…”

    这个时候,彼得也觉得自己该为了师傅做点什么,不然让师傅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别说是晋级为正式弟子了,就算是挂名弟子恐怕都要保不住…

    对于他们来说,虽然对方被叶晨击杀掉了,可是对方才仅仅一个人,自己这一边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控制不住,现在蒋缪生死不明,王斌昏迷不醒,剩下的这些人感觉一无是处…

    就这样,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整个嗜血队伍,做出了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让浙海最终变成了叶晨的根据地…

    次日,叶晨早早地走出来,只是他的脸色有些凝重。

    来到王斌的房间后,看到他瘦小的身体,本来黝黑的皮肤,因为被丹药反噬,变得有些煞白…

    一时间,叶晨有些心疼,人家的母亲放心的将孩子交给了自己,而自己却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单手在王斌的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掏出一颗回春丹放入他的口中。

    因为王斌现在的实力水平,叶晨可以非常轻松的将他恢复过来…

    做好这一切之后,再一次来到了蒋缪的房间。

    当他搭上蒋缪的手腕之后,心中一紧,如今的蒋缪心跳非常微弱,而且内脏极为紊乱,生命随时都有消失的迹象。

    将他的衣服脱掉以后,叶晨抽出来银针,在蒋缪的身上开始行针。

    一根根银针,竖立在蒋缪的身上,阵阵灵力通过银针的末端传入他的体内。

    因为身体极为紊乱,所以治疗的方法也极为困难。

    昏迷的蒋缪,感受到身体上开始有了反应,那种由心底发出来的求生**,让他的脑海中开始呈现着画面…脸上的表情也是一阵阵的抽搐…

    “不要…不要抛下我,妈妈…妈妈…”

    叶晨听到他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即同情的露出一个笑容,暗道,在蒋缪的内心里,那个抛弃自己的父母,是他永远的痛…

    轻声的在蒋缪耳边说道:“妈妈没有走,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放轻松,只有这样,身体才能恢复的更快…”说道这句话的时候,叶晨不惜用上了祝由术的摄魂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