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送你一根银针
    “你记住我的名字,扎克汉森。”蓝眼睛青年话音刚刚落下,吴鹤翔就在叶晨的耳边轻声说道:“他是得福莱恩的第一号助理,听说曾经在欧洲被评为医学界的天才。”

    吴鹤翔的声音非常小,可还是被扎克汉森听到,只见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叶晨:“怎么样?是不是怕了?”

    “不认识”叶晨淡淡的说道“不过,既然能被人说成天才,我也就勉为其难的叫你扎克天才吧。”

    说着,叶晨不再废话,手中攥着银针来到了两个病人的身边。

    人群中的那个金发美女,双眼紧紧的盯着叶晨的动作,仿佛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她很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那里来的勇气,扎克汉森已经是年轻人之中的佼佼者了,很多老一辈的专家教授可能都比不过他的医术,难道这个华夏的青年可以?

    带着种种的疑惑,叶晨动了,他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眨眼之间的功夫,就将两根银针稳稳地刺入两名患者的穴位,足有四寸长的银针,插在两名患者的脑袋上,仅仅露出来针尾。

    这个举动,让在场所有的外国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要干什么?谋杀患者吗?”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竟然在这么多医生的面前谋杀患者,这是一名医生最最不应该做的事情。

    叶晨没有理会扎克汉森的吼叫,而是专注的将真气灌入两只手,手指在银针的末端轻轻拨动,丝丝真气灌入两名患者的脑海。

    真气和精神力交融的力量,比以前更加的扎实,这倒是让叶晨有些吃惊,因为他在观察患者脑神经的时候,比以前更加的清晰了,处理起来也更加的轻松。

    扎克汉森见叶晨没有理会自己,气冲冲的走向叶晨,他要跟叶晨理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谋杀,蓄意谋杀,他们的身体已经瘫痪,你还要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二次伤害,我不允许你的做法。”

    叶晨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的盯着面前正在义正言辞的扎克汉森,嘴角微微挑起一个笑容,两只手指在银针的末端微微一弹。

    “好了。”

    “什么好了?”众人都在纳闷叶晨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

    人群中只有吴鹤翔还有干瘦老人能够听懂叶晨这句好了是什么意思,两个年迈的老头,此时此刻像看着怪物一样盯着叶晨。

    刘兵更是在人群的后面,淡淡的露出笑容,暗道这个小子的医术果然很厉害。

    “我要告你,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作为一名实习医生,当众谋杀两名患者,我要取消你的行医资格,下半辈子在牢中呆着吧。”

    “无知。”叶晨冷冷的说道,随即,将两根正在颤抖的银针猛地拔出来。

    指尖在患者的眉心一缕。

    “咳咳”

    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两名患者都发出了长咳的声音。

    随即先后坐在病床上,目光有些疑惑的盯着众人,:“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嘶”

    众人傻眼了,刚刚还是半身不遂神志不清的患者,仅仅一分钟就可以坐起来了?

    扎克汉森下巴差一点惊掉了,甚至刚刚发怒的表情还没有收起来,紧接着就收到了惊吓,这个表情真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这这怎么可能?”一只手指着两名患者。

    他实在不敢相信,一个脑神经错乱的患者,加上脑出血,这种病情虽然还不至于马上夺走性命,可是想要完全的治好,必须要费一番功夫才可以,而且后期的效果也并不是很理想。

    如今两个人不但好了,从气色上看,好像是比之前更加的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刚刚的诊断有误?还是说这些华夏人故意给自己难堪?

    “扎克天才,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对他们进行检查。”叶晨在他的身旁说道,只是将天才两个字说的比较重,让一些华夏的专家发出了善意的笑容。

    虽然他们也很想知道叶晨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了两名半身不遂的患者,可是现在那么外国人在场,自然也不好问。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很快,扎克杰森就对两名患者结束了检查,手中的仪器脱落在地上,想他自己被称为全欧洲的杰出青年医生,如今竟然被一个华夏的实习生挫败,这种结果他接受不了。

    “你作弊,你们华夏人太卑鄙了,一定是你们之前安排好的,故意让我难堪。。我不服,我要自己挑选病人这一次不算。”他疯狂的嘶吼着。

    老外们都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扎克杰森的说法。

    就连得福莱恩也是如此。

    叶晨见到他们这幅模样,心中不免有气:“治疗之前,是你自己亲手检查的,难道还能有假?这么多人在场,难道你当他们都是瞎子?”说着,他的眼神看向得福莱恩:“是不是?得福莱恩先生。”

    说道最后的时候,叶晨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众多老外没有说话,在他们看来,自己才是这个世界最有权威,最有发言权的人,没有想到今天在华夏,竟然吃瘪

    “你了解华夏吗?你以为你们那些什么狗屁医术是拿来让你们炫耀的吗?”叶晨盯着得福莱恩说道,即便对方可能听不懂,叶晨也相信,会有人给他翻译。

    “作为一名医生,最大的天职是什么?救死扶伤,而你们呢?虽然不知道你们这一次来的目的,但是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你们的行为让我恶心。”

    扎克杰森在一旁脸都绿了,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

    “我不服,我要向你发出挑战。”

    对于他的这个请求,叶晨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冷冷的看着他,随手送给他一根银针。

    唰

    安静

    整个病房瞬间安静下来,他们吃惊的盯着扎克杰森。

    扎克杰森现在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身体一动不能动,刚刚说完话的嘴巴还长得老大

    “是不是感受到浑身上下都使不出力气?”叶晨嘴角挑起一个笑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