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口罩女人
    看着叶晨离去的背影,那道失落的身影,一头黑发已经变成了白发

    于心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心,为什么这个男人爱上的是自己的姐姐?“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直到叶晨消失在门口的时候,于晓娟才喃喃自语的说到

    叶晨离开了,他并没有回到浙海,而是在燕京找了一块相对比较安静的地方开始疯狂的修炼。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整个燕京现在已经疯狂了,郑家,一个所有人都望而止步的家族,如今被叶晨搅的乱七八糟,尤其是当时在场的众多公子哥,他们得知叶晨并没有死掉,还将老巫婆逼退之后,全都疯狂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子哥,竟然能够以一己之力抗衡郑家那个老变态,这样的人他们非常想结交。

    不但是他们,就连家族里面的老一辈都非常直接的跟他们说到:“这种人只能结交,而且要交心,千万不能得罪”

    这也就有了若干家族的公子到处寻找叶晨下落的事情。

    每一个高等的休闲会所,谈论最多的话题也都是跟叶晨有关

    然而就在大家都在寻找叶晨的时候,一则更为震惊的消息传了出来。

    不知道是什么神秘组织,在一夜之间,将所有跟郑家有关,以及郑家的产业统统收购不仅如此,一些郑家的高层人士,竟然离奇失踪了

    虽然消息是失踪,明白人都知道,那些人一定是凶多吉少,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郑家被袭击,他们第一个想到的人只能是叶晨,以及叶晨身后的大佬陈铁鹰。

    陈铁鹰其实并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他正在山庄的房间里听着刘兵对近两天发生的事情汇报。

    “你是说查不到这股势力的身份?”陈铁鹰皱着眉头问道。

    
刘兵点点头,“雪鹰也没有查出来对方的来头对方非常隐蔽,而且身手非常了得,他们行动利落,不留下一丝痕迹”

    “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连雪鹰的成员都不能找到?”陈铁鹰有些疑惑,要知道,在华夏,雪鹰的行动力是非常强悍的,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特种人员,如果连他们都不能查来对方的身份,那就真的说明对方身手在雪鹰之上了。

    可是,望眼全世界,有几个组织能够超过雪鹰?

    “也不是一点线索没有,在现场找到了这个卡片。”说着,刘兵在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上面用赤红颜色,赫然写着“嗜血”两个字。

    “嗜血?”陈铁鹰拿着卡片,轻声的说到,然后抬头看了看刘兵,“会不会是那个小子?”

    言下之意非常明显,陈铁鹰看到卡片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晨,因为近期只有他和郑家发生了冲突,在这个节骨眼,偏偏郑家出事了,想让人不怀疑都难

    刘兵点点头,声音非常轻的说到:“其实我第一感觉就是叶晨,只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而已,而且,我非常怀疑,他是用什么办法训练处如此厉害的一批队伍?难道是猎枪那几个混小子?”

    刘兵是在不敢相信,叶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训练出如此恐怖实力的人。

    “呵呵,难道这小子是正常人吗?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陈铁鹰算是默认了刘兵的话,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对于自己这个契孙,他是越来越喜爱,敢爱敢恨,杀伐果断,就凭这幅尿性的性格,绝对和陈铁鹰能尿到一个壶里

    转眼时间过去了半个月。

    叶晨每天在燕京偏远的地方修炼,炼药,很快他身上的钱都用光了。

    如今他的炼丹术提升的速度飞快,而且让叶晨惊喜的是,某一天在自己炼丹的时候偶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那块木牌中的小龙已经变成了龙态,而且,自身的功法也恢复到了练气三层,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突破到练气四层。

    虽然近一段时间木牌都很老实,但是叶晨知道,这块木牌的变化,绝对对自己有着非常大的帮助,那种感觉非常微妙。

    在这里将近待了二十多天,叶晨一头白发因为功法的晋级,已经恢复成了黑色。

    他决定回浙海了,自从自己离开以后给猎枪下达了一道命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肯定有很多人担心他,默默地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叶晨将于心蕊离开时候那个一年约定默默的记在心里

