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跑
    辛婼衫带着叶晨来到一个没有人的房间中,转身将房门反锁:“股票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这个空荡的房间里,微弱的灯光下,叶晨看着辛婼衫一身的职业装,领口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有两个扣子没有系上,那个傲人凸起的地方,有一条深深的事业线,加上这个女人似乎非常会保养,看着脸上细腻的皮肤,呼吸之间隐隐传出来的香味一时间,叶晨心中暗道,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个美女,可惜,她不是自己的菜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叶晨淡淡的说道:“是又怎么样?”

    “果然是你。”辛婼衫完全不在乎叶晨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甚至还有些喜欢那个眼神看着自己叶晨能有这样的反应,说明自己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向前走了一小步,辛婼衫靠近叶晨轻声的说道:“还记得那次我们见面的话吗?”说着,她一只手想要伸出来,可是想到上一次的拒绝,心中还是犹豫了。

    “我记得我也跟你说过,只要你想离开谁,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你,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心”叶晨想到之前辛婼衫求自己的那个夜晚。

    说到这里,叶晨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你也在这里,说明童文博也在这里了?”

    辛婼衫点点头,“你们在燕京的拍卖会有过冲突吧?”说完这些,辛婼衫又将当初童文博怎么联系的吴梓云说了一遍说道最后的时候,她一双眼睛深情的盯着叶晨

    看着对方的眼神,叶晨一时间有些迷惑,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你想得到什么?”叶晨问道

    “我只有一个请求,就是带我走,并不是我不能离开,而是我一旦离开,他会让我死包括我的家人”说道这里,辛婼衫情绪有些不稳定身上若隐若现的散发出丝丝的杀意。

    叶晨心中一惊,这个女人竟然有杀气?

    “只要你能帮我杀了他,我就是你的,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虽然我知道你嫌我脏,但是我可以做你的仆人,终身守候在你身边”辛婼衫猛地抬头说道。

    这一切对叶晨来说,变化的有些大,自己今天来就是要掠走吴梓云,却没有想到碰到了她,而这个女人这一次的话语,明显和上一次一样,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没有说谎,在她的内心中,真的有些什么顾虑,所以才迟迟没有离开童文博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猛地被人踹开。

    为首走进来的人正是他们谈论的童文博。

    辛婼衫见到童文博以后,身体吓得一哆嗦,脸色变得苍白“童少”

    “你还知道叫我童少?你这个贱货,竟然勾搭他来对付我?要不是因为这里的监控,我还蒙在鼓里”童文博指着辛婼衫吼道,然后一脸玩味的看着叶晨,“叶晨,没有想到你对女人的功夫做的不错啊,先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又是我的秘书怎么?你就是想跟我过意不去是吗?”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叶晨也就释然了,脸上微微一笑,先是看了看脸色苍白的辛婼衫,然后盯着童文博说道:“那就要问你自己了,身为一个男人,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讨厌你,说明什么问题呢?”

    言下之意,是说童文博那方面不行

    “呦呦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叶少怎么来了都不说一声,好让兄弟我安排个迎接仪式啊”就在这个时候,吴梓云带着一帮人也来到了这里,听到叶晨与童文博的对话之后,先是嘲笑了一番,紧接着讽刺的说道。

    看到两个人都带着人来,而且身后的几个人明显不是一般人,叶晨冷笑:“我早就说过,你想玩,我就好好陪你玩,这不是来了吗?是你自己没有注意我进来,怨我喽?”他的声音非常淡定仿佛这里不是青帮的总部,而是自己的家里一样。

    吴梓云听到叶晨的回答,双眼眯着,脸色开始变得没有表情:“枉我调动那么多人在川城寻找你,早知道你今天会来,我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

    叶晨双手放在后面,轻轻的对着辛婼衫勾勾手指,示意她靠近自己一点。

    辛婼衫看到这个指示,内心一阵欣慰,小步慢慢的挪动,站在叶晨的身后,越是靠近叶晨,她的心情变得越是平静,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很难说清为什么。

    感受到辛婼衫已经靠近自己,叶晨的手中突然出现了几块灵石,天地三才阵法瞬间形成只要自己意念稍微一动,就会将这些人统统放入阵法之中。

    做好这一切之后,叶晨一脸邪笑的盯着吴梓云说到:“我早就说过,你是个傻逼,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噗

    身后的辛婼衫听到叶晨的话语,一下子没有忍住,笑出声来,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晨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依旧是这么平静

