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聒噪
    来人正是火速赶过来的叶晨。

    他看到酒吧里面的情况,顿时感觉有一股熊熊的怒火席卷全身,手指微微的颤抖。

    没有二话。

    “砰”起身就是一个飞脚,直接将距离于晓娟最近的王铎踹飞。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整个酒吧的人员全部停下了动作,一个个吃惊的盯着叶晨就连酒吧的音乐都停止了

    “这个年轻人是谁他这一脚真狠”

    于晓娟抬起头,看到这个即想念又怨恨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滋味,眼泪哗一下流出来,“呜呜呜”

    感受到于晓娟还在惊吓之中,叶晨伸出手臂轻轻的搂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好了,不要害怕,我来了没事,没事”

    听到叶晨的安慰,于晓娟哭的更加伤心最后整个人都扑在叶晨的怀里,放声大哭。

    “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壮汉看到叶晨一脚就把王铎踢飞,心中多少有些顾忌。

    冷眼看过去,叶晨的脸色依旧是阴沉,“你们是什么人对我不重要,我只知道她哭了。”说着,指了指怀中的于晓娟。

    “在这里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叶晨温和的对着于晓娟说了一句,让她再在一旁,他却是直径走向壮汉的方向。

    一旁受伤严重的苏木恒看到叶晨来了,满脸是血的他有气无力的笑了:“哈哈咳咳咳我就说最后废掉的人是你们”

    “嘶”因为高兴的幅度比较大,这货直接疼晕了

    壮汉看到叶晨走向自己,“我们是青帮的人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带着你的女人离开吧,我们不跟你计较。”

    “计较?”叶晨歪着头,眯着眼盯着壮汉问道。

    “没错,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壮汉现在只感觉浑身喘不过气,对方的气势太猛了,比他们的头还要猛。

    叶晨冷笑一声,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苏木恒,“他是动的吧?”说着,看了看壮汉手中的半截酒瓶子。

    壮汉跟着叶晨的眼神看了看手中的酒瓶子,上面还有苏木恒身上的血迹,自己又家伙,怕什么,对方只不过就是一个瘦弱的青年:“没错,是我动的,怎么”

    没等他说完,只感觉到脑袋上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到,顿时头昏眼花“啊”一只手捂在脑袋上,却不能阻止鲜血缓缓的流出。

    “你他妈敢动老子,我跟你拼了”挥起手中的酒瓶子,对准叶晨冲了过来。

    叶晨都没正眼看他一眼,一巴掌甩过去,直接抽在对方的脸上。

    啪

    “看你的动作,应该是右手动的对吗?”

    “咔嚓”

    叶晨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壮汉放出去的一瞬间,就来到他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一只脚狠狠的将他的右手踩碎。

    “啊”剧烈的疼痛让壮汉撕心裂肺的惨叫。

    酒吧的众人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浑身发麻,这是多么重的一脚,能将人手臂直接踩碎?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刚刚是左手碰了她对吗?”叶晨没有理会壮汉的惨叫,指了指于晓娟的位置,依旧淡淡的问道

    听到他的话语,壮汉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将左手放在身体后面:“大哥我错了不,爸爸爷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不对,求求你放了我吧”壮汉不傻,这个青年能够轻而易举的废掉自己手臂,说明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刚刚那一脚目标不是手臂,而是自己的脑袋,恐怕他现在已经远离人世了

    “聒噪”

    咔嚓

    叶晨根本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壮汉,踏出一脚,直接将另一只手臂踩碎

    “啊我草你妈”壮汉没有想到叶晨这么阴狠,自己已经求饶了,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砰

    下一秒他后悔了,因为,从现在开始,他的生命已经彻底的远离这个世界,脑袋被叶晨狠狠的一脚,直接装在旁边的墙上,流出鲜血呼吸已经停止

    这一下,酒吧中的人全都吓傻了,打架他们经常见,可是总单方面虐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尤其对方只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伙子,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这个小伙子竟然杀了那个壮汉

    刚刚爬起来的王铎见到叶晨杀了壮汉,浑身一哆嗦,猛地窜起身子,撒腿就跑。

    “想跑?”叶晨冷冷的说道,随手抓起一把椅子抡出去。

    椅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对准王铎的背后狠狠得砸了下去。

    噗

    王铎一口鲜血喷在地上,看着那个已经傻眼的同伴,艰难的说道:“快去叫人”

    那个青年已经吓傻了,麻木的点点头,慌手慌脚,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叶晨也没有阻拦,他倒要看看,对方能叫来什么人?这种人留在社会就是一个祸害。

    “很喜欢在这里泡妞?”来到王铎的身旁,蹲了下来,一只手拍着他的脸颊。

    啪根本不需要王铎回答,叶晨狠狠的一个嘴巴抽在对方的脸上。

    王铎感觉自己的脸都被抽歪了,噗吐出一颗牙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今天碰到铁板了,这小子分明就是一个变态

    “是让我动手废了你,还是你自己了断?”叶晨脸色冰冷的问道。

    王铎吓坏了,他可不想死,“大爷,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您的妞,不然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歪心思啊”说着,他鼻涕一把泪一把

    “我认识你吗?今天就算是我在场,恐怕你们也能做出来吧?刚刚我的那个兄弟站出来了,还不是被你们打了?”叶晨说道。

    酒吧众人点点头,心道没错,这家伙看着非常凶狠,但是说话还很讲理,王铎这帮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老板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当他听说有人在他的地盘杀了人,差点吓尿裤子,这年头生意本来就不好做,如今自己的地盘死个人,日后谁还敢来这里消费。

    “这位小哥这位小哥,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没必要这么大火气。”他急忙来到叶晨的身边劝说道。

    随即有看了看墙角处躺着的两个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不是说死了一个人吗?这怎么躺了两个人?

    “我他妈倒要看看,是谁赶在老子的地盘动我的兄弟。”这个时候,酒吧的大门再一次被人踹开,浩浩荡荡冲进来二十几号人他们一个个穿的流里流气,头发更是五颜六色,手中都拿着大砍刀、铁棍

    王铎看到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大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