    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燕京的火车站,准备乘坐火车离开燕京。

    叶晨刚刚走到候车大厅,就感觉到身后有人撞过来。

    梁芒移开一步,同时它的精神力已经扫过后面,是一个戴着口罩,背着双肩包的一个女人,估计是走的太快了,结果一不小心绊倒了,所以才差一点撞到自己。

    那个女人原本看到自己马上就要撞到人,还想着本能的抓一下,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因为叶晨的速度太快了,刚刚伸出去的手,抓了一个空,看着自己向地上摔去,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慌的尖叫。

    叶晨看到他的脸即将跟地面有一个亲密的接触,如果这一下摔着了,估计绝对不轻

    他一把抓住女人的背包,直接将她的身体拎回来。

    带着口罩的女人站稳身形以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转头瞪着叶晨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闪开了?”

    叶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还有这样的人,自己闪不闪开和对方有一毛钱关系吗?亏得自己还好心拉她一把,免得让她摔倒,竟然还怪自己闪开了?

    听着对方的声音,年纪应该不会很大,虽然不至于生气,但是对这种性格的女人,叶晨选择了敬而远之,没有说话,直接走开了。

    看到叶晨看都没有看自己,一言不发的转身走掉,这个女人眼神里露出一丝温怒,不过她的脸色很快微微一变,赶紧低着头转进人群中。

    叶晨很快就把这点小事忘在脑后,在候车室瞪了半个小时,火车的轰鸣,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要准备检票上车了。

    去往浙海的火车不是很多,所以车上的人很多,叶晨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硬座的车票,不过这对于他来说,什么座位已经不重要了。

    找到自己的位置以后,叶晨很快屏蔽了周围吵吵嚷嚷,心里想着于心蕊到了神仙奶奶哪里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生活,他的情绪还是很低落的,自己因为没有去找陈铁鹰,是因为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低落情绪以免陈老在弄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他静静的望着窗外发呆。

    过了一会,车厢内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

    叶晨旁边的位置却是一直空着,他没有在意,看到车子启动起来,叶晨还以为自己的旁边会一直空着呢,干脆向里面动了动,直接坐在窗边。

    不过他的动作刚刚停下,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响起来:“喂喂喂,你抢我的位置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叶晨觉得有些耳熟,抬起头,看到一个面带口罩的女人站在他的旁边,不由微微走了一下眉头,没有想到会再一次碰到候车室的那个女人,而且还做到了一起。

    那个戴口罩的女人显然也认出了叶晨,冷哼一声说道:“原来是你啊,难怪没有一点礼貌。”

    叶晨懒得和对方说什么,站起来将靠窗口的位置让出来。

    看到叶晨衣服爱理不理的样子,口罩女人丰满的胸口有些起伏,刚才已经让叶晨无视了一次,现在在火车上又被这个混蛋无视的目光气得抓狂。

    她真的想摘下口罩,让这个混蛋看到自己的脸,他肯定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会马上献殷勤靠近自己,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好好的奚落他一顿。

    只是她想到自己是怎么上的火车,而且,说不准那些人也在这里,只能将自己的小脾气忍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叶晨就更加不会跟这个女人说什么了,他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

    口罩女人看到叶晨闭着眼睛装睡,还想这个混蛋会不会接着装睡的理由将脑袋靠到她身上占便宜呢,结果我们的叶晨同学就像是一座佛像一样,一动不动,而且还可以的跟她保持距离,别说往她身上靠过去了,甚至还有一点嫌弃的意思

    倒是她坐在叶晨的身边闻到了叶晨身上一股轻轻的药香味,这道香味跟普通的中药味不一样,让她有种非常轻松的感觉,不知不觉的将眼睛合起来,迷迷糊糊的她感觉自己在做一个非常甜蜜的梦。

    可是还没有等她回味过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拍打自己,被拍醒了以后。

    口罩女人顿时愤怒的很,当一个人正在做美梦的时候,被人打扰试衣间非常抓狂的事情,况且她的脾气向来不怎么好

    很快他就发现,这个罪魁祸首竟然是坐在自己身边的装逼青年。

    就当她准备张口呵斥的时候,叶晨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还有那一丝丝的口水,说到:“你靠到我肩膀了,本来我是不想叫醒你的,但是你的口水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