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反悔还来得及
    简单清洗了一下,叶晨感觉舒服不少,换了一件张良的衣服走出来。

    走出来之后,叶晨开门见山的问道:“张良,上次跟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听到叶晨这个问题,张良和张老汉相视一下,从脸上就能看出来他们有什么话。

    “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听听。”叶晨问道

    “叶大哥,你之前说的让我出去闯一闯,确实是件好事情,可是”说到一半,张良突然不说了

    “可是什么?一个大小伙子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

    张良沉思了一会,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说道:“可是我就是一个农村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而且在城里没有什么亲人朋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闯出一番事业来。”

    听完张良的话语,叶晨心中一愣,一拍脑门说道:“这件事情怪我没有说清楚,其实我是打算让你跟着我一起干,而且,你可以带着你父亲一起来浙海发展,至于你父亲的住处,我可以给你安排。”

    说着,叶晨掏出来一张支票,在上面写了一百万的数额后,递给张良:“这是一百万,算是我预支给你的工资。”

    张老汉偷偷瞄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具体多少钱他没有看清,只是看到后面一连串的零,瞬间吓了一跳,急忙对着叶晨说道:“使不得,使不得,神医让我的儿子恢复了正常人,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恩德了,这钱我们不能要。”

    张良更是如此,他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这些钱在榕树村可以算得上是首富了“叶大哥,这钱我不能要”

    叶晨笑了笑,他是真心看好张良这个小伙子,就凭这一首画图的水平,如果跟着猎枪训练一番,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行了,别跟我推来推去,你这点工资,在众人中只是中下的水平,如果你将来做的好,工资会是这个的三倍,当然了,是年薪”叶晨淡淡的说道。

    三倍

    那岂不是一年可以赚到三百万

    听到这里,张良差一点把下巴惊掉

    张老汉却是有些迟疑了,他是一个老实人,虽然非常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飞黄腾达,但是他不能让儿子做一些非法的勾当,这一刻,他看到叶晨的眼神也产生了一丝丝的变化,:“那个神医,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叶晨哪里看不出来张老汉的心事,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吧,我是生意人,不是坏人,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晨静公司?”

    关键时刻,叶晨突然觉得自己有一家公司还是有用的起码能让人马上知道自己。

    张老汉倒是对晨静公司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张良知道,不但知道,而且还知道晨静公司在浙海可以说是一个新起的庞然大物。

    “叶大哥,我知道晨静公司,那可是一家大公司。”

    “我叫叶晨。”

    “叶晨”张良在嘴里小声的说了一句,没有多一会,猛地瞪着大眼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叶晨?你是晨静公司的老板?”张良的声音非常夸张,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仰慕已久的大人物一样。

    围着叶晨转了好几圈,激动的他还是不能相信

    自己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和晨静公司的大老板在一个院子里,而这个院子还是自己的家

    “干了,老板,只要我张良能出力的地方,您就吱一声,我肯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激动的张良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张老汉却是一脸的蒙圈

    ”爹,晨静公司可是浙海的大公司,每年的收入的钱比咱家房子都高能去那里上班,叶大哥看得起我们了。”

    听到儿子的解释,张老汉这才明白过来,人家神医不但医术高明,而且还是一个大老板,亏得自己还以为对方是个坏人,不由老脸一阵通红,尴尬的看了看叶晨:“那个请神医不要在意我就是一个老头子,不懂那么多”

    叶晨随意的挥挥手,“是我没说明白,要是谁突然给我这么多钱,让我做事,可能我的反应也会如此”

    张老汉偷偷的看了看叶晨的表情,发现他并不是安慰自己,而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这才吐了一口气,心中还非常的庆幸,庆幸张良可以遇到叶晨,这样一个和蔼的老板,是不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明天出发”叶晨说道。

    其实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看看于晓娟,毕竟这么久没有见面了,自己既然来了榕树村,当然要看看这个小丫头了。

    “那个,你知不知道村里有个叫于晓娟的?”叶晨轻声的在张良身边问道。

    张良一愣,他没有想到叶晨在村子里还认识人,于晓娟他当然认识了,那可是村子里的一朵鲜艳的花朵,多少年轻小伙都惦记的女神啊。

    “知道啊,她家就在上面一里地左右吧”

    “哦之前我在这里做过实习医生,所以认识,我去看看她。”看到张良正在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叶晨心中有些发虚的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张良说道。

    叶晨苦笑,暗道这个小子真是不懂事啊?这种事情还用人陪吗?“不用了,也不远溜达溜达就到了”

    离开张家以后,叶晨顺着张良说的路线一路向上找过去。

    途中打听了两个村民才找到具体为止。

    只是当他来到于晓娟家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闭,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失望,看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小伙子,他们家人都去燕京了,说是什么亲戚办喜事你有什么事吗?”这时候旁边住户的大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老大娘对着叶晨说道。

    “哦,知道了,谢谢你。”叶晨转身离开了

    此时,远在燕京的于心蕊,一脸的愁容,两只眼睛明显是因为伤心过度变得通红,显然这几天她每天以泪洗面

    而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小丫头,也是一脸的不高兴,“姐,你想好了吗?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没用的我走了,爸妈怎么办?整个于家怎么办?”

    说到这里,于心蕊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的留下来

    “你说的那个人呢?跑哪去了?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要他有什么用?”小丫头在一旁有些愤怒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