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极度危险
    “我不管,反正这个钱我是不会要的。”杨元朗本来就肥大的身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出嘎吱一声,脸上写满的郁闷。

    其实叶晨也不明白这个周大福搞什么鬼,杨元朗的老子是政治部的大佬,平时的为人一定非常小心,因为这是一个敏感的职务,一旦被人发现有收受贿赂的情况,第一时间就会被调查

    而且,那两块原石虽然是满玉不假,可是打抛以后,放在市场上最多也就是一千万,这个周大福却是拿出了这么多钱,实在是让人费解。

    周大福面带微笑的看了看杨元朗,将桌子上的支票拿起来,”既然杨少这样,我也不为难。”其实他拿出来这个钱并不是全部给杨元朗的,以他那天的了解,两块原石的确是叶晨指出来的,而且那天孟掌柜亲自出来将叶晨请到后院。

    种种的细节告诉他,这个叶晨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当天与杨元朗分开以后,他就让手下去调查叶晨的身份背景,当他那道叶晨的资料时,整个人差一点在椅子上掉下来

    开国元勋的契孙这个还好,因为之前就有了耳闻。

    大闹龙家,单挑青帮这些内容也都还好,有了陈铁鹰这样的后台,做起事来几乎是可以完全不用避讳后果的。

    但是当他看到就连美国黑手党老大彼得先生都是他叶晨的徒弟以后,内心的那一份镇定再也不存在了手中拿着资料微微颤抖一脸的不可思议。

    整整缓和了一个晚上,他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掏出电话立即给杨元朗打过来,告诉他,如果哪天再跟叶晨出来玩的时候,一定要告诉自己

    今天接到杨元朗的电话以后,整个人都是出于兴奋的阶段,就连现在也是如此。

    刚刚叶晨有直接道出来自己房间内的陈列物品,说明这个叶晨并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不但如此,反而是一个非常精明,非常有性格的年轻人,种种的想法过后,让他不惜拿出来三亿与杨元朗建立良好的关系。

    作为一个商人,他深刻的知道,想要跟叶晨很保持良好的关系,关键点就是杨元朗。

    谁料一切出乎自己的意料,这个杨元朗虽然非常爱钱,可是在原则的面前,说什么都是油盐不进,自己也知道将苦水演到肚子里,脸上还要笑呵呵的将支票收进兜里。

    “我们先上菜,什么都没有填饱肚子的事情大。”周大福立即口风一改,将这个尴尬的气愤消灭。

    饭菜很快一道道的呈上来。

    这让顿顿不离肉的杨元朗双眼顿时冒出了精光,乖乖,这些可都是山珍海味啊

    “来来来,吃吃吃。”杨元朗一刻都不想耽搁,随便说了两句,身手抓起一个欧洲的龙虾,一把将那个大爪子扯掉。

    嘎嘎蹦蹦的,直接用嘴啃掉外壳

    叶晨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大少爷,吃饭的形象竟然如此豪放,或者说是不要脸

    尼玛的,好歹这是一件非常有格调的房间,你就用这种方式吃东西?

    周大福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杨元朗如此模样了,呵呵一笑,端起面前的酒杯对着叶晨说道:“久闻叶少的大名,今天有机会能够与叶少一起喝酒,是我的荣幸”他的话语中无不充满了官方的套话。

    叶晨摆摆手,笑道:“周大哥,既然你是元朗的大哥,那我也理应称你一声大哥,所以,不必这么客气,你要是这个样子,恐怕我都不好意思吃了。”叶晨的话语恰到好处,自戳周大福的心窝。

    让他感觉到心中一阵暖洋洋的。

    “好,那我也扔掉那些拘束,来,走一个。”说着,将手中酒杯里面的酒一口干掉。

    哈白酒的火辣,让周大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老弟,听说你还是一名医生?”周大福称呼都换了,叫的更加亲切。

    叶晨点点头:“会那么一点点。”

    “不是吧,老弟要是这么说话,可就是把我当外人了,实不相瞒,这两天我对老弟简单的了解一下,可是吓了我一跳,晨静公司的养颜丹,那可是比我的珠宝还要珍贵的东西,而且听说是老弟你亲手制作的,就凭这一点,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这几句话,周大福说的可谓是发自内心。

    叶晨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咨询一下。”周大福放下酒杯以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内疚的模样。

    叶晨非常好奇,这个人是在演戏?还是说真的有事情?“老哥你说。”

