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姐妹?
    不知道为什么,曹wen白看到叶晨的表情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你我之间有什么事情可以问的?我这里不欢迎你。”他有些底气不足的说到。

    “就是想问一下,曹兄这首曲子是谁的?”叶晨所问非所答的说到。

    曹wen白说到:“无可奉告,苏木恒,你什么意思?当我曹家好惹是吗?”

    他的话音刚落,叶晨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看来今天不用一点手段是不能让这个家伙好好聊天了,想罢,手zhong抽出银针,对着曹wen白的穴位刺了过去。

    曹wen白只感觉脑袋一阵眩晕,“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弗朗茨·约瑟夫·海顿作为交响音乐教父,他的年龄整整大了你三百多岁,你有多大的欣赏能力来欣赏这种音乐?”其实当音乐响起的时候,叶晨就觉得这种音乐不可能是曹wen白所欣赏的。

    听到叶晨的话,曹wen白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但是他还是硬挺着说到:”为什么我就不能听这种音乐?”

    “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那辆兰博基尼的音响播放的可都是dj舞曲吧?像你这种年龄的人,应该欣赏那种音乐吧?没想到曹大少爷,还有雅兴听古典交响曲”说着,叶晨有指了指周围的装修,淡淡的说道:“还有你的这个装修,典型的日系风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房子是有人送给你的吧?”

    仿佛被说zhong了,曹wen白脸色变得惨白,“胡说,这是我自己的房间。”

    “是吗?”叶晨疑问的说到,然后靠近曹wen白问道:“如果你现在说实话,也许我会手下留情的。”说着,叶晨手zhong拿着银针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曹wen白怎么也想不到苏木恒的姐夫外表向一个土鳖,可是下手却如此心狠手辣,尤其是刚刚那一针,怎么就让自己失去了力气?

    见他不说话,叶晨一根银针慢慢的刺入他的穴位。

    曹wen白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奇痒无比,双手又没有力气抓痒,“哈哈哈哈哈哈草拟吗你对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皮肤上就好像被一万多只蚂蚁啃咬一样,非常的难受曹wen白的脸色也变得通红

    “跟我说实话,我会让你舒服一点”叶晨淡淡的说道。

    曹wen白现在说话都费劲,听到叶晨的话,咬牙切齿的说到:“快给我解开,我说我说”

    叶晨冷笑一声,到底还是一个大少爷,经不起这种折磨,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身手刚要拔出银针的时候。

    一道极为阴冷的气息猛然靠近。

    几乎是下意识反应,叶晨猛地后退。

    然而,对方的目标并不是叶晨,而是无法动弹的曹wen白。

    黑影闪过,等叶晨反应过来的时候,曹wen白已经没有了呼吸,两只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前方,嘴巴也是张的老大

    他甚至没有发出一个声音就丧失了性命。

    杀了曹wen白之后,那个黑影似乎并不恋战,转身就走,身影飞快的掠出去。

    叶晨反应非常快,暗骂一声,草,随即快速的追了上去。

    麻痹的,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杀人,而且自己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呢。

    黑影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对方穿的就是一身黑色的劲装,在黑夜里,要不是因为叶晨的视力过人,可能早就找不到黑影了。

    加快了脚步,叶晨紧紧地追着。

    二人一前一后,飞快的奔跑。

    前方的黑影似乎没有想到叶晨也有如此快的速度,低沉的暗骂“该死”随手拿出腰间的暗器,对着叶晨扔了过来。

    要知道叶晨现在的感知已经非常灵敏,当他感觉对有什么东西袭来的时候,身形向旁边一躲。

    铛铛铛铛

    四个五角星状的暗器打在叶晨的周身。

    当叶晨看到这个暗器的时候,顿时来了兴趣,他见过这个东西,之前夏寒也用过,对方竟然是一个忍者,既然是这样,叶晨就更不能让对方逃脱了。

    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追了才不多五分钟的时间,忍者明显有些体力不支,突然停下身子,抽出随身的wu士刀,冷眼的盯着叶晨。

    “夏琪?”叶晨刚刚停下身形淡淡的说道。

    对方听到叶晨的称呼,身体一愣。

    只是一瞬间的停顿而已,随即挥舞着手zhong的wu士刀对着叶晨狠狠的砍过来。

    叶晨站在原地,对方的速度明显太慢了,只是随手一拍,wu士刀就偏到一旁,顺势抬起一脚对着对方的腹部就是一脚。

    轰

    忍者被叶晨直接踹飞。

    叶晨速度飞快的来到忍者的身前,直接将对方的面罩摘下来。

    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四周顿时升起紫色的烟雾

    来不及多想,叶晨憋住气息,尽量的不让烟雾进入体内,天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毒气

    等到烟雾散去的时候,叶晨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我擦,这不是电视剧里面的桥段吗?竟然被自己碰到了?

    虽然对方走了,但是叶晨拿着对方的口罩在鼻尖闻了一下,淡淡的清香传过来。

    让叶晨非常肯定那个忍者就是苏木恒要追求的女孩夏琪。

    “夏琪夏寒?”叶晨站在原地喃喃自语,“难道这两个人是姐妹?”

    回想起之前在景山见到夏琪的时候,叶晨就对这个女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算了,人已经走了,以叶晨对夏寒的了解,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还会找机会杀了自己的,当然了,原因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身后的组织,应该还有对叶晨的那份仇恨吧

    回到曹wen白的家以后,苏木恒已经在楼下焦急的等待,一见到叶晨,他急忙走上前说到:“姐夫,怎么办?”

    虽然他只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像这种大家族的公子早就见过不少死人,尤其是被他们弄死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虽然曹wen白被人弄死,苏木恒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害怕,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

    “你说怎么办?”叶晨冷冷的问道

    “一般这种情况我们都是报警处理,反正人也不是我们弄死的。”

    “你自己解决吧,反正我不想参合。”现在叶晨没有心情参合这些事情,他只想知道日本人到底要干什么三番五次的接近自己?难道只是为了养颜丹?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叶晨绝对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与其这样被动的让人家不断的挑衅自己,不如自己主动出击,他就不相信矮国人会隐身术,还能在地球上蒸发了?

    “刘老哥这么晚了打扰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是这样的”叶晨掏出电话给远在燕京的刘兵打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