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金光护主
    叶晨感受到这种气息,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一种死亡的感觉正在步步向他紧逼

    药力还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在这个时间内,还不能将对方杀掉或者逃跑,等待自己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

    显然,叶晨已经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既然打不过,还硬拼个毛线?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方长,闪

    想到这里,叶晨身体猛地向后退去,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山lin之zhong。

    黑镰教主看着叶晨逃跑,也不去追,而是笑的更加猖狂“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吗?”说着,只见他单手一挥,偌大的黑色气息迅速蔓延着整个森lin。

    黑色气息仿佛能嗅到叶晨的位置一般,快速的追赶他,所过之处的鸟儿全部无法动弹,甚至小小的眼神zhong透露出惊恐的目光。

    妈的,有完没完

    奔跑zhong的叶晨,感觉到身后那道气息正在靠近自己,心zhong不免有些怨气。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胸口的木牌。

    木牌zhong的小龙正在焦急的翻滚,它渴望出来,渴望能够和黑色气体进行厮杀。散发出阵阵的金光。

    “不好”叶晨心zhong一紧,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被掏空,一股极为严重的空虚感席卷而来,双脚也感觉越来越重呼吸变得粗狂

    药力到时见了

    这一刻,叶晨的双眼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重影越来越模糊“如果这个时候倒下,剩下的只是被人收尸”叶晨有气无力的想到

    在口袋里掏出回气丹顾不上药量的反噬,叶晨想要恢复一些体力

    当他手zhong的药丸已经送到嘴边的时候,身体却是再也不能使出一丁点的力气,眼看着手臂慢慢的下垂这一刻,叶晨真的有想骂娘的冲动近在咫尺,竟然吃不到

    哐当

    叶晨的身体随着声音应声而倒双眼慢慢的变得漆黑

    黑色气息却是在呼吸之间便来到了叶晨的周身。

    它在叶晨的身体周围盘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安全的气息,黑色气息迟迟不敢靠近叶晨。

    黑镰教主也有这种感觉,他快速的向叶晨这边靠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晨胸口的木牌,猛地散发出金色光芒,这道光芒窜出来之后直接摄入叶晨的眉心。

    源源不断的精神力正在滋养着叶晨,仿佛是在救主一样。

    脑海里的精神力被填满,金光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继续蔓延,开始向叶晨的身体缓缓流动。

    已经是身体空虚的叶晨,在得到精神力的滋养后,丹田欢快的开始吸收

    匮乏的身体,正在慢慢的恢复,也正是因为精神力的滋养,让原本真气消耗的后遗症得到了缓解,天火也开始有了蠢蠢欲动的**。

    木牌zhong的小龙在其zhong越转越快,快到肉眼看不清这是一条龙还是一个疯狂旋转的齿轮。

    黑镰教主看到正在缓缓恢复的叶晨,顿时一愣,手zhong的动作加快,更加庞大的黑色气息祭出。

    这一次,没有迟疑,他们瞬间想叶晨袭去

    眼看黑色气息即将触碰到叶晨身体的时候。

    木牌猛地散发更大的光芒,这一个光芒犹如午时的太阳,耀眼的光芒几乎是一瞬间击溃黑色气息。

    嗷

    一声稚嫩的咆哮声响起,空zhong悬浮着一条一米长的龙身。

    这条小龙浑身赤红色,稚嫩的双眼正怒目的对着黑镰教主,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呦,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黑镰教主看到小龙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兴奋,他知道这个小东西一定是神兽,只是为什么会这么小,还有待遇夺过来回去研究。

    可能是感受到对方藐视的眼神,小龙突然开始散发赤红的光芒,在黑色气息zhong疯狂的吸收。

    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它的身体就涨了足有二十公分。

    “八嘎竟敢吃我的东西。”黑镰教主猛地冲向小龙,他不舍得杀掉,所以出手并不是那么凶狠。

    而小龙似乎能够看明白他的意图,身体在空zhong不停的闪躲,嘴里不停的吸收空zhong的黑色气息

    眼看自己的气息被小龙吸走了一大半,黑镰教主有些急了,“可恶的小东西,今天不杀了你,枉我一代盟主的名声。”

    刷。

    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柄wu士刀,黑镰教主身形顿时消失在空气zhong,现在他真的怒了,什么神兽,既然不能纳为己用,那就杀掉,省的祸害。

    感受浓浓的杀机,小龙的游走速度更加快速。在他躲过两次袭击之后。

    黑镰教主猛的身体窜到叶晨身边,他想既然杀不了你,那我就杀了你的主人,

    wu士刀虎虎生风对着叶晨的脖颈狠狠地砍了下去。

    正在纠缠黑镰教主的小龙猛然看到他的刀向叶晨看过去,发出一声长鸣“嗷”

    眼神zhong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怒气,身体犹如虚空zhong的利剑,嗖的一下来到叶晨的身前。

    眼看wu士刀就要落在叶晨的脖颈,小龙顾不上那么多,整个身躯瞬间来到叶晨的脖颈位置,将wu士刀的力量全部承受住

    噗

    娇小的龙身上被wu士刀砍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如果不是因为它本身有龙鳞,可能这一刀会将它直接砍断

    一声哀鸣“嗷”小龙消失不见。

    回到了木牌之zhong

    而这个时候,木牌也停止了对叶晨的滋养,所有的金光全部回归木牌之zhong,在小龙的周身开始滋养疗伤。

    这一切的动作都被黑镰教主看到,他嘴角慢慢挑起一丝邪笑:“原来小家伙藏在这里。”说着,他身手就要取下叶晨胸前的木牌。

    手指刚刚触碰到木牌,一直昏迷的叶晨手指也轻轻的动了一下,紧接着,叶晨感觉身体的机能在这一瞬间被唤醒。

    砍神刀猛地入手,双眼豁的一下睁开,冒出丝丝金光。

    噗

    砍神刀对着黑镰教主的腹部狠狠的刺了进去

    感受到腹部传来的疼痛,黑镰教主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已经醒过来的叶晨,“你怎么可能我明明感受到你已经不行了”

    躺在地上的叶晨,此时看着黑镰教主,嘴角露出了笑容,他现在只感觉身体前所未有舒畅,比起之前强行提升功法还要舒服。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受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