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兽性大发
    “让你的人从山里面撤出来,只需要半个小时即可。”夏寒一副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无奈。

    叶晨注意到这一点,心中好奇,这个女人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条件是什么?”

    夏寒身体一僵,恶狠狠的说到:“我给你做三个月的保镖。”

    嗯?

    叶晨一愣,“你这个买卖做的有好啊三个月的保镖?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夏寒手中紧紧握着武士刀,脸上闪过寒芒,“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做你的保镖吗?难道这个条件不可以吗?”

    “不可以,做我保镖的事情,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我并不需要你口头承诺什么,何况,我能抓住你一次,自然能够抓住你第二次,换句话说,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八嘎”夏寒猛地抽出武士刀。

    叶晨见状冷笑,表面上表现出非常淡定的样子,实际上内心的功法已经缓缓的运转,谁也不敢保证这个女人会用出什么样的招式来对付自己。

    “这就是你合作的态度?”

    夏寒听到叶晨这么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其实她作为一名忍者,并没有那么情感上的交流,这一次组织让她来找叶晨谈判,实际上是非常不愿意的,因为上面说,在必要的时刻,可以牺牲自己的色相

    如此看来,岂不是将自己当做送给叶晨的礼物?来换取山上的那些化学药品?

    “你想怎么样?我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的人撤离。”

    听到夏寒的这句话,叶晨更加的好奇,那个小房子里面难道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应该知道我想怎么样?不是吗?”叶晨心中盘算,怎么才能让猎枪他们对小房子进行进一步搜索。

    夏寒美若天仙的脸上闪过一道红晕,身体微微的发抖,显然她已经明白叶晨说的事情是什么。

    “你们华夏人都是这么卑鄙无耻吗?强迫一个女人做一些事情”夏寒咬牙切齿的说到。

    叶晨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两下,“这你就错了。”说着,他慢慢的走到夏寒的身边,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中的那道香味,还是这个味道,淡淡的,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眼神在夏寒的身上来回的打量“每个国家都有一些混蛋,就像你们矮国人,每年生产出来的大尺度片子,也是不计其数吧?而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遇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想要占有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这怎么能说是卑鄙无耻呢?”说话的时候,叶晨的脸庞差一点就贴在夏寒的耳边了。

    感受到叶晨吐气的热量,一直都是冷面的夏寒只感觉自己的脸开始发热,心中就像被蚂蚁啃咬一样的抓心挠肝。

    “好,只要你能答应,并且让我确定以后,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犹豫了片刻以后,夏寒脸色通红的说到。

    她的回答让叶晨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痛快的答应,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

    “那我先收点利息。”说着,叶晨一双大手就要抓向夏寒的柔软。  刷

    一道寒光贴着叶晨的手指甲划过,虽然没有碰到叶晨的双手,可是那道剑锋,却让他感觉到指尖一凉。

    “在我没有确认之前,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不然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夏寒冷冷的盯着叶晨。

    “你当我真的会答应你的条件啊?”这个时候叶晨也不再装下去了,手指轻轻一弹,一道清香味划过夏寒的鼻尖。

    这道清香就算是夏寒在第一时间就憋气,也没有用,清香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接钻入她的鼻尖。

    夏寒顿时暴怒,挥起手中的武士刀,直接捅了过来,这种速度最快,而且最不好闪躲。

    而我们的叶晨同学,一脸邪笑的盯着夏寒,身体没有挪动,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

    就在武士刀的刀尖即将刺入叶晨的身体时,猛然停了下来。

    夏寒一脸吃惊的盯着叶晨

    她现在感觉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的力气,不但如此,手中的武士刀是她贴身的武器,这柄刀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可是现在夏寒却觉得这柄刀重如泰山,手腕缓缓下垂,刀身直挺挺的落在地上,发出当啷一声。

    “忘了告诉你,华夏有一句古语,叫做兵不厌诈,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叶晨蹲在夏寒的身前,伸出来一直邪恶的手,在她胸前的柔软狠狠的摸了一把,完了还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手感不错,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这里空无一人,果然是办事情的好地方。”环顾四周,叶晨坏笑的说到。

