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也是医生?
    “会有这种事情?”叶晨听完于晓娟说完之后,眉头紧皱,低头看了看胸口的木牌,看着中央的小龙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心中暗暗想到,难道是自己的祝由术除了问题?不然为什么真气和精神力怎么会突然发生排斥?

    就算是这样,为什么于晓娟的血液可以平复这两种能量?还能让它们交融在一起?

    一切的问题,叶晨都想不通,算了,反正现在已经没事了,以后有时间的话在好好的研究。

    于晓娟这顿饭吃的非常安心,美眸时不时的偷偷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今天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

    “我脸上长花了吗?”叶晨一脸邪笑的问道。

    “没”被发现的于晓娟,俏脸微微发红,低着头赶紧吃两口。

    看着她的模样,叶晨心中就觉得好笑,刚要调戏一番的时候,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念头。

    电话是刘兵打过来的,“叶晨,你还在燕京吧?”

    他的语气有那么一点的严肃。

    叶晨听到刘兵的语气,眉头微微皱起,他了解刘兵,一般没有事情的时候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刘哥,我还在燕京。”

    “那就好,你在哪?我去接你,这边有点事情需要你来处理一下。”

    叶晨没有多问,而是报了自己位置,便挂断电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于晓娟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爷爷那边有点事情让我去处理一下,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叶晨说道

    “哦”于晓娟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筷子,脸上挂起淡淡的微笑来到叶晨身边,轻声的继续说道:“去吧,忙完之后记得回来。”

    看着于晓娟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叶晨的心中一暖,微微一笑,在她的额头轻吻一口,“好,等我回来。”说着,伸出一只邪恶的手在于晓娟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于晓娟俏脸通红,没有反对,而是娇嗲的瞪了一眼。

    惹得叶晨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刚刚来到门口,就看到一辆红旗轿车快速的行驶过来,直接停在叶晨的身边,车窗摇下来,刘兵对着叶晨说道:“上车。”

    车上,刘兵开车的速度比较快。

    叶晨问道:“发生了什么?”

    刘兵摇摇头,“具体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是首长让我来接你的。”

    “你都不知道?”叶晨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啊,他知道,刘兵可是陈铁鹰的亲身护卫,基本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知道的,如今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想必应该很棘手?

    车子很快来到了燕京的总医院。

    叶晨见自己是来医院,更加的疑惑,暗道不是哪位领导人患病了吧?

    跟着刘兵走入医院,坐着电梯来到了五楼。

    电梯的门刚刚打开,叶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状况有些不对劲啊?

    只见偌大的五楼会诊室中,有很多老年专家像一个初入行业的学生一样对着一群外国人点头哈腰。

    而那名外国人正在那哇啦哇啦说个不停。

    叶晨听不懂英语,但却能看出来那个说话的外国人的表情,他一脸的藐视对着这些老专家指手画脚。

    在人群中,叶晨甚至看到了吴鹤翔的身影,还有之前在给陈铁鹰治病的那个干瘦老人,这两个人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服,却也没有反驳。

    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兵,叶晨阴沉着脸来到吴鹤翔的身边,“吴老头,你什么时候来燕京了?”

    正在愤怒的吴鹤翔听到耳边熟悉的声音,转头看过来,当他见到说话的人是叶晨的时候,那张愤怒的脸庞瞬间绽放出笑容,:“小叶,哈哈哈,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叶晨听到他的话非常无语,明明是自己先问的他,现在倒好,被人反问:“我说你什么时候来的燕京?”

    吴鹤翔这才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是来进修的,这不,今天下午的时候,从美国来了一位身份不一般的人,他的身体有些特殊,希望华夏的医生方能够有解决的方法,后来我们的专家就开始对他进行会诊,只是他们实在欺人太甚,说什么我们医院的仪器,都是垃圾,还说我们的常规会诊根本不可能检查出来病情。”

    “既然这么瞧不起我们的医术,让他们走就好了,谁稀罕给他们看病?”叶晨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吴鹤翔叹口气,“本来是这样的,可是那个老外对我们出言不逊,还扬言跟我比医术水平结果,我们几位专家都败下阵来”说到这里的时候,吴鹤翔也觉得脸上无光。

    听到这里,叶晨差不多也都听明白了,说来说去,就是这些老外来华夏装逼了,结果,自己的专家们还被打脸了

    “真他妈丢人。”叶晨小声的嘟囔一句。

    说完,扯着嗓子对着那个还在哇啦哇啦的老外喊道:“喂,那个外国鬼子,你懂不懂什么叫医德?”他的声音洪亮,整个会诊大厅的人都听到了,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光全部锁定在叶晨的身上。

    吴鹤翔苦笑,他知道叶晨的脾气,看来这个家伙又准备惹事了

    “看什么看?难道没有见过我这么帅的帅哥?我问你话呢,懂不懂什么叫医德?”这时候,叶晨一边说着,一边像那个老外走过去。

    “哇啦哇啦”那个外国人正在说话,被叶晨打断非常的恼火,对着叶晨面红耳赤的说着什么。

    然而,我们的叶晨同学一句都没有听懂,一只手扣了扣耳朵,淡淡的说道:“会不会说华夏语?鸟语我听不懂”

    “嘶”在场的那些华夏专家们人人倒吸一口冷气,很多人并不认识叶晨,当他们看到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在怀疑,这个人是谁叫来的?

    可是叶晨的这两句话,却是说到了他们的心坎,暗暗叫绝。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这时候,从旁边走出来一名外国男人,样子比较年轻,用一口不怎么流利的华夏语问道。

    叶晨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回答这个年轻人的话,而是继续说道:“原来你会说话啊,那你帮我问问这个洋鬼子,懂不懂什么叫医德、”叶晨的态度非常平淡,好像这一切是应该的一样。

    “听你的口气,难道你也是医生?”那名年轻人一双蓝色的眼睛盯着叶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