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榕树村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电话另一边的刘兵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如此的猖獗,原本已经休息的他,猛地在床上跳起来“等我消息,我这就去查一下。”

    作为陈铁鹰身边的侍卫,当年也是跟着上过战场的,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当年很多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慢慢的淡化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忘掉,他这一生zhong最恨的两种人,其zhong就有日本人,他们外表人模狗样,实际上内心zhong比任何人都要邪恶。

    挂了电话,叶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件事情有了刘兵的帮助,一定会很快差到那个什么盟主的位置。

    想自己已经被动这么久了,也该是让自己还手了

    次日一大清早,叶晨正在睡梦当zhong和夏寒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美梦。

    有些郁闷的叶晨拿起电话,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一大早打扰自己,当他看到来电人名的时候,一心的怨气瞬间消失不见,因为这个电话是刘兵打过来的。

    “老哥,怎么样?查到了吗?”

    “查到了,并且抓了两个忍者”刘兵说道

    还抓了两个忍者,叶晨非常吃惊,他没有像想到刘兵的效率如此快,“男的女的?”叶晨有些担心夏寒被刘老哥一并抓住了

    “男的。”

    呼叶晨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夏寒就好,自己还想着驯服夏寒做自己的保镖呢。

    “他们在哪?”

    “这件事情首长不让你参合了,毕竟对方是外国人,一旦处理不好,可能会引起国际纠纷。”刘兵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叶晨心zhong非常不舒服,什么叫国际纠纷,他日本人来招惹自己就行,自己要动手还不行了?“老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在哪?我只是想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在我的地盘闹事,没有别的意思。”

    精明的刘兵哪里不知道叶晨是想自己去?

    “你有多大把握?”沉思了一会,刘兵轻声的问道。

    “神不知鬼不觉。”叶晨回答

    “我只能说,抓住的那两个人在浙海的周边一座小山村zhong,具体为止我也不清楚好想在榕树村”

    榕树村叶晨听到这个地方心zhong一惊,这不是当初自己实习的那个地方吗?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女孩于晓娟

    “谢谢老哥。”急忙道谢以后,叶晨挂断了电话,直接将电话关机。

    既然已经知道日本人的位置,他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当下洗漱一番就去了客运站,买了一张去往黑沟镇的车票。

    这一次,叶晨非常的低调,到达黑沟镇之后,并没有给于晓娟打电话,而是乔装打扮一番,直奔榕树村而去。

    到达这里后,他发现这里的气息变得有些压抑,再也没有当初那种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息。

    这种变化,让叶晨心zhong一惊,对方只是忍者,怎么会将整个村庄变得如此气息?

    “哎,你们听说没有,张家的那个儿子,今天早上又开始犯病了,拿着菜刀要砍了老张呢多吓人。”这时候,路过叶晨身边的两个人正在小声的议论着。

    叶晨听到之后眉头紧皱,急忙追上去故意压着声音,问道:“哎,大哥,你刚刚说的张家怎么走?”

    两个人看到叶晨是一个生面孔,心zhong升起警惕:“你去张家干什么?”

    “哦,那个我是他家的表亲,这次来就想探望一下,但是很多年没来了,忘了路怎么走”

    一听叶晨是张家的远房亲戚,两个人放下警戒心,劝说道:“哎,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如今老张头他们家已经乱套了,儿子患上了精神病,媳妇也不知所踪,已经乱的不像个样子”

    “那我就更得去看看了,毕竟还是亲戚,他们家里出事我怎么可能不管呢?”叶晨坚定的说道

    其实两个人看到叶晨面善才这么劝说的,如今听到叶晨还是要去。

    其zhong一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的说道:“去吧,他家就在那个方向一直走,独门大院,红色大铁门就是他家了,但是我跟你说,你最好是离他家儿子远一点,他经常犯病,一犯病就要杀人,非常吓人。”

    话音刚落,叶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说了声谢谢,加快脚步离开。

    他要看看这个张家的变化是不是因为日本人的出现而造成的。

    很快,叶晨就来到了一个红色大铁门的独门独院。

    用手轻轻一推,发现大门没有锁,直径走了进去,只见一个年龄不大的青年,手zhong正拿着菜刀坐在院子zhong,嘴里还不停得碎碎念什么

    青年见到叶晨走进来以后,两只眼睛猛地张大,情绪瞬间变得暴躁:“你是谁,为什么来我家?说,不然我砍死你。”

    叶晨眼睛一眯,精神力猛地射出,在对方的眼神zhong,他看到了一丝不属于他的精神力,这种精神力在眼神zhong闪烁。

    “我是你的表哥,难道你想不起来了吗?”这一句话,叶晨用精神力传出去

    听到叶晨的声音,青年的眼神明显有一丝清明闪过,神情有些呆滞,“表哥?”

    “没错,是我,难道你不记得了?”

    “表哥?我有表哥吗?”青年喃喃自语,明显有些想不起来了,而且神情有些恍惚。

    就在叶晨慢慢靠近他的时候,青年猛地身体一震,敌视的盯着叶晨“我没有表哥,没有亲人,你骗我,你们都骗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说着,他举起菜刀冲着叶晨砍了过来。

    叶晨见状,只好动手,他身体一闪,快速的向旁边一闪,顺手在青年的后颈来了一记手刀。

    青年两眼翻白,身体缓缓的倒下去。

    “张良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老汉手zhong拿着烟斗冲了出来,急忙跑到青年的身边,怒视的对着叶晨吼道。

    叶晨并不在意,而是淡淡的说道:“你儿子应该是近期才有精神上的变化吧?”

    本来还一脸怒气的老汉,听到叶晨的话以后,表情一僵,“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心zhong非常的震惊,自己儿子的变化,已经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身体没有什么毛病,只能等到犯病的时候再来。

    可是他儿子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青年,犯病的时候,一般人根本制服不了,这让他一个老头子怎么办?

    “我可以治好他。”叶晨依旧是淡淡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老汉有些疑惑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