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梦境中昏迷
    回到住所之后,夏寒刚刚整理完衣物,见到叶晨之后,心中有些担心的说到:“他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la”

    作为忍者的一员,夏寒非常清楚稻川会的行事作风,虽然这一次他们几个人能够全身而退,可是并不代表稻川会以及日本政府就会这样认了,他们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掉叶晨,而且手段会比之前更加的残暴。

    “让他们来吧,难道你认为我会怕吗?”叶晨一脸色眯眯的盯着夏寒,一只手也不自觉地勾住她的下巴。

    夏寒将头别向一边,轻声的说到:“我是非常严肃的跟你说。”

    “我也是非常严肃,难道你见过我怕过谁吗?就算是你当初来刺杀我,那又怎么样?你见过我害怕吗?”叶晨说道。

    夏寒鄙视的盯着叶晨,暗道无耻,不知道是谁当初被自己的武士刀架在脖子上露出那副求饶的姿态,只是如今自己已经答应了叶晨,表面上也就没有说出来。

    不过她的表情没有逃过叶晨的双眼,顿时老脸一红:“咳咳,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他可不想让夏寒揭开自己的短处

    夏琪在一旁听到叶晨的话语,一脸惊奇的问道:“姐姐,你当初为什么要杀他?”她的表情十分可爱,一点看不出来是一个忍者出身。

    “难道你忘了,当初接近苏木恒时候的初衷了?”叶晨不给夏琪表演的时间,直接戳破她的面具。

    夏琪小脸一红,低着头,装出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有些委屈的说到:“当初人家也是迫不得已嘛”她的声音非常甜,让叶晨听到都有一丝酥麻。

    真不知道如果苏木恒知道夏琪的真实身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见过两女之后,叶晨转身离开,去到另一个房间,如今王涵跟着自己回到国内,而且,当初如果自己没有碰到王涵,可能现在的夏寒已经不再人世间了,不管出于巧合还是缘分,叶晨都不会忘记。

    来到房间后,王涵一脸恭敬的说到:“老板你回来了。”偌大的身体,足以装下三个叶晨,可是偏偏如此恭敬,让叶晨一时间想笑。

    不过他并没有笑出来:“嗯,王哥,你是想留在燕京,还是跟着我会浙海?”

    留在燕京的话,叶晨会将他安排在于晓娟的身边,药膳经过上次的事件以后,一直不温不火,他想让王涵作为一个标杆,毕竟他的身体如此胖,若是应为药膳的缘故,让他的身体瘦下来,并且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

    没等叶晨想完,王涵就说到:“我想留在燕京,这里是天子脚下,接触的人多,而且还可以帮着老板拓展市场。”他知道叶晨的根源在浙海,而且刚刚叶晨如此问自己,其中的意思,就是让自己留在燕京,虽然胖,但是不笨

    叶晨微微一笑,“那好,就这么定了,今晚大家都安心的休息,明天我带你去上班。”

    与王涵的事情定下来以后,叶晨脸上露出了邪笑,一步步的返回夏寒的房间。

    房门没有锁。

    叶晨非常轻松的走了进去。

    之间夏寒一个人坐在床边,一脸冰冷的看着叶晨走进来。

    见到夏寒如此模样,叶晨一愣,“你在等我?”

    夏寒摇摇头没有说话,反而是旁边的夏琪说到:“姐姐说你是一个大色狼,一定还会回来,当初我还不信,不过现在看来,你可能真的是一个色狼。”说着,夏琪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

    “”叶晨汗颜

    “你竟然在我背后这样说我的坏话,说,该接受什么样的处罚?要不要侍寝啊?”叶晨很快便露出了本性,一脸淫笑的走向夏寒。

    谁料夏寒不知道在哪里抽出一把武士刀,速度极快。

    刷

    刀尖正好停留在叶晨的喉咙处,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叶晨吓了一跳,心中暗骂,麻痹的,老子给你救出来,你也答应了,现在想反悔?

    “你这是想反水?”叶晨问道。

    夏寒依旧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你的保镖,不是你的女人。”夏寒冷着脸说到,当初自己只是答应叶晨做他的保镖,至于叶晨心中的那点想法,她还是非常清楚的。

    “”叶晨无语,没有想到这个妞还真是难搞

    “既然是保镖,那好,你的主子我要睡觉了,你慢慢保护吧。”说着,叶晨将自己的上衣,外裤统统脱掉,只穿着一个裤衩,二话不说,直接钻进被窝。

    夏寒没有动,俏脸微红的盯着叶晨脱掉衣服,直到他钻进被窝,脸上的潮红都没有退掉,心中直到这个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他的功法或者是手法都比自己高出了多少倍,要什么保镖?

