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稻川会木村
    上野的人头出现在稻川会的总部会议桌上面,两只眼睛始终都没有闭上,那份惊恐的眼神,还有不可思议的表情,让整个稻川会的成员全都愤怒了。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的看了看众人,“这是我们稻川会成立以来最大的耻辱。”这个人正是稻川会的现任会长,田冈一雄。

    此人左眉是断开的,右边的眉毛长得特别旺盛,细长的双眼,散发出极为阴险的目光,眼神扫过众人。

    他发现众人都不说话,手掌狠狠拍在会议桌上。

    啪

    “你们平日的嚣张呢?如今人家欺负到帮会头上,你们这些做老大的怎么连个屁都不放?”田冈一雄嘶吼着。

    只是众人依旧不敢说什么。

    他们能说什么?忍者新近大会的时候,连他们武艺高强的教头都被人杀害,现在是他的大徒弟让人割下头颅,显然对方的手段极为阴险,这样的人谁敢去得罪?最重要的是,他们只不过就是黑帮的老大而已,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田冈一雄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群饭桶”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人站起来,他的表情比较从容:“一雄会长,对付这种人,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让我们自己动手,组织上那么多的钱,而且今年政府也收了我们不少的好处,为什么不让政府出面?如果实在不行,也可以在杀手界出资赏金,谁能手刃对方,我们稻川会不但会给钱,还会让他成为我们稻川会的朋友。”

    他的话音刚落,田冈一雄几步走过去对着那个人的脸就是一巴掌。

    “八嘎废物,我们稻川会成立这么多年,在全世界都有着不小的名声,如今杀一个人还要请杀手,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那个刚刚说话的人,捂着脸,一脸的尴尬做了下去,就算是被会长打了一巴掌,也不敢吭一声。

    田冈一雄眼神再一次扫过众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真是没用”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只是他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总部的地下室。

    地下室是一个非常阴暗的地方,这里面没有人把守,有的只是层层机关和铁门。

    穿过无数道铁门之后,在地下室最角落的位置,有一个极为恐怖的老人吊在半空中。

    他的双脚吊在空中,双手环绕胸前,脸色因为长时间充血变得红紫色。

    听到有人走进来,那个恐怖的人猛然睁开眼睛,冒出滔天的杀意尖锐的声音缓缓从他的嗓子中冒出来:“多少年了,竟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他的声音配合这个黑暗的空间,还有紫红色的脸颊,显得格外渗人

    田冈一雄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身体还是不自觉的一哆嗦感觉浑身的汗毛口都炸开了一脸恭敬的向对方说道:“木村前辈,您是我们稻川会的战神,怎么有人会忘记您?”他的话语非常的温和,让人听起来升不起一丝的敌意。

    谁料那个倒挂在空中的木村却是冷哼一声:“当年也是因为稻川会,我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不要让我有机会出去,不然,我第一个灭掉的就是你们这些虚伪的人。”他的声音传出来极为浓郁的杀意。

    田冈一雄内心一颤,这是有多大的怨气,才能在语言中透露如此浓郁的杀意,“木村前辈,正因为如此,我今天才特意来找到您,也想跟你做笔买卖。”

    木村没有说话,双眼缓缓闭上,显然是等待田冈一雄的话语。

    见状,田冈一雄说道:“如今稻川会遇到了一个劲敌,就在前两天,那个人来到了稻川会,直接将总部的大楼炸掉一般,还把您传承下来的忍者大会给挑了”

    “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木村说道。

    田冈一雄看着对方爱理不理的样子,心中有些着急,他知道,这个人对稻川会以前的长老极为不满意,如果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交换,恐怕自己还真的请不动他。

    “作为稻川会现任的会长,这一次找到木村前辈其实是想请您出山,接管稻川会,在我的心中,您才是稻川会永远的会长,如果没有您当年的奋勇杀敌,又怎么会有现在的稻川会?”田冈一雄这几句话说的可谓是十分诚恳。

    就连木村听着都有些动心了。

    本来稻川会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如今却落到如此地步,让他怎么甘心?“此话当真?”

