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蒋繆叛变
    叶晨回到嗜血的训练场,猎枪跑了过来,“老板,夏寒教练呢?怎么没看到她?”

    自从叶晨扛着夏寒走进屋子里的那一刻,众人都以为老板准备将夏寒收纳到自己的后宫了可是最后他们只看到叶晨自己走出来,并没有等到夏寒的出现,最开始的时候,一群人还在打趣。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以为夏寒是被老板折腾的不好意思,可是如今已经时间很久了,夏寒依旧没有出来

    最后,几名女队员,壮着胆子来到了房间内,他们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这才知道,夏寒早就不在这里了。

    “她有些事情离开了,怎么?难道几天的时间你们就变成了受虐型?”提到夏寒,叶晨心中并不怎么爽快,有些郁闷的说到。

    猎枪吓得一缩脖,开玩笑,论变态,哪个人有老板这般变态?人家夏寒好歹还是个美女,虽然训练的时候非常残酷,但是经过短暂的几天接触,猎枪发现,整个嗜血的战斗力何止提升了一个档次?

    严师出高徒,说的就是夏寒这种人。

    “老板,其实这两天,夏寒教练的心情似乎都不怎么高兴,而且给人的感觉心事重重,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猎枪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说出来。

    叶晨眉头一皱,“有这种事?”他清晰的记着,自己把夏寒带出来的时候,那个女人虽然表面上装的十分冷酷,其实叶晨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喜悦

    “是的”

    没等猎枪的话语说完,叶晨的电话响了起来,摸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吴珊珊。

    接起电话后,吴珊珊的语气有些紧张:“叶晨,能请你帮个忙吗?”

    “发生什么事情了?”叶晨对吴珊珊内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个女人非常的冷,但是对待自己却是异常的火热,上一次在燕京遇到吴鹤翔的时候,就能够看出来,吴老头三番五次的提到吴珊珊

    “我发现了一个非常难以治疗的病情,所有的专家都看过了,可是没有任何办法解决,所以想到了你”吴珊珊的语气说道最后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

    叶晨眉头紧紧皱起,不对啊,这种语气并不是吴珊珊的语气,“你在哪里?”

    嘟嘟嘟嘟

    电话的另一头发出了忙音

    叶晨茫然的拿着电话,差一点抓狂,这算什么?还没没有说完,竟然挂断电话,不过内心的感觉一定不会欺骗自己,吴珊珊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讲电话揣起来,对着猎枪说到:“召集所有人,调查吴珊珊的情况,要快”叶晨一直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用找了是青帮。”

    这个时候,蒋繆一脸微笑的走进来,仿佛微笑就是他标准的表情。

    猎枪等人见到蒋繆走进来的时候,一个个身体紧绷,下意识的全部掏出枪,枪口对准了他。

    叶晨转头看着蒋繆,脸上露出一丝的诧异,伸出手示意猎枪他们不要紧张。“我凭什么相信你?”

    蒋繆先是看了看猎枪众人,露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模样,然后对着叶晨说道:“我跟你见面的事情,已经被他们知道了,而且派出来两名高手捉拿我。”

    说话的时候,蒋繆一直表现出非常淡定的模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合作?”

    叶晨心情顿时冷静下来,非常的冷静,双眼盯着蒋繆,自认为看人非常准的叶晨,此时此刻竟然看不出蒋繆的内心想的是什么。

    蒋繆淡淡一笑,看着叶晨笑道:“一个人作战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可以当做你在求我吗?”叶晨噗嗤一下笑了。

    “随你怎么说。”蒋繆双肩一耸,缓步来到猎枪的身边,对着众人参鞠揖躬,“之前我只是为人办事,是不由己,就像你们为他办事一样,杀人也只不过是一道命令&ot;

    见到猎枪他们依旧是十分警戒的盯着自己,蒋繆再一次双肩一耸,双手抽出来弯刀。

    猎枪等人看到这一幕:“老板小心”三十几把枪统一指向蒋繆。

    蒋繆的笑容加深,双手一挥,弯刀在自己的身上破开数十条伤口,每一条伤口都是刀刀见骨,可见他对自己多么的狠心。

    受到如此的自残的蒋繆,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仿佛刚刚受伤的不是自己一般裂开嘴巴,露出一副洁白的牙齿说到:“这样你们总该满意了吧?”

