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现场解石
    叶晨听到刘毅的话简直无语什么叫在燕京没有朋友“刘哥,你这样说话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哦对了,我忘了,你还有一些女朋友”刘毅做出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叶晨无语。

    “行了,叫上你的朋友,我请客”刘毅大手一挥爽朗的说道。

    叶晨脸上却是露出了嫌弃,“还是算了吧,你这个身份,出现在我朋友的面前,别说他们放不开,恐怕就算是我也很难放开”

    刘毅闻言一愣,好半天之后哈哈大笑:“你小子这是嫌我年龄大了哈也罢,我也很久没有去看望老首长了,今天就去叨扰他两杯酒喝。”说完,也不再留着叶晨,两个人一同离开。

    刚刚来到门口的位置,叶晨就看到一辆路虎停在不远的地方按了两下喇叭。

    敢在这个地方按喇叭的人不多,这个路虎的主人胆子不小。

    刘毅好奇的转头望过去,看到那辆车的牌照,会心一笑:“什么时候跟政治部的公子哥搭上关系了?”

    叶晨非常好奇,这个刘毅只是看了一眼车牌照就知道是谁,体制内的人果然有一套“之前在一起打过架。”叶晨也没有明说,反正都是年轻人,打打架也算合情合理。

    刘毅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转进车里离开。

    这辆路虎车的主人正是之前跟叶晨一起打架的杨元朗,他看到叶晨没有鸟自己,直接将车窗按下来,扯着嗓子吼道:“叶少,这里,这里”

    叶晨看着杨元朗那个样子,内心十分的郁闷,暗道你能不能低调一点?这里好歹也是外交部大楼能不能注意点形象无奈归无奈,他还是怕杨元朗继续吼叫自己,连忙挥挥手,快步的走过来。

    “我说杨大少爷,你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吗?用得着这么高亢的声音,弄得跟叫春一样”开门上车后叶晨直接鄙视的说道。

    杨元朗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嘿嘿一笑,“管他呢,谁允许这里不能大吼大叫了?”作为一名官二代,尤其杨元朗他老子那么高的职位,一般人还真不敢得罪。

    “算你牛逼。”叶晨有气无力的说道:“去哪?”

    听到叶晨问自己,杨元朗顿时来了精神,一边开车一边兴奋的说道:“叶少,今天的安排可不得了,绝对是你见都没有见过的。”

    叶晨也不在意,老子什么没有见过?你就吹牛逼吧,不过他的嘴上没有说,而是静静的看着窗外风景。

    没有二十分钟,杨元朗开着路虎来到了一个郊区的大别院,这个地方的外表非常普通,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这就是你说的不得了的地方?”叶晨走下车一脸鄙视的问道。

    杨元朗嘿嘿一笑,脸上全都是神秘之色,“别看外表,里面可有意思了。”说着,拉着叶晨就向里面走。

    叶晨不知道这个杨元朗抽什么风,一脸无语的跟着走了进去。

    只是越向里面走,叶晨的内心就越发的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个外表不起眼的地方,在它的地下竟然别有一番天地。

    走进地下,叶晨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里,市场?它比市场豪华不知道多少倍。

    酒店?宽阔的地域,更像是休闲区。

    “怎么样?没有让你失望吧?”杨元朗一脸得意的说到。

    “看,这里面都是美女,个顶个的漂亮,那双腿,多诱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元朗的眼睛已经开始放光。

    叶晨没有在意这些,他现在非常想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好玩的?“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叶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要说赌场去哪里?那肯定要数澳门排第一了,可是赌石呢?当然是燕京的这里。”说话的时候,杨元朗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脚下的地方,然后继续说道:“赌石跟赌博差不多,都是看运气,但是它却比赌钱更加的刺激,尤其是在你选好一块原石的时候,解石师傅剥开表面的时候,那时候的心情最激动,你不知道它是一块上等的玉石,还是一块破石头”

    杨元朗越说越激动,仿佛自己已经开始赌石一般。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展区。

    一名身穿旗袍的服务员走过来,旗袍的开叉让她修长的双腿展漏无疑,一双肉色细腻的丝袜,让她双腿看起来更加的修长,高耸的胸脯也是那么的吸引男人的眼球:“杨少,您今天又来赌石?”

