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听说过中医吗?
    “没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叶晨转头盯着蓝眼睛青年说到。

    “实习生?哈哈哈哈”蓝眼睛年轻人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也敢在我们面前谈论医德?”

    说着,他一脸鄙视的盯着叶晨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位是什么人?他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秘书长,得福莱恩先生,他的医学造诣在全世界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号,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也敢在他的面前造次?”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很多医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刚训斥自己的人竟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秘书长难怪气势这么强硬。

    “秘书长?无非就是一个站在上面的秘书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小的秘书都敢在其他国家呼来喝去,那么请问一下,你这个什么世界卫生组织的大佬是不是都敢拿着枪指着别人恐吓了?”叶晨对这个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很不感冒。

    “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要知道,你现在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你们国家,并不是你个人的行为,你懂吗?”蓝眼睛青年气得浑身哆嗦,这个实习医生竟然敢出言不逊,侮辱世界卫生组织

    叶晨冷笑一声,“好大的一顶帽子,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在医学界,你们的组织是全世界最有权威的?”

    “没错。”

    “狗屁”蓝眼睛青年话音刚落,叶晨就说到。

    吴鹤翔在人群中苦笑,他知道,现在谁上去拉住叶晨,都会被这个小子讽刺一番

    不过人群中倒是有一个人两只眼睛冒出了精光,在他看到叶晨到来以后,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一种强烈的兴奋感觉,他总觉得叶晨会给他带来惊喜。

    如今看来,自己的感觉是准确的,这小子简直就是不把那个得福莱恩秘书长放在眼里啊

    “我要跟你比医术,让你知道你说出这句话的后果。”蓝眼睛青年顿时火冒三丈,一只手指着叶晨吼道。

    
说完,他又对着得福莱恩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只见得福莱恩用藐视的眼神看了看叶晨,然后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蓝眼睛青年的请求。  很快,众多专家就找了一间双人床的病房。

    分别抬过来两名身患半身不遂的患者,两个患者都是右侧身体不听使唤,而且患病的时间相同,可以说病情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也就是在华夏这个人口密集的国家才能找到如此相似的病情,不然,换做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找到这种情况。

    两个病人安排好以后。

    之间蓝眼睛青年此时换了一身浅蓝色的消毒服装走进来“别说我欺负你这个实习生,两名病人你先选吧。”

    叶晨这个时候,也换上了华夏传统的白色大褂,淡淡的笑了笑,“客随主便,你先来吧,别说我这个主人欺负你。”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晨同学故意将主人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蓝眼睛青年双眼一眯,他又何尝听不出来叶晨的弦外之音。

    没有说话,他选择了靠左边的这名患者,缓步走过去以后,一只手搭在患者的眼皮上,看了看,然后又开始搬来各种心电仪器,以及神经测试的仪器,可谓是忙的不亦乐乎。

    转眼十分钟过去了,蓝眼睛青年不停的看着仪器上的数据,手中拿着病例,快速的记载着什么。

    很快,他就说到:“我的这名患者,是因为脑出血导致的半身不遂,大脑的神经大部分损坏,如果想要治疗的话,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将大脑的神经重组,加上营养的辅助,这名患者便可以痊愈。”

    他的话音刚落,就得到了在场专家们心中暗暗称赞,果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人,仅仅十几分钟就找出了病因所在,而且还能迅速的找到治疗的方法。

    虽然很多人都希望叶晨能赢,可是如今看来,这个蓝眼睛青年也不简单啊。

    反观我们的叶晨同学,从蓝眼睛青年动作的开始,他就没有任何的一丝举动,仿佛自己就是一个旁观者一样,静静的看着蓝眼睛青年对患者检查。

    这个时候,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知道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

    叶晨瞄了一眼蓝眼睛青年手中的记录,淡淡的说道:“他说的没错,这名患者的症状全对,而我的患者,跟他的那个病人症状一样。”  失望

    众多专家听到叶晨的话以后,脸上掩盖不住的表现出失望的神情,原本他们还以为叶晨是一个高人,如今看来,这小子可能就是一个无赖。

    可是人群中的吴鹤翔还有干瘦老人没有这么觉得,他们眼神中闪烁着光芒吗,两个人都是和叶晨有过接触的,深刻的知道,这个小子绝对不是吃亏的主,而且,看着叶晨越是这样,他们就越兴奋,因为以叶晨的性格,这种状况,一般就是内心非常的愤怒对于一个从来不吃亏的人来说,内心的愤怒将是对敌人的一种残暴。

    蓝眼睛青年听到叶晨的话以后,瞬间觉得自己太认真了,“我以为你是一个人才,如今看来我错了,错在把你当做了对手”

    “你们华夏的医生,怎么可能会有人才?”说到最后,蓝眼睛青年甚至摇摇头,装出一副老医生的模样。

    叶晨看着他的样子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笑道:“不过,我对你的治疗方案却是有些不同的看法。”说着,他抽出银针,在蓝眼睛青年的眼前晃了晃“听说过华夏的中医吗?”

    “你是说就凭你手中的这根银针?能够治好患者?”蓝眼睛青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问道。

    “我可以原谅你的孤陋寡闻,但是我也明确告诉你,我只需要用这根银针就能治好这名患者,而且不需要一个月。”叶晨说道。

    站在蓝眼睛青年后面的外国人看到叶晨手中的银针时候,都露出了不削的表情,不过倒是有一个青年女人不同,她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情“这就是中医”她的声音很小,可以说没有人听到她说了什么。

    但是叶晨听到了,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原来这些老外中间还有一个女人,望眼看过去,之间一个金发美女站在人群的后面,两只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叶晨对着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金发美女顿时感觉一道火辣的目光,在这道目光前,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穿一样俏脸顿时一红

    “大话谁都会说,不证明出来,谁会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蓝眼睛青年盯着叶晨说道。

    叶晨笑了笑,“我能不能知道你叫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