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蒋繆
    这个青年站在门口简单的扫视一圈,最终锁定在叶晨的身上,笑容加深

    感到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叶晨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单薄休闲装,耳朵上带着耳机的人,正悠然的听着音乐看着自己。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la

    这个人给他的第一感觉就跟常人不一样,那道若隐若现的气息,让他非常清楚,这是武林中人。

    青年正是蒋繆,他肯定不是闲逛到这里,而是专程找到叶晨,看到叶晨看到自己,“我是来找你的”蒋繆不会说绕弯弯的话语,扯掉耳机,笑呵呵的坐在叶晨身边。

    “我们认识吗?”叶晨没有感受到对方身上有杀气,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找自己打架的。

    蒋繆一脸玩味的盯着叶晨,“难道你感受不到身上的气息”

    叶晨淡淡一笑,拿起吧台小美的酒杯,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你是蒋繆?”

    “不错,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吗?”蒋繆直接承认的说道。

    叶晨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拿着手中的酒杯,举在半空中摇晃:“你应该知道,你杀了我一个兄弟,我也会杀了你。”

    两个人如此血腥的对话,却在彼此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杀气。

    “找我什么事情?如果是要打架,我奉陪。”叶晨继续说道

    “我是有件事情告诉你。”

    叶晨转过头,一脸好奇的盯着蒋繆,说真的,他现在并不想打架。“什么事?”

    蒋繆说道:“吴梓云已经回到川城,他已经召集了一大批人,打算将你的所有产业统统歼灭,包括你的女人,应该就在最近的几天。”

    叶晨眉头一挑,面容变得有些阴冷,“你认为他这么做会有什么结果?”

    “我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你的身边,你认为呢?”蒋繆耸肩说道。

    叶晨目光幽深的看着蒋繆,“你会帮助他?”

    “不会,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找你了。”蒋繆说道:“到时候他会佯装将所有的人跟你一绝胜负,其实他会找一些身手高明的武林人,将你的那些女人统统绑走,以此威胁你。”

    “哦?”吴梓云堂堂一个青帮少主,会如此冲动的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对付自己?这点还是让叶晨非常意外,更意外的是蒋繆口中的那些武林人,难道青帮真的与武林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

    愣了愣神,叶晨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蒋繆说道:“吴梓云跟我不是一类人,而且他做的很多事情都让我非常失望,所以,他要死,我想看到他实在你的手里,越惨越好哈哈哈哈”说着说着,他神经质的大笑。

    这个笑声,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他曾经不是抓过你的女人嘛?今天依旧是放不下那个所谓的面子,叶晨,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给你送信?”

    叶晨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吴梓云固然该死,但是,你也同样该死,因为你的双手也沾满了我的人的鲜血。“

    蒋繆一愣,紧接着仰头大笑,突然,笑声停止,他俊俏的脸上布满狰狞,咬着牙说道:“这个世界上的人本来就都应该死,我杀了他们,只是让他们早一点解脱而已。”

    叶晨眯着眼睛对于他的这种理论报以嗤笑。

    “你笑什么?”蒋繆脸色铁青,冷声说道:“在你眼里,我一定非常可笑吧?”

    “没错。”叶晨点点头说道:“你的想法非常幼稚。”

    “幼稚?”蒋繆面露怒火,声嘶力竭的吼道:“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说着,他抽出弯刀,狠狠的刺入吧台。

    铛

    酒吧的吧台是大理石制作,非常的坚硬,但是蒋繆的刀片却深深的刺入,可见这其中的力量是多么的可怕。

    这个动作立刻引来吧员小美的尖叫,在酒吧中打斗的事情常有发生,可是像这种可怕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叶晨不怒反笑:“你这是在威胁我?”