    她的笑声让童文博脸色极为难看,对着身后的一名非常神秘的人说到:“把她抓住,赏给你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辛婼衫的位置。

    神秘人看着辛婼衫的胸口位置,舔了一下舌头,“这个小丫头身材不错”他的话音刚落,身形猛然消失。

    呼

    一道极为强悍的气息冲着叶晨的方向袭来。

    叶晨心中一惊,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如果不是自己学会了凌空踏步,恐怕完全无法躲闪一只手瞬间抓住辛婼衫的小手,凌空踏步灌入脚下,一个踱步闪到一旁

    对方的的一只手几乎是贴着辛婼衫的身边擦过,指尖碰到了她的上衣,划出一道口子

    吓得辛婼衫惊叫一声

    叶晨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直接将阵法甩了出去。

    对方绝大多数的人瞬间被阵法控制住。

    叶晨对于这种阵法的操作向来都是硬碰硬的方式,阵法形成,直接一道指令下达,三杀齐出

    一瞬间,阵法中哀嚎声四声连起

    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再一次抽出银针,分别对着童文博和吴梓云射过去,两道银光划过,再看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直接倒在地上。

    阵法中那名神秘人,正疯狂的抵抗着,他的功法在叶晨之上,这种阵法想要控制住他,紧紧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叶晨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瞬间掏出一张火符,将阵法大门开出一条细缝,嘴里不停的念着咒语,“去”

    爆喝一声,火符刚猛的火焰在阵法之中熊熊燃烧。

    “三杀齐出”叶晨双手做了一个手势,阵法中从不同的三个方向赫然袭击着

    神秘人见状,只好抽出来一柄长剑,一道道剑花漫天飞舞,散发出阵阵寒光,硬是将阵法中的攻击挡下

    他十分确定,这是自己修炼以来第一次如此狼狈,而对方仅仅是一个练气阶段的毛头小子,这口恶气不出,以后就不用混了。

    叶晨站在阵外感受着里面的那股滔天杀意,身体不由一震颤抖,麻痹,竟然这么强悍这个阵法恐怕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顿时掏出隐身符,口中默念一番之后,直接放在身上。

    刷叶晨消失在原地,然后辛婼衫也消失了,而童文博的身上确实赫然出现了几根银针

    最后,吴梓云也消失在原地

    其实,叶晨是想将童文博和吴梓云统统带走的,可是见到那个可怜的辛婼衫,他改变主意了,甩出银针直接将童文博的幸福生活废了,然后抓着吴梓云快速的离开现场。

    叶晨带着两人飞快的来到长青集团的大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有些不爽,“麻痹的,就这么走了,似乎不够气派啊”

    辛婼衫紧紧的抓着叶晨,听着他的话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看到叶晨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来一个东西,直接扔在大厅之内,紧接着滔天大火燃烧着整个大厅之中所有能够燃烧的物品

    火势非常的快,几乎是呼吸之间,长青公司已经是火光一片。。

    叶晨没有停下动作,抓着两个人飞快的离开,他有种直觉,自己的阵法已经破开了,而那个神秘人似乎非常的暴怒,最可怕的是,叶晨明确的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

    俗话说,打不过怎么办?跑啊,难道等着让人打?

    叶晨咧开双脚,心中就是一个字,跑

    再看阵法中的神秘人,见到那些还在挣扎的弱鸡,眼中充满了红色血丝,一群废物,留你们何用?耽误老夫破阵。

    “去死”爆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在周围划过,炙热的空气被寒光划破,一道道血雾飘散在空中,再看那些人的头颅全部掉在地上

    神秘人此时头发也是被烧焦,衣服更是狼狈不堪,唯独手上的长剑散发着阵阵寒气

    “小子,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夫也要活剥了你”说完长剑在空中胡乱砍。

    所过之处,那些摆件物品都被劈碎,又或者直接粉碎

    长青集团,作为川城象征性的建筑物,如今大火正在蔓延,很快就有消防队赶来

    神秘人听到外面的警笛声,强行的压住内心的怒火,看了一眼地上的童文博,单手抓起,轻踏一下地面,带着童文博瞬间消失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甚至已经来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林之中。

    叶晨气喘吁吁的将吴梓云还有辛婼衫放在来,一屁股坐在土堆上

    “妈的,还好老子跑得快”直到现在,叶晨都有一种极为不安全的感觉那个神秘人绝对已经跑出来了,至于什么时间能够找到自己,还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