    叶晨没有想到蒋繆会用这种方法对待自己,“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只想成为一个强者,在这条路上,总会有一些付出,不是吗?”流血严重的蒋繆,此时脸色已经苍白,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吃力。

    叶晨掏出来两个丹药,扔给蒋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先带我去找姗姗。”

    蒋繆没有犹豫,瞬间将两颗丹药放入口中,当丹药入口的一瞬间,他的眼睛猛地整的老大,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震惊。

    叶晨给他的是两颗回春丹,但要入口即化,一道纯净的真气灌入体内,那些受伤的伤口,更是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快速的恢复着。

    不但如此,蒋繆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境界正在慢慢上升,如果持续下去的话,他将很快可以得到突破的机遇。

    这一刻,他心中震惊,惊喜,自己的选择果然是对的,叶晨是一名医生,而且还会功法,根据他的分析,这样的人一定会有救命的丹药,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虽然他并不是为了丹药而来。

    “跟我来。”蒋繆短暂的震惊过后,对着叶晨说道。

    “老板他”猎枪他们担心的说到。

    叶晨文言一脸微笑的转头对着他们说到:“你认为他是我的对手?”

    猎枪语塞,这个他还真不好衡量,毕竟老板的身手也是十分变态,但是变态到什么程度,他还不知道。

    叶晨跟着蒋繆快速的离开。

    只是蒋繆选择飞奔,而叶晨选择开车,快速的将车子开到蒋繆的身边时候,叶晨伸出脑袋淡淡的说道:“难道你不直到现在社会有一种交通工具叫做汽车么?”

    蒋繆上车,叶晨根据他提供的位置,快速的驾车向目的地行进。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废旧公园。

    来到这里,叶晨有些疑惑,这里如此偏僻,吴珊珊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

    他不是应该上班吗?如果这里有什么紧急救治的话,起码也应该有一辆救护车不是?

    “那个女人的声音都是他们平时采集下来,然后后期剪辑拼凑到一起的”蒋繆淡淡的说道。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从公园的深处传来一道诡异的声音:“不愧是弃儿,这些事情都能够明白”

    听到这个声音,蒋繆的情绪有些激动,自己是一个孤儿,可是用自己的身份来侮辱自己,这种人不可原谅。双手抽出弯刀,对着公园里面说到“装神弄鬼,不如出来一决高下。”

    刷

    空气中猛然出现两个人,一胖一瘦,一白一黑,分别正是阳使者和阴使者。

    冷不丁看到两个人的长相,叶晨差一点喷了“卧槽,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出来吓人,真他妈不应该”他是真的被两个人的面容惊悚到了。

    两个人可以说丑出了国际化,丑出了境界别具一格的丑。

    阴阳使者盯着叶晨:“小子,你就是叶晨?”

    “你们两个不但长得丑,脑子也进水了吧?费那么大的力气把我叫过来,还问我是谁?没错,正是你爷爷我。”叶晨最恨别人打自己身边人的注意,然而这两个人该死不死的犯了叶晨的禁忌

    不用蒋繆说什么,叶晨主动跳出来,“虽然我不知道因为什么,能够让你们两个武林中人为一个世俗界的小帮派当打手,可是我想说,你们两个真是贱命不,应该说丑贱命”

    “找死”阳使者第一个听不下去了,想自己在武林中也是享有别人尊敬的高人,如今竟然在世俗界被一个小毛孩子讽刺,他受不了,而且出手就是杀招。

    他的速度非常快,只是在叶晨的眼中却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蒋繆的弯刀正中阳使者的脚下,一脸微笑的走出来:“你们难道不应该先抓住我吗?不然怎么跟吴梓云那个混蛋交代?”

    “难道你真的打算叛变?”阴使者装出一副非常吃惊的表情看着蒋繆问道。

    蒋繆冷冷一笑,“叛变?试问吴梓云那我当做过自己人吗?除了利用我的时候,他什么时候正眼看过我?在他的眼中,我只不过就是一个没人要的乞丐这也叫叛变?”

    阴使者似乎早就料到蒋繆会这么说,阴森森的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哥俩对你不客气了。”

    一瞬间,正在准备攻击叶晨的阳使者,身形一转,奔着蒋繆冲了过来,手中出现一只挂有太阳的拐杖。

    而阴使者同样也动了,他的手中出现一只挂有月亮的拐杖。

    两道力量在极快的速度中交融,形成一道强大的气息。

    对准蒋繆的丹田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