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因祸得福
    这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暗处守卫叶晨的夏寒,当他看到叶晨与木村对抗的时候,黑暗中的她内心震惊的程度相当于经历了一次十级的大地震,整个内心都是翻天覆地,叶晨什么时候拥有如此惊骇的实力了?

    尤其是当叶晨服用丹药以后,整个人的气息何止上升了一个台阶,简直就是一个变态。

    当她亲眼看到木村死掉以后,内心对于叶晨的那份敬畏已经达到了极高的位置。

    这个男人善于创造奇迹,也重情重义,为了自己能够一个人闯到稻川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带回来。

    夏寒毕竟是一个女人,当一个男人能如此温柔的对待自己的时候,内心那份女人心彻底的被呼唤出来,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傻?如今整个日本都将叶晨视为敌人如果有一天,叶晨因为自己而死掉,自己绝对不会苟且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夏寒温柔的看着叶晨憔悴的脸庞,手中拿起毛巾,擦拭着叶晨冷汗满面的脸颊,内心有些心疼的喃喃自语:“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我只是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女人,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说话的时候,夏寒的美眸已经有些湿润

    体力透支的叶晨躺在床上,嗅着夏寒身上的那道淡淡的香味,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副色狼般的笑容

    夏寒有些无语这个家伙到这个时候了,还能表现的如此流氓

    木村死了,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稻川会,震得整个稻川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尤其是会长田冈一雄,他满脸的不相信,“这不可能,木村是整个稻川会实力水平最高的一个人,这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杀掉?这一切绝对是谎言”

    然而,当所有的资料全部放在他的面前时候,也由不得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个华夏的叶晨,难道真的这么强悍吗?如此说来,如果他还想回到日本的话,岂不是稻川会的末日?”

    这一刻田冈一雄有些后悔了,他不想稻川会毁在自己的手中,这将成为整个日本的笑柄

    除此之外,武林中更是震惊了,一个炼气五层的人,竟然在短暂的时间内可以突破到筑基的水平,这种变态的功法提升是整个武林近百年来闻所未闻的事情

    “唐掌门,我们要这么对付这个年轻人?”一个年级比较年轻的人,身穿白色长袍说到。

    “怎么对付?你给我想想办法?还是说你去对付他?”唐天韵冷着脸对着这个年轻人说到。

    年轻人脸色一红,突然想到。就连掌门都那对方没有办法,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可言

    急忙退下。

    唐天韵看了看下面的弟子,淡淡的说了一句,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开始闭关修炼,一个世俗的青年都能高出你们的实力,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众人点点头

    唐天韵这是心有余悸的喃喃说道:“希望你不要来找我的麻烦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再看叶晨这边,已经三天过去算了,他依然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点的反应,当初嘴角的笑容依然挂再脸颊,让人感觉非常的诡异,夏寒看着更是心中焦急,如果第一天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叶晨潜意识里还是有感知的,那么接下来的两天,她就发现,叶晨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因为每天给叶晨擦身体的时候,这个额加厚都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但如此,夏寒曾经大胆的在房间中只穿着极为性感的睡衣,在叶晨的身边晃了几圈,甚至做出了一些极为暧昧的动作,希望能够唤醒叶晨。

    可是随后就失望了,因为一点反应都没有。曾经的那个色狼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是那个麻木的身躯。

    “难道你从现在开始就要一蹶不振了吗?”

    夏寒坐在叶晨的身边,一双玉手握着他的手说道

    其实并不是叶晨不想醒过来,而是他当初服用的药量过大,副作用也非常大,身体从练气五层直接见到了练气三层,连降两个等级。

    这不同于普通人感冒难受,吃吃药就好了。

    连降两个灯等级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骨骼硬生生的退回五年前的状态,明明可以跑的人,却只能变成走步

    这是一种骨骼上的变化,对人的身体非常不好。

    叶晨的消失,让很多人都惦记着,先不说那些身边的女人,就说孟祥东。

    他都快急疯了,自从这小子跟木村大战一场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他甚至让人去询问杨元朗叶晨的情况,谁料杨元朗的回答让人出乎预料,“叶少绝对是一个色胚子,那天我们都喝多了,我估计他现在肯定跟那个女人独处一室,做着一些羞羞的事情”

