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比拼祝由
    叶晨心zhong一惊,他忘了对方使用的方法也是精神力。

    如今自己被精神力控制住,简直就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身体无法动弹,但是精神力可以运用,想罢,叶晨脑海里的精神力猛地窜出来,切断了老人的精神束缚。

    “雕虫小技”老人的精神力别切断以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更加的兴奋,他已经好久没有碰到如此有意思的人了。

    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黑色的精神力滚滚而出,顺着叶晨的精神力开始吞噬。

    刺痛

    叶晨只觉得脑海zhong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非常的疼,这种疼痛不想被人打伤那般,而是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灵魂被灼伤一般。

    妈的,简直就是一个变态,他没有想到对方精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范围。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非常的舒服?”老人一脸狰狞的看着叶晨,叶晨越是挣扎,他就越兴奋。

    这一次前来华夏,最开始的时候他是看好了叶晨的养颜丹,因为养颜丹可以修复他的肉身,如此让自己变得更加完善和强大,所以,多处打听才知道养颜丹是一个叫苏静雅的女孩控制,而苏静雅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

    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自己控制的女人并不是苏静雅,而是苏冬宣,这让他非常的气愤,一怒之下,将苏老也给控制住,既然苏静雅姓苏,家里人受到威胁一定会站出来。

    谁知道这个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叶晨这样的人。

    叶晨的出现,让老人彻底的改变主意,他不但要养颜丹,还要将叶晨纳为己有。

    今天当他感受到叶晨到来的时候,那颗渴望的心里再也忍不住,他要吃了叶晨,要将叶晨的精神力吸掉

    甚至昨天晚上两名手下被抓走的时候,他都没有出面阻拦,因为他了解wulinzhong的事情,像叶晨这样的年轻人,一定会来找自己。

    果然,叶晨的举动没有让他失望,更没有让他久等。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控制住我了吗?”突然之间,叶晨嘴角挑起一丝邪笑。

    艰难的在胸口拿起木牌,仅仅运用了一丝精神力,木牌突然光芒大盛,尤其是zhong间的那条小龙,仿佛得到了什么心爱的宝贝一样,在木牌zhong来回的游动,很是愉快。

    呼

    老人的精神力瞬间被木牌吸收,而且速度非常的快。

    “八嘎这是什么东西?”老人看着叶晨手zhong的木牌正在吸收自己的精神力,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可以收拾你。”老人的精神力被转移以后,叶晨的身体恢复了自由,而且木牌正源源不断的给自己滋养着精神力。

    “你这是找死。”老人收起精神力之后,不敢大意,如果说之前叶晨在他的眼里只不过就是玩偶,那么现在,他已经将叶晨当做了对手。

    日本忍者,在对待对手的时候,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杀。对方不死,自己死。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叶晨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就在叶晨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他杀了再说的时候,从老人的身后猛地窜出来好多的黑影。

    这些黑影一个个身穿黑色的劲装,显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人。

    但是叶晨从他们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丝的感情,甚至说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死人。

    叶晨不敢托大,将砍神刀我在手zhong,

    “阵”老人喝到

    叶晨定睛一看对方足有十一个人,他们瞬间闪开,将自己团团围住。

    形成一个圆圈,绕着叶晨快速的游走,老人猛地将手zhong的wu士刀抽出来,随着他的动作,十一个人也纷纷将手zhong的刀抽出来。显然这种阵法的力量远远的超出了叶晨的力量。

    在他们围着叶晨游走的时候,叶晨就好像是一头被困住的野兽,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众人,要知道自己现在完全无死角的对着敌人,稍微有不慎就会被敌人斩杀。

    他们的步伐似乎暗合着一些道法阵势得 玄妙,在游走的时候,圆圈也不断的缩小,就好像一个球笼不断的压缩,只有上面一个口子,叶晨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如果自己真的向上冲过去,绝对会是死路一条,何况那个老人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老人见叶晨竟然不冲出去,在包围圈缩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老人猛地下命令。

    “攻”

    交错的wu士刀在叶晨的眼前爆开。

    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单个的实力都不怎么样,但是何在一起的时候,却能发挥如此恐怖的实力。

    叶晨甚至可以肯定,就算是老人也远远没有这种攻击力。

    慌乱之下,叶晨顾不上什么招数,直接将天火唤出来。

    一道炙热的温度陡然上升。

    十一个黑衣人感受到这个恐怖的温度,顿时开始迟疑。

    嗯?

    难道他们不是死人?竟然还有思考?

    叶晨发现他们的变化,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直接将天火甩出去。

    果然,十一个人见到天火冲着自己过来,猛地后退。

    站稳身形,叶晨反而冷静下来,他淡淡的对着老人说到:“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祝由术?”

    说完,叶晨精神力猛地集zhong一点,对着十一个人吼道:“破。”

    精神束缚,无非就是心zhong某种邪念被人利用,只要破了这个束缚,就等于一切的来源都被切断。

    十一个人在叶晨大喝一声以后,瞬间全部瘫软的坐在地上,眼神慢慢的恢复了清明。

    “妈的,你不是说什么游戏开始吗?”叶晨身体猛地冲向老人,单手提刀,将天火覆盖刀身,快速的劈下来。

    刷

    惊慌失措的老人,急忙躲避,只是现在他的精神力被木牌吸走了一大半,行动的速度已经大不如前,左手边的衣服被划开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没有鲜血流出来,因为刀身的炙热,直接将**封住。

    “你他妈不是要吃了老子吗?”

    刷

    叶晨挥刀又是一下,这一次老人没有躲过去,一条手臂活生生的被叶晨砍断。

    “你他妈不是要吸收老子的精神力吗?来呀”

    没等叶晨话说完,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道极为危险的气息,而且速度非常快,快到让叶晨大吃一惊。

    轰

    一声爆炸,叶晨的周身瞬间烟雾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