    说话的时候有意瞄了一眼他身边的叶晨,显然两个人站在一起,叶晨的长相更耐看一些,而且身材也要比杨元朗更加的吸引人。

    “没错,今天特意带着叶少来玩玩,还有位置吧?”杨元朗像是这里的常客,大大咧咧的说到。

    旗袍服务员立即说到:“杨少来捧场,当然有地方啦,请。”说完她并没有动,而是等到叶晨也走进去,才跟在后面走进来。

    叶晨走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暗道,乖乖,这里的人这么多,比集贸市场的人还要多

    旗袍美女善于察言观色,立即发现叶晨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殷勤的在旁边解说道:“叶少,这里的人并不全是燕京人,很多外地的人也经常来玩,还有一些外国人,慕名而来,夺个彩头”

    有了对方的讲解,叶晨心中才释然,暗道原来如此,随即转头对着女服务员微微一笑,算是谢过了。

    女服务员微微一愣,报以微笑。

    杨元朗这是掏出来一千块钱递给对方,笑呵呵的说到:“叶少,这里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人家给你介绍这么多,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让人家一个姑娘很难堪的。”

    叶晨这才反应过来,暗道我擦

    尴尬的挠挠头,“那个我没有揣现金。”

    女服务员没有接杨元朗的钱,而是继续对着叶晨说道:“叶少可以叫我小雪,一会您就坐在这个位置,我在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挥手,我会竭诚为您服务。”说完,这个叫小雪的服务员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杨元朗拿着手中的一千块,老脸一红的说到:“竟然拒绝收钱这个姑娘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叶晨什么都没有说,和杨元朗两个人相继坐下来。

    当他有意的看向小雪的时候,发现那个小雪竟然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叶晨苦笑,暗道该不会被杨元朗这个家伙说中了吧?

    两个人相视对笑一下,叶晨便转过头。

    “叶少看到没有?那些人。”杨元朗拍了拍叶晨,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年轻人。“他们都是各个省的公子哥,他们都是有钱的主,上一次的时候,我就栽在那个人的手中,吃了个小亏”

    顺着杨元朗的手看过去,叶晨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童文博。

    他的嘴角微微挑起,看来还真有缘分,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他。

    没等杨元朗再说什么,整个会场的灯暗了下来,舞台上的灯光却是非常的通明。

    一顿开场音乐之后,台上走来一名主持人,他的表情非常欢快:“尊敬的各位来宾,让大家久等了,一个月一次的赌石活动,马上就要开始,首先,先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的规则,凡是被来宾拍下的石头不退不换,如果需要当场解石,需要另外付款的,当然,如果你的解石师傅也看好你的石头,可能会为你免费解石”

    整整说了二十多分钟,最终被众人的起哄声打断

    主持人也不在乎,随即招呼工作人员抬上来一块足有一人多高的大原石:“各位,这块原石採自喜马拉雅山的深脉,至于他的成色相信不用我多说了,起价五十万,每一个竞拍价格十万,现在开始。”

    “三号出价五十万。”随着主持人第一次报出出价号牌后,相继有人开始举起手牌。

    “十六号出价六十万。”

    八十万

    一百二十万

    三百万

    “一百五十八号的这位先生出价三百万,还有没有人要出价超过这位先生了?”主持人在上面说个不停。

    场下杨元朗可是急坏了,盯着身边的叶晨说道:“叶少,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出价?那可是喜马拉雅山的原石啊而且看他的个头,里面的玉石不一定有多少呢。”

    叶晨看都没有看杨元朗,而是淡淡的说道:“废石一块。”

    杨元朗有些不服气,“叶少,你玩过原石?”

    叶晨摇摇头

    杨元朗有些无语,“大哥,你是我亲大哥,你都说自己没有玩过原石了,怎么就那么肯定这是一块废石?”

    “三百万第三次”

    主持人手中的小木槌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高声喊道:“成交,这块原石归一百五十八号的先生了。”说完,他对着那位先生问道:“请问您是现场解石,还是拿回家自己慢慢解?”

    之间那个男人意气风发的站起来,豪情万丈的说到:“当然是现场解石了,这样才够刺激”

    听到对方要在现场解石,所有人都来了精神,包括杨元朗在内,一个劲的拽叶晨的衣袖,“现场解石,现场解石,看看到底是你的说对,还是我说得对。”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块原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