    他还真的说对了,叶晨现在确实跟一个大美女在一个房间,而且在床上,只是做的不是羞羞事情,反而是夏寒照顾他。

    可是这些消息落入孟祥东的耳朵里确实十分的懊恼,这他妈是什么兄弟,自己的兄弟差点丧命,竟然还以为她在温柔乡里面,去尼玛的,酒肉朋友。

    孟祥东直接将杨元朗划为叶晨的酒肉朋友行列

    怎么办?要不要告诉那个老婆子?孟祥东心中有些犹豫。

    当初老婆子要自己照顾好叶晨,而且自己也答应了,结果现在人丢了

    如果让老婆子知道叶晨就是在自己的眼皮下面消失的,会不会永远的不搭理自己想到这里,孟祥东心脏狂跳

    然而,叶晨现在躺在床上,经过丹药的反噬之后,已经变成了练气三层,可是体内的灵力却在不停的变换

    当初那些涣散的灵力,正在慢慢的凝实。

    脑海中更是将生息功法重新的温习一遍,自己的实力为什么会进展的如此之慢,如果这辈子是第一次修炼的话,可能进步的速度已经是常人的几倍了,但是叶晨不这么想,自己前世就拥有的功法,今生已经唤醒,为什么进步还是如此的慢,难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且玉瓶之中的丹药大部分都是自己活着自己师傅前世炼成的丹药,其中的药效,他还是非常了解的,为什么反噬的力量会如此惊人?

    心中不断的推算演练着

    难道身体中还有什么血脉是没有被打通?

    弱弱的气流在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中间穿梭者,查询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叶晨一定要查出来自己身体还有什么学位没有被唤醒,只要知道这些情况,相信自己修炼的速度一定会有所提升

    他在脑海中不停的推算,然而身边的夏寒却是一脸的焦急“混蛋,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不醒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就连夏寒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跟叶晨对话时的语气已经非常的女人话,再也不是当初那般冷冰冰的态度。

    这是一种极大的改变,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叶晨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房间中只有他自己一样。

    见到叶晨没有反应,夏寒缓缓的将自己的上衣脱掉,露出了香肩

    她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怕的就是叶晨突然醒来,见到自己性感的一面。

    可是见到叶晨一点反应没有,内心那份想要洗澡的冲动越来越重,干脆大胆的脱掉上衣,内心还劝说自己,就算这个混蛋醒过来也没有什么,反正也不是没有见过

    直到退掉最后一件内衣整个人真空的站在叶晨的身边,那美妙的身材,凹凸有致的胸前,还有那个极为精致的俏脸,足以让任何一个见过的男人心醉。

    完美的身躯展现在叶晨的面前,让夏寒还有些脸色微红,虽然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可是夏寒的心中依然觉得,自己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脱掉衣服,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转身来到卫生间,打开淋浴头,沙沙的水声响起,淋在她的身上,内心却是不停地挣扎,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那个人就是一个色狼一个混蛋,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心情?

    然而,就在她内心不断挣扎的时候,房间内的叶晨,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恢复。

    丹田之内的灵力虽然因为降级变得稀少,可是却比之前更加凝实,对功法的了解也越来越透彻

    猛然睁开眼睛,耳边传来洗浴的声音,叶晨坐了起来。

    没有多余的杂念,不去管在卫生间正在洗浴的夏寒,双手合十,盘膝而坐,体内的功法缓缓升起,开始了修炼模式他有一种直觉,虽然自己功法降级,可是灵力的凝实让他有一种更加强大的感觉,就算是现在遇到木村,依然还是有一战的可能。

    没有多久的时间,夏寒就已经冲完身子,裹着一个浴巾走了出来,本来她是什么都不想穿的,可是想到房间里面的叶晨不一定什么时间醒过来,还是决定裹上浴巾比较妥当。

    然而,当她走出来的一瞬间,见到叶晨已经盘膝坐在床上,美眸陡然一瞪他竟然已经醒了?

    不过看着叶晨的样子似乎应该在修炼,夏寒也没有太过在意,轻手轻脚的来到沙发旁边,将自己的衣物拿起来,准备回到卫生间穿上。

    如此模样,刚刚走了两步,盘坐在床上的叶晨突然说话:“其是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更加迷人。”

    夏寒整个身体都颤抖一下,像是受惊的小老鼠一般,俏脸上升起红晕:“你没有事?”她的言语透着冷冰冰的感觉,可是表情已经将她完全出卖

    “你希望我有事情?”叶晨依然坐在床上问道

    “没事最好”说着,夏寒直接大步流星的抱着衣服走进卫生间,她要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

    可是当他刚刚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叶晨就已经站在门口,一只手搭在门框上,脸上展现出邪笑的说到:“如今你这副模样,让我这个正常男人都有了反应怎么办?”

    夏寒紧紧的额抱着自己的衣服,脚步不断的退后,她发现叶晨变了,那份气势让自己没有信心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