    端起吧台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一道火辣的感觉划过叶晨的喉咙,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有些炙热,微微转头看着蒋繆:“你很嚣张,不过你的胆量我很喜欢。”说完,叶晨站起身子,继续说道:“你的命,暂且给你留着,因为,有人更想亲手杀了你。”

    叶晨的话语,让蒋繆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粗暴的动作都没有激起对方的战意,一时间也感觉到意兴阑珊。

    从来没有人和蒋繆这样说话,人们对他都是充满了恐惧和厌恶,再不就是利益上的合作,他看着叶晨的样子,内心在笑,虽然他也非常好奇,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面对自己如此淡定。

    “当你们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蒋繆在叶晨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喃喃自语的说道“你们只会在父母的怀里撒娇,而我面对的只是冰冷冷的墙壁,当你们在父母的貔虎中无忧无虑的成长时,我却要每天不停的向人们下跪,乞求能够得到一口饭吃”

    蒋繆的话语引来叶晨的注意,他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那里。

    “当你们快快乐乐的玩耍,我却要被同龄小朋友欺负,羞辱,没有尊严,没有颜色,有的只是冷嘲和白眼,有人在我的脸上吐口水,我不干还手,我的童年就是这个样子,整个世界只有黑白两色,我恨这个世界,恨所有的人,想在,我已经足够强大,我要将这些绝望,失望,乃至是你们眼中的血腥,统统换回去,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当初的感受让你们统统感受那种无力挣脱的绝望”

    叶晨不是一个喜欢杀伐的人,可是在这一刻却能深深的感受到蒋繆内心中那份凄凉,隐约对他的身世也能猜出个大概,应该是因为孤儿的原因,蒋繆曾经受人嘲笑与厌恶,所以才会生出痛恨这个世界的想法。

    “你这是病,得治。”叶晨悠悠的说道。

    “等我解决完一些事情,如果你还能或者跟我说话的话,我可以帮你治疗,至于费用嘛我还没想好。”

    蒋繆愣愣的坐在原地,这一刻他迷茫了。  今天找到叶晨的目的,就是要挑起他与青帮的斗争,无论哪一方死掉,都是他非常乐意看到的事情,可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首先是叶晨对他的无视,甚至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惧怕。

    其实,是他发现,叶晨这个人与吴梓云只见的差距,这个人并不像外面传言那般放荡不羁,更不是见到美女就挪不动步的人,他非常理性,比吴梓云更加稳重。

    在他的心里,已经下了定论,青帮会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离开酒吧,叶晨直径回到了嗜血训练场,如今夏寒已经走了,如果蒋繆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有理由相信青帮会在近期对自己下手。

    叶晨不是怕青帮,而是觉得身边总是有这种或者那种不必要的麻烦,实在是让他头痛。

    训练嗜血的工作,还是要自己亲自动手不然,一旦在遇到哪些所谓的武林高手,嗜血依旧是炮灰。

    与此同时,青帮总部。

    吴梓云脸色铁青的坐在一张龙椅上面,“你是说蒋繆那个家伙去找叶晨了?”

    在他的面前,站着两个古装中年男人,两个人的天庭饱满,一看就知道是武林高手,在武林中,他们被称为阴阳使者。

    顾名思义,其中一个较为瘦点的人是阳使者,较为胖一点则是阴使者,两个人的功法相辅相成,一阴一阳。

    “没错,是我的弟子亲眼所见,而且看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交谈的非常愉快,更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阳使者一脸孤傲的说道。

    啪

    吴梓云狠狠的拍着椅子,“妈的,这个白眼狼,难道忘了当年是我青帮收留的他嘛?如今竟然吃里扒外?”

    “人都是有天性的,这种人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阴使者听完吴梓云的话在一旁冷冷的说道。

    吴梓云脸色非常难看,“吃我的,住我的,甚至花钱都是青帮给他出的”

    没等他说完,阳使者打断说道:“据我所知,蒋繆的身手,完全可以在那天击杀所有的嗜血成员,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他没有,只是将那些人统统重伤。”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发现吴梓云的脸色更加的难看,继续说道:“众所周知,那个叶晨身上有养颜丹这样的神药,对于伤口的恢复十分变态,所以我非常不明白,蒋繆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吴梓云听着这些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叶晨固然有些实力,可是他想到,青帮分部被炸的时候,蒋繆在浙海,自己被打的时候蒋繆又不在

    “把他抓回来,就算是死,我也让他死在青帮的手里。”吴梓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阴阳使者闻言偷偷的对视一眼,相继露出笑容。

    如此一来,他们将会得到青帮全部的供奉。

    要知道,青帮可是华夏的大帮派,实力雄厚,拿出来的供奉可不是一般家族可以比较的,而且,在武林中,青帮更是一个大帮派,帮助青帮,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