    坐在一旁的夏琪却是淡定不了了,眼看着叶晨脱掉外衣,一副纯真的小脸布满了红色,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叶晨一时间竟然小鹿乱撞。

    “你要你要是睡在这里我们睡哪?”好一会后,夏琪问道。

    叶晨闭着眼睛,一只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到:“睡这里就好了,别说我不体谅你们啊”说完,翻个身直接睡了

    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叶晨的鼾声四起。

    夏寒和夏琪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叶晨睡觉,一时间夏琪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盯着夏寒问道“姐姐,我们要怎么办?睡在这里?还是就这样不睡觉看着他睡觉?”

    经过这两天的事情,夏琪早已经是身心疲惫,尤其是见到叶晨睡着的时候,困意更是席卷着全身,让她的眼皮剧烈的斗争着。

    夏寒恨得牙根痒痒:“要睡你睡,不怕他把你吃了的话,你就睡。”说完,夏寒就那么站在房间的角落中,一动不动。

    听到姐姐的话语,夏琪一时间也有些摸不准了,但是身体真的好想睡觉

    正在酣睡的叶晨当然能够听到两个姐妹的对话,心中对夏寒这个女人暗骂,你这个冷血的女人,竟然说我如此不堪?

    想罢,叶晨做了几个极为舒服的姿势。

    夏琪看着叶晨熟睡的样子,心中在作斗争,已经睡得这么香,应该没有关系吧?

    她是真的困

    其实夏寒又何尝不是身心俱疲。

    只是她太了解叶晨了,心中非常确信,这个男人绝对没有睡着

    最后,夏琪实在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在叶晨最远的床边,轻轻的躺了下来,没有脱掉外衣,也没有去跟叶晨抢被子,只要让自己静静的躺着就好  其实她没有发现,就在自己躺下的一个瞬间,叶晨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容。

    十分钟过去了,叶晨没有一点点的动作。

    夏寒冷眼盯着叶晨,如果这个家伙敢对自己的妹妹有任何不轨的行为,自己绝对会抽出武士刀剁了他。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叶晨依旧是那份动作,整整一个小时动都没有动一下。

    夏琪躺在床边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的,如果叶晨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恐怕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然而这个担心没有超过五分钟,夏琪便憨憨入睡。

    其实叶晨真的睡着了,这些天,他一直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如今可以放下心神,内心中的一种疲惫感席卷全身,头脑也跟着昏昏欲睡

    很快,他就做梦了,在梦里,自己来到了一个非常优雅的小院,小院中清新的栅栏上布满鲜花,中间有着一个小小的庭院,而庭院中一个身材极其美妙的女子手中正拿着一柄剑挥舞着身姿。

    每一次的动作,都让叶晨非常的心醉,在梦里,叶晨几次想看到女子的面容,都失败了。

    然而,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小子,她在这里很好,距离一年之约还有七个月这段时间你要尽快的增强你的实力”

    听到这道声音,叶晨脑海中猛然想到于心蕊,原本心中的那份平静也变得狂躁起来,眼前的女子变得若隐若现,身姿也变得开始暴躁

    与此同时,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于心蕊手中拿着一柄剑,正在练习着神仙奶奶交给自己的剑法。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神突然开始变得不安,内心的功法也开始紊乱,功法的紊乱让她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手中的长剑开始胡乱的在空中乱砍

    噗

    一口鲜血吐出来于心蕊整个身子倒在地上,心中发出阵阵的疼痛

    “叶晨你还好吗?”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下,胸口的风牌便散发出微弱的红色光芒。

    一个时间,叶晨躺在床上,胸口的木牌也相应的散发出丝丝银色光芒。

    两道光芒仿佛相互吸引。

    叶晨只觉得胸口越来越压抑整个身体也变得焦躁不安起来猛然睁开眼睛,身体蹭的一下坐起来。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休息一下的夏寒,看到叶晨的举动,身体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叶晨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两只眼睛布满了空洞,显然现在的心智非常不稳定。

    夏寒看到叶晨这个状态,心中一紧,发生了什么事情?

    “噗”

    突然,叶晨喷出来鲜血“心蕊”两眼依旧是空洞的看着前方。

    远在不知名地方的于心蕊,心中一痛,她仿佛感受到叶晨在呼唤自己,一种强烈的思念由内心散发出来,这股滔天的感觉,让一直在房间里的神仙奶奶睁开眼睛,快速的走出房间。

    刚刚踏入庭院,就看到于心蕊已经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远在燕京的叶晨,直接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