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线索
    对于老汉的怀疑,叶晨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没有说话,而是走到青年的身边,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腕上,感受着青年身上那股异常的精神力,缓缓的吸入体内。

    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在青年的额头轻轻一触。

    没有花哨的动作,叶晨对于这种精神力的治疗,早就轻车熟路,眨眼之间就将青年的症状治好了。

    一旁的老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叶晨,然而,还没等他看出什么端倪的时候,青年却是幽幽的醒了过来。

    老汉见到自己的儿子醒过来,心zhong顿时大惊,尤其是当他看到儿子眼zhong那一双清澈的目光,直觉告诉他,儿子真的好了。

    “爸”青年叫了一声。

    老汉听到这个称呼,瞬间老泪纵横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儿子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唉~~~好,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啊”老汉抹了一把眼泪,感激的对着叶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感谢神医的治疗”直到现在,他是真的相信了叶晨,而且他清晰的记得,叶晨并没有像其他医生那样,又要检查又要吃药什么的,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就将他的儿子治好了,这种能耐不是神医还是什么?

    “别别别”叶晨急忙上前扶起老汉。

    “爸,这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给这个人下跪?”青年一头雾水的问道。

    老汉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叶晨,缓缓地对着叶晨说道:“神医,他是我的儿子,叫张良,之前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神医不要介意。”说着,老汉对着张良挥挥手说道:“还不快过来,要不是这位神医出现,你说不准连你爹都杀了,快给神医道谢。”

    张良虽然有些迷茫,但是他还是遵从父亲的话语,急忙走过来,朴实的他直接跪在地上“谢谢神医相救。”

    这一次,叶晨没有扶起他,任由张良给自己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才淡淡的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犯病的?或者说,你遇到了什么人?”

    老汉将叶晨请到屋子里,烧了一壶开水,给叶晨斟满,张良开始缓缓叙说:“就在前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我在山里面想抓点野味回来烤着吃,那天”

    那天,张良一个人在山上,沿着草丛的痕迹,寻找野兔,因为他知道,兔子一般都是有自己的路线,只要从这个方位过来,那么就一定还会从这个路线出现。于是他就在寻找兔子的老巢。

    走着走着,他就感觉越走越冷,于是打算回家算了,毕竟深山老lin里面,说不准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就在他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有人尖叫的声音,张良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炸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全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诸神勿怪”他嘴里一边念叨,脚下加快速准备离开。

    然而还没有两步,那道尖叫声再一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是女人传出来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要知道张良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那种男性的荷尔蒙瞬间被勾引出来,暗道该不会是有人大半夜在山lin里爱爱吧?

    榕树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里的人基本都认识,张良出于好奇心,想知道是谁这么大得胆子敢在山里扯犊子。

    悄悄地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大概五分钟以后,张良只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硬东西,非常的隔脚,低头一看,脸色差点变成绿色

    脚下的东西是一块非常洁白馒头状的东西,将脚挪开以后,白色状的东西上两个黑黝黝的大窟窿整瞪着自己赫然是一个头部的残骸

    这可是把张良吓坏了,“啊”

    惊吼一声,撒腿就跑,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也可能是脚下有什么东西勾着自己,总之他觉得两条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无论自己怎么跑都不能加快速度。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说道这里,张良脸上还有着恐惧的神色。

    叶晨听到这里,心zhong猜到这十有**就是那些日本人作怪了,于是他看着老汉问道:“最近村里有没有什么陌生面孔出现?”

    老汉见神医问自己,当即认真的回想。

    好一会之后,小声的说道:“倒是有那么两个人,昨天,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村子里的后山,传出来人的打斗声音,我不敢出去,只能趴在门缝看,后来看到有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被一大群人逮走了”

    叶晨听到这里,暗道那就是了,今早刘老哥告诉自己抓到了两个人,老汉现在说的,应该就是昨晚刘老哥的那些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些日本人一定不会走远,叶晨急忙对着张良问道:“你还记得那条路怎么走吗?”

    张良点点头,“记得,但是我不敢去。”

    “没关系,你告诉我怎么走就可以了。”

    很快,张良在一张纸上画出了山脉的地形图递给叶晨。

    叶晨拿着地形图心zhong一惊,暗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这幅地图堪称专业水平了要不是叶晨亲眼所见,他甚至怀疑张良是拿出来一张打印出来的底图糊弄自己呢。

    ”你会画地形图?”叶晨问道

    张良淳朴的点点头:“会啊,我在山里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观察,然后将地形记在脑子里,画下来”

    我擦,这么牛逼,叶晨现在看着张良的眼神都变了,自己现在正缺人,这个张良绝对是一个人才,“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愿不愿意去更大的地方发展?”

    张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但是随即有摇摇头,一脸忧郁

    “怎么?难道你要在这个山沟里呆一辈子?”叶晨见到张良的表情问道

    “家里妈妈不知道去哪了,剩下我爹一个人,如果我再走了,他老人家怎么办?”

    叶晨心zhong暗暗点头,这小子不错,除了画图水平不一般,而且还很孝顺,就凭这一点,叶晨就知道张良可以用。

    “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操心,只要你赚到了大钱,可以在城里买一栋房子,把你父亲接过去。”

    听到叶晨的话,张良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那我愿意”

    张良的淳朴让叶晨心zhong闪过一丝感动,不过他现在不想说什么,要等到收拾完日本人在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