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新近大会
    王涵见到叶晨一脸认真的样子,微微一笑,“别想了,这种大会外人是进不去的,只有那些老成员以及新进的忍者才有资格。”说完之后,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叶老弟,我很好奇,你一个连日本话都不会说的人,为什么对稻川会这么好奇呢?”

    身体轻轻向后坐了一下,叶晨装出一副崇拜的模样说到:“我那个朋友回国的时候就跟我吹牛逼,说他在这里如此如此牛逼,大家都是年轻人嘛多少会有一点英雄主义。”

    王涵点点头,其实他何尝不是从叶晨这个岁数走过来的呢,想当年自己还不是羡慕那些拎着砍刀到处砍人的不良青年?只是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点点发现,当时的作为和想法简直就是二,逼内心苦笑一下,对着叶晨苦口婆心的说到:“不是我夸你,就凭你这一手的医术,在华夏绝对可以闯出一番名堂,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不要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英雄主义给祸害了,听老哥一句话,在这里溜达溜达就回去吧。”

    王涵苦口婆心的说到,其实他是真的觉得叶晨这一身的医术,绝对非凡,这样的年轻人如果误入歧途,绝对是国家的损失,是人民的损失。而且这个人治好了自己苦恼已久的病。

    “王哥误会了,我是说,作为一个年轻人肯定会有这种想法,我也不例外,但是并不代表自己也会参加什么组织。”叶晨解释的说到。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叶晨只是单纯的利用王涵,那么现在就是真的对这个胖男人有好感了,至少这个人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不说这些了,为了感谢你,今天老哥我也装一回土豪,这几天叶老弟在这里的吃喝住行都包在老哥的身上了”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叶晨继续说道:“不许拒绝,这是老哥的一点心意。”王涵心中畅快。

    叶晨摇摇头,暗道你这种感谢方式还真是有些廉价,要知道,自己在国内治疗这种病情,没有几百万,也得几十万了。你倒好,几顿饭就给我打发了。

    不过叶晨并不在意,毕竟如今来到日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谋生。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叶晨爽快的答应。

    接下来,叶晨和王涵两个人换了一家饭馆,随便点了一些特色的小吃,王涵要了两瓶燕京二锅头,递给叶晨一瓶,两个人也没用杯,就那么对瓶喝

    经过聊天,叶晨才知道,王涵的老家是东北的,因为家中十分困难,然后经过中介收取高额费用,才介绍他来到日本打工刚来这里的时候,经常被人欺负,而且言语也不通,身上带着的钱全部被骗走了,后来他发现在日本收废品也可以发家,便开始了挨家挨户收购

    结果,人家日本扔垃圾,是要缴费的,垃圾并不是可以随便扔无奈,穷困潦倒的王涵便萌生了欺骗的手段

    久而久之,语言也学会了,那些地头蛇也都混的很熟,所以才能跟叶晨说的那么详细

    叶晨不懂政治,但是他非常清楚,在华夏,还是有很多穷人的,不是人家没有志气,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的事情屡见不鲜,几次叶晨都想开口让王涵去自己的公司上班,那样起码可以得到一份稳定的收入,也不用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

    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现在不能透漏自己任何的消息

    两个人喝到很晚,最后王涵醉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叶晨苦笑,这就是传说中的跑单???结过账以后,找了一家小旅馆将王涵安顿好,便一个人独自离开。

    千叶县,在日本来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县城,加上日本的文化都是来自于华夏,所以千叶县三个字非常明显。

    叶晨一路地铁来到了这里。

    一夜无话

    次日,叶晨老早醒过来,拉开窗帘看到街道上人群非常多,心中想到,想必大会应该就在这两天吧。

    简单洗漱一番,在附近找了一家早餐馆。

    老板见到叶晨,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这位客人,真不好意思,今天这里已经被人包了。”

    叶晨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也是华夏人,“哦?早餐店也可以这样?”