    “杨少了解我,我是一个做珠宝生意的人,经常要跟玉,珍珠,玛瑙之类的东西打交道。”周大福说道

    杨元朗这个时候刚刚啃完一个龙虾的爪子,满嘴油渍麻哈,嘴里呜了呜的说到:“对,周大哥这些事情我知道。”说完,一把抓起龙虾的尾巴,狠狠的一掰

    周大福继续说道:“这些东西需要加工,雕刻,才能作为成品供应公司下面的销售网点,本来的时候,最开始的几年,生意非常的不错,而且工人的价格也低,让我确实赚到了不少钱”说到这里,周大福将叶晨的酒杯斟满,又给自己的斟了一杯,一口干掉

    深出一口气后,擦了擦嘴,“但是一个月前,出现了状况啊,不是金钱状况,而是工人的身体状况。”

    听到这里,叶晨手中攥着酒杯,眉头一挑,作为一名医生,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变,医者仁心,始终牢记在叶晨的心中。

    “什么状况?”

    “一个月前,工人开始陆续的消瘦,而且状况特别严重,短短几天就能瘦掉五六斤,甚至十几斤更是有一名工人的生命得到了威胁,如今已经危在旦夕,据我所知,他们家里还有一个四岁的孩子”

    说到这里,周大福的眼眶有些湿润,是真的湿润,不是装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内疚,抓着一杯酒,再一次喝了下去

    叶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在演戏,那份悲伤是发自肺腑的而且叶晨是一名医生,一个人是不是在自己的面前装,一眼就能看出来。

    还没等叶晨说话,一旁正在吃龙虾的杨元朗也是将手中的龙虾放下,脸色有些严肃:“这个倒是真的,前两天新闻都报了,看到那家的生活环境,我也有些受不了”说完,拿起一旁的啤酒,猛地灌进肚子里。

    “”叶晨真想送杨元朗一脚。

    “老哥,难道医生都解决不了吗?”叶晨问道

    周大福呵呵一笑,摇摇头,:“今天跟你说这些,一方面是想试试看,其实另一方面也算老哥诉苦了”

    叶晨没有说话,他的脑海中思索着什么

    好一会后,抬起头,对着周大福说道:“老哥,你可以将那些比较严重的几个病人带来,我可以试试”

    听到叶晨的回答,周大福先是一愣,随即感激的抓住叶晨双手,“真的?你可以治好他们吗?”最近为了这些事情,周大福可谓是忙的脚打后脑勺,不是因为别的,虽然每个在自己公司因公去世的人,公司都会掏出大笔的资金安抚家人,可是这毕竟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这个消息被所有人知道的话,谁还会来上班?钱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杨元朗嘿嘿一笑:“叶少看病绝对没有问题,他可是将老首长都给治好的人。”

    周大福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叶晨会是陈铁鹰的契孙,原来关键点在这里,如此说来,叶晨还真的有可能治好自己的工人,一时间周大福举起酒杯对着叶晨感激的说到:“老弟,什么都不说了,只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甚至将老哥的公司股份匀给你一些也没有什么。”

    叶晨本来是举起酒杯的,可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将酒杯放下,一脸微笑的说到:“首先,我并没有把握能够治好他们,因为我还不知道症状,还有,老哥,你跟我谈钱的话就伤了感情了”

    周大福没有放下酒杯,反而是更加坚定的说到:“一码归一码,他们是我的工人,花钱治病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老弟你有这个实力,花钱更是应该的。”

    叶晨刚要拒绝,周大福大手伸出来:“老弟,钱必须给,变不了了。”

    叶晨无语“用你的产品换,我不要钱老哥,你也知道,我并不缺钱。”

    “那不行,产品你随便挑,就当老哥送你的,钱必须给。”周大福说道。

    叶晨见拗不过对方,干脆抬手将手中的酒杯放在嘴上,一饮而尽。“先看病人的情况,不过老哥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也许我也没有办法。”

    于是这件事情暂时就这么定下了。

    饭后,周大福喝得有点,说什么也要跟两个人再去玩一会。

    被叶晨拒绝了。

    杨元朗负责送周大福回家,而叶晨自己独自走在夜晚的道路上

    今天他也没少喝,感觉脑袋有些发涨,一只手揉着太阳穴,喃喃的说到:“妈的自己这个酒量真是让人无语”说着,体内的功法缓缓升起,叶晨要将体内的酒精逼出来

    然而,就在他的功法刚刚运转的时候,一道极为危险的感觉袭来。

    叶晨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仅存的那一点醉意瞬间消失,警惕的看着四周,他有一种直觉,对方很强,强到让自己不敢随便乱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