    夏寒胸前被叶晨摸到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一颤,一种触电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个混蛋竟然非礼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杀了他。

    “八嘎,我要杀了你。”

    “啧啧啧,这句话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我说了哪一次不是栽倒我的手里?”说着,叶晨直接扛起夏寒,脚下生风,快速的飞奔。

    一路上,所有路过的人看到叶晨扛着一个女人,都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而我们的叶晨同学,完全无视他们,只是一个人飞快的奔跑。

    没有多一会,他就来到一间宾馆,以最快的速度开了一间房。

    刷

    直接将夏寒仍在床上,脸上的笑容却是开始变得邪恶起来。“你说我们孤男寡女的在这个房间里,要不要做一些运动来缓解安静的空气?”

    “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过得安稳。”夏寒眼神中射出一道阴霾,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决定,这种决定非常吓人,一旦真的实施,绝对不会停下来。

    叶晨相信,如果自己硬上了这个女人,她绝对会说到做到,除非,完事之后杀了她。

    可是如此漂亮的脸蛋,叶晨怎么下得去手?

    “你说的碰,是哪种?这种吗?”叶晨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吓唬到?伸出一只手,在夏寒的腿上轻轻滑过

    夏寒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叶晨。

    “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你同意了?”说着,叶晨的双手开始向上滑动

    眼看即将到达她的私密区域,夏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喊道:“放过我,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这一刻,夏寒是个女人,是一个为了保住贞洁的女人,她有些害怕了,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那你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叶晨脸庞靠近夏寒轻声的问道。

    一双美眸看到如此近距离的叶晨,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而我们的叶晨同学也是如此,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夏寒,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皮肤真的非常好,细腻的肌肤,就像水一样柔软,眼睫毛时不时眨一下,加上那个红嘟嘟的小嘴,性感的嘴唇,尤其是夏寒每呼吸一次,那道身体里面的香味就会传出来

    这让叶晨的心跳加快,美太美了

    完全是情不自禁,叶晨轻轻的在夏寒的小嘴上吻了下去

    柔软,这种感觉让叶晨一时间有些难以自拔,一双手也开始变得不老实,慢慢的向上滑动。

    “嗯唔”夏寒双眼瞪得老大,她想尖叫,可嘴巴被叶晨封住了,想要挣扎,无奈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叶晨的手触碰到夏寒的柔软,那道柔软,坚挺的感觉,让他的小弟弟不觉的苏醒过来

    夏寒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很快那个硬硬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小手。

    下意识的抓了一把,叶晨只觉得浑身触电了,一阵颤抖,低头一看,自己的小家伙正在夏寒的手中。

    这一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双手一扯。

    次噶

    夏寒胸前的衣服瞬间被撕开。

    两个隐藏的大白兔顿时跳跃而出。

    夏寒发不出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种刺痛

    眼泪顺着眼角缓缓的流出来

    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个男人玷污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一轻

    睁开眼睛看过去,发现叶晨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男人不是想要得到自己吗?怎么没了?

    我们的叶晨同学现在正一脸郁闷的在卫生间,一只手堵住自己的鼻子,“麻痹的,没见过女人吗?竟然又流鼻血”

    简单的处理完鼻血,叶晨那股邪火也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走出房间后,看着一脸娇羞的夏寒还在床上一动不动,不由一阵好笑,这个女人真有意思,三番五次的栽在自己的手里,却又要三番五次的来找自己麻烦。

    走过去,随手一抓,将一个被子盖在夏寒的身上,“今天老子不舒服,暂且放了你,不过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你回答,你可以选择不回答”说着,叶晨走到窗边对外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继续说道:“这里是九层楼,如果你不介意自己一丝不挂的在窗外展示,可以选择无视我。”

    夏寒冷冰冰的盯着叶晨,她现在内心只有一个冲动,那就是等自己恢复自由,马上毫不留情的杀掉这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