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迷杀黑镰
    “你是怎么做到的?”黑镰教主满脸的吃惊,自己的身体已经练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而且刚刚叶晨砍自己一刀,明显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为什么短短的几分钟就有了如此的变化。

    叶晨缓缓的站直身子,“想不到吧?”其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只是昏迷了一次,实力竟然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挥舞着手zhong的砍神刀,叶晨不再犹豫,对于这种变化,他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一旦像刚刚一样,那就不好玩了。“受死吧。”

    噗

    叶晨的动作非常快,犹如破空一样,刷一下来到黑脸教主的身前,这一刀基本上是贴着他的脸颊忽而过,这还多亏他反应的速度够快,但是自己的肩膀就没有那么有好运了。

    一刀过后,深深的刀口,让他肩膀上的白骨都露出来了。

    黑脸教主不敢大意,急忙运起功法,黑色气息猛地散发开来,而整个人却消失了。

    如果是之前的叶晨,看到这一幕,也许还会害怕,但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怕,全身的经脉被精神力洗礼,每一个感觉都非常的智敏,瞬间就能扑捉到黑脸教主的位置。

    嘴角微微挑起,“雕虫小技。”

    消失的黑脸教主听到叶晨的话语,不由心zhong大怒,这是刚刚自己对着叶晨说的,如今这个小子竟然如数奉还“死”

    “太慢了”几乎是在黑脸教主的话音刚落,叶晨就动了,瞬间闪到一旁。

    “难道你就这点实力?不好玩啊”如今叶晨看着黑脸教主的动作,就像是看电视剧慢放一样,一切的动作都能轻而易举的扑捉。

    刷刷刷

    叶晨在空zhong看似随意挥动三刀,却是刀刀砍zhong黑脸教主。

    砰

    这一刻,黑脸教主怕了,不管叶晨的身体上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只想走,离开这个鬼地方,内心zhong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呼喊:“快走,支那人太可怕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zhong多出来两颗犹如台球大小的东西,猛地在地上摔掉。

    砰

    他的周身顿时升起烟雾,分别是蓝色和红色烟雾,作为一名药神,这两道烟雾升起的时候,叶晨瞬间察觉到这zhong间有迷,幻,药

    “想走?跟你药神爷爷玩药材?”

    直接无视眼前的烟雾,叶晨一个闪身冲了进去。

    黑脸教主回头看到叶晨竟然冲进来,心zhong一喜,身体挺了下来,转身对着叶晨说道:“支那人,都是猪。难道你不知道这个烟雾zhong有毒吗?哈哈哈哈哈”

    得意的他已经忘了身上的疼痛,看向叶晨的眼神zhong也充满了戏虐,自己的药粉是救命的时候用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逼得用掉。

    虽然很心疼,但当他想到叶晨胸口那个神奇小龙的时候,又觉得这两个东西相比起来,还是那个木牌更加珍贵。

    然而,他的得意没有超过三秒,只见叶晨飞快的想他掠过来。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怎么可以无视我大日本帝国的第一圣药?”黑脸教主原本帅气的脸上,现在变得狰狞恐惧。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精神力没有束缚他,可能是一种巧合,那么现在呢?连圣药都不能制服对方,难道他不是人?

    身为一名忍者,一名至高无上的忍者,他竟然开始迷信起来

    叶晨没有说话,妈的,你们矮国人的药,也他妈赶在本药圣面前说是圣药?真是不知道死活。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晨的手zhong也撵着一撮药粉,嘴角慢慢的挑起邪笑,“尝尝我的吧。”

    唰

    手一挥,叶晨手zhong的药粉在空zhong弥漫,只是这个药粉是无色无味的。肉眼根本看不清楚

    黑脸教主见状,内心zhong闪过一丝的不安,急忙用手捂住鼻子。

    可惜,他的速度还是慢了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软绵绵浑身使不出一丝的力量

    “这才叫圣药,知道吗?”叶晨见到黑脸教主的变化,知道自己的药起效果了“你们矮国人最擅长的药物不是在拍片子的时候用到的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黑镰教主惊恐的问道。

    叶晨冷哼一声,缓缓的走到黑镰教主身边,“去问阎王爷吧”

    手起刀落,叶晨的砍神刀猛地砍了下去。

    噗

    鲜血从黑脸教主的脖颈猛地窜出来。。。。

    “真他妈恶心,竟然连血都是黑色的。”

    叶晨看着刀身上黑色的血迹,一脸厌恶的说道。

    到死,黑脸教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没有力气,头颅散落在一旁,两只眼睛写满了不相信

    呼

    直到对方死透了,叶晨才松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太他妈刺激了。”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句后,叶晨祭出天火,直接将黑脸教主的尸体焚烧。

    做完这一切之后,空气zhong的黑色气息缓缓消失,叶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的衣服准备下山

    当他回到张家的时候,张良正苦着脸来回张望,见到叶晨之后,那张原本苦瓜脸瞬间扬起笑容,快步的走到叶晨身边,随即一脸吃惊的问道:“叶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他看到叶晨的上衣已经破乱不堪,而且身上还有血迹,样子十分的狼狈。

    叶晨挥挥手,无所谓的说道:“别提了,一言难尽对了,村里像你这种病人有多少?”

    张良摇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我想应该不少吧?”

    其实叶晨不知道,在他杀掉黑镰教主的那一刻,村里患病的人就已经好了,那道微弱的精神力,经过阳光的照射就会消失,根本不用继续治疗。

    回到屋子里,张老汉见到叶晨归来,脸上瞬间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神医,您回来了”

    叶晨苦笑这个老汉一口一个神医,让叶晨也有些受不了:“老大爷,你还是叫我叶晨吧,别一口一个神医叫着,再说了,医者父母心,治疗张良也是顺手的事情而已。”

    “好好,既然神医这么说了,那我听您的”张老汉还是没有改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