    “木村先生,以您的身手,我敢骗您吗?”说着,田冈一雄掏出来一串钥匙晃了晃,“今天我来,就是为了能够请您回去主持公道的。”

    看着那一串钥匙,木村的脸色得到了一些缓和,心中的那口怨气也消灭不少,“给老子解开。”

    田冈一雄不敢耽搁,急忙走进去,将木村身上大大小小的锁头统统解开。

    轰

    木村 的锁头被解开之后,一道强大的气息瞬间散发开来,让田冈一雄没有站稳,整个身子连续退后十几步,才算是勉强站住。

    “多少年了,老子终于还是恢复了自由。”木村一双摄人心魄的双眼淡淡的看了一眼田冈一雄,“虽然我心中明明知道你在利用我,可是却能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说吧,那个人是谁?”

    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木村就清晰知道对方想利用自己出去对付那个难缠的人,不过他没有说破,因为在他的心中还非常感谢对方,如果对方不出现的话,自己可能这一辈子都要关在这里,永不见天日。

    听到木村的话语,田冈一雄知道这一次赌对了,他相信,只要是木村出手,那个叶晨一定会手到擒来,就算是最坏的想法,也是两败俱伤,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有的是方法收拾他们。

    简单收拾了一番,田冈一雄带着木村来到了稻川会总部的会议室中。

    当两个人走进去的时候,那些依旧在会议室中的人群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尤其是其中的两位老前辈,当他们看到木村的时候,整个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伸出一只老手指着木村,惊恐的结巴:“他他木村你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实在不敢相信,木村这个当年稻川会的危险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木村看到对方的时候,两只眼睛闪过浓浓的杀意:“想不到吧?我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只是我没有想到,你这个老家伙竟然还活着?”

    “你想怎么样?”

    木村露出一丝阴笑“怎么样?既然我出来了,那么死的人一定是你了”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整个身体犹如一道鬼魅,蹭的一下来到对方的身边,伸出两根手指,放在对方的喉咙:“记住了,不但是你,如果让我知道你还有家人的话,我一样会杀掉”

    咔嚓

    对方的喉咙被直接捏碎,发出清脆的声音

    再看那个老人,两只眼睛一番没有了呼吸

    众人看到木村的手法,统统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有着同一个想法,这还是人吗?

    “谁能告诉我,他还有没有家人?”木村的手还没有离开对方的喉咙,一道极为阴柔的声音传出来问道。

    “还有”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下意识的说道。

    刷

    木村眨眼之间来到那个人面前,鼻尖差一点贴在对方的鼻尖上,“告诉我地址”

    那人吓坏了,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双手急忙拿出笔和纸写出了一个地址,恭恭敬敬的递给木村。

    看了看手中的地址,木村转头看着田冈一雄问道:“那个人的信息呢?”

    田冈一雄急忙将投影打开,他可不敢冒犯这个心狠手辣的人。

    很快投影上显示的人,正是叶晨,头像旁边,还有一连串的文字,显然都是叶晨的资料。

    “华夏有点意思”木村眯着双眼,眼神中那道红血丝依旧存在“好多年没有去过那里了,不知道那些老伙计还都在不在。”

    木村有看了看众人,脸上露出极为难看的笑容,“等我回来,重新接管稻川会,如果你们还是这副要死不死的样子,我会亲手送你们跟长老们见面。”

    说完,一个闪身离开了会议室

    他的离开,让田冈一雄等人松了一口气

    木村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一刻,田冈一雄有些后悔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的是否正确。心中暗暗祈祷,但愿事情能够按照自己的剧本发展吧

    然而,就在木村踏上前往华夏的飞机时候,一到消息传入稻川会的总部之前那位长老的家人统统被人杀了,一个不留,就连刚满三岁的小孩也没有放过

    燕京

    叶晨将王涵带到于晓娟那里之后,就被刘毅叫道了外交部的办公室。

    “真没有发现,你小子竟然如此通天,竟然连彼得那样的大佬都心甘情愿的认你做师傅”刘毅非常热情的让叶晨坐在自己的身边。

    要不是因为叶晨的关系,也许有些问题解决起来还非常的困难。

    “刘哥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中间说了一句话而已”叶晨谦虚的说道

    “你小子,过于谦虚可就是骄傲了。”刘毅指着叶晨笑道。“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你陪我喝两杯。”好不容易找到叶晨,刘毅不会让他离开,叶晨在他的眼里可以说非常的重要,他有一种非常准的直觉,那就是叶晨不是普通人,就算是自己将来也只能是叶晨的一个配角而已,对于这样的人,刘毅必须要好好相处。

    叶晨有些为难。。。“那个刘哥,晚上我已经约了人了”

    “哦?据我所知,你在燕京可没有多少朋友的”刘毅一点不留面子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