    那个老板显然也是一愣,“你是华夏人”说着,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既然这样”回身捡了几个包子,继续说道:“小哥真对不住,今天日本人要在这里举行什么仪式,人员太多,所以附近的小店都被包了”

    叶晨眼睛一亮,看来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坐在店里,掏出钱准备付账。

    老板一脸不高兴,“都是华夏之子,你这是寒酸我”说什么都不肯收叶晨的钱。

    双肩一耸,这个时候叶晨才知道,虽然华夏人来到这个国家,但是骨子里还不忘祖国的情怀,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包子说到:“那谢谢了。”

    叶晨并没有在原地等着,他发现所有的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索性自己也跟在后面,他第一次觉得会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不然真的就像是一个聋子和哑巴

    正午时分。

    叶晨跟着人群来到了一个独门类似城堡的地方。

    在外面围观的人特别多,但是他们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年轻人,而且清一色的日本男青年。

    站在众人的身边,叶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的都有些功夫,只是太过弱鸡而已。

    挤出人群,叶晨来到了城堡的后侧,这里的人群相对少了很多

    在没有注意的时候,叶晨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中,两个跳跃,直接踏上城墙隐匿在一个角落中。

    当他看到场中的情况时候,内心着实被震撼了。

    清一色的忍者服,起码有一千多人,每个人的腰间都挂着一柄武士刀,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胸口的标识,有些是红色,有些是白色有少数的人没有标识。

    直觉告诉叶晨,那些没有标识的人,一定是高级管理人员。

    台下六百多名胸口白色标识的忍者,一丝不苟的站在那里。

    这个时候,从场边缓缓走上去一名老人,同样也是一身忍者服,他的出现,瞬间引起的叶晨的警惕,直觉告诉他,这个人非常危险,武力值不在自己之下。

    “今天,是你们入会的第一天,必须要明白,入会以后,将是我们其中的一员,任何一个人的背叛,都是对组织的背叛,组织上将会以最残酷的方式处理他们。”那个老人缓缓说完之后,身边的人拍了拍手。

    顿时就有忍者在台下推着几个巨大的木箱上来。

    角落中的叶晨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这么大的木箱,显然是装人的他不清楚,这里面会不会有夏寒整个人聚精会神的盯着台上的动作。

    台上的老人走到第一个木箱,大喝一声,“开”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两名忍者快速的将木箱打开。

    只见木箱之中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有气无力的绑在哪里。

    几名忍者将男人拽出来,动作及其的粗暴。

    “这个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竟然爱上了对方,意志不坚定,杀。”老人身上的气势猛地暴涨,一声令下。

    身边的忍者抽出两把武士刀,一上一下。

    刷刷

    再看那个受伤男人的头颅和膝盖瞬间被切断,失去小腿的身体,向下一沉,完整的一个人变成的三段,鲜血顺着倒下去的位置喷发而出

    台下的那些新近忍者,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有些胆子小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

    “你怕什么?”老人突然指向那个害怕的新近忍者。

    再看那名忍者直接昏倒了裤裆流出骚臭的液体

    见到这一幕,老人显得非常生气,“这种胆量的人也能进入组织?”

    依旧是话音刚落,立即有两名忍者出现在那个新近忍者身边,双刀一挥

    死了

    叶晨在旁边看着心中暴怒,麻痹的,这他妈是什么组织?怎么这么变态?

    人家只是害怕

    再看台下,有了这样一个例子,所有的新近忍者顿时压下心中的恐惧,就算是脸色苍白,就算是想要作呕,也没有一个人做出任何的动作。

    老人见到这个效果,脸上才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紧接着,第二个木箱打开里面依旧是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只是这个人并不是忍者,而是一个外国黑人。

    老人一脸微笑的指了指黑人,对着新近忍者们说到:“这是一个我们的俘虏,但是你们要记住,对待敌人,不可以有任何的慈善心里,因为一旦今天我放他走了,来日他会联合更多的人来杀掉我们,所以,必须杀。”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那名黑人便被乱刀砍死

    场面血腥无比。

    一旁的叶晨看到这个画面,并没有一丝丝的恶心,反而是非常的担心,如此看来,这些人杀伐果断,从来没有一句废话。

    如果是这样,一旦下一名出现的夏寒,自己该如何营救?若是他们依旧是快速出刀,那么自己将没有一丝丝的机会

    “不行,必须要想到一个办法”叶晨打算主动行动。

    然而就在这一刻,台上的老人却是哈哈笑道:“看了血腥的场面,接下来,也要送给你们一些香艳的礼物”

    咔嚓

    那个最后的,也是最大的木箱被打开吱嘎

    正在想办法的叶晨,看到木箱中的人,心中顿时怒火中烧,身上的气血上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