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金屋藏娇
    浙海。

    叶晨回来以后第一时间联系猎枪来到关夏寒的地方。

    没有想到猎枪办事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嘛,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够找到一个别墅关着夏寒,虽然钱没少花,但是叶晨非常满意。

    主要是这个外表不起眼的别墅里面还有一个地下室,这给了叶晨不小的惊喜。

    “这件事情还没有传出去吧?”叶晨问道。

    猎枪和身边的一个人一愣,表情有些怪异,之前老板已经交代不要传出去了,今天又问他们有些好奇,老板这样做难道是要金屋藏娇?

    叶晨感受到两个人怪异的表情,不忍老脸一红,“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猎枪二人表面平静如水,可是内心不是这样想,老板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非常清楚

    虽然他们看不到夏寒的相貌,但是从外观上看,那个妙曼的身材,想来容貌也不会差到哪里

    “我不是说过了吗?忍者和杀手都是冷血的动物,我就是想看看他们的忠诚度到底如何,到底有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冷血”叶晨解释的说到,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我们明白”猎枪二人点头。

    叶晨见状忍不住想将这两个家伙踹出去,他们相信也是表面的,什么样的病人叶晨没有见过,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根本没有相信。

    “出去守着。”

    猎枪二人转身离去,这两个家伙开始想歪,接下来老板会做什么?是不是要将女忍者放在床上慢慢研究?

    走出别墅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相视一望,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笑意。

    “这件事情就我们知道就好了。”猎枪对着身边的人说到。

    那个青年猛点头,“那当然,我可不敢说出去。”

    猎枪嘿嘿笑了笑,想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她心里就是一阵害怕,多亏老板有惊无险,自己这个队伍竟然让一个忍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老板身边,而他们却不知道,这简直就是对他们一个打击。

    从这件事情上来说,他们失职了,不过也不能全怪他们,技不如人,单凭这点,猎枪他们就知道,他们不是那个女忍者的对手,或许几个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头,你说那个女忍者漂亮吗?”猎枪身边的青年眼珠子一转小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要不然你进去问问?”

    青年脖子一缩,“我可不敢,不过应该挺漂亮的,那身材,啧啧,换做是我,恐怕也会像老板一样,玩一个金屋藏娇啊。”

    “你?快拉倒吧,你知道金屋藏娇,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与狼共舞?”猎枪笑道

    青年顿时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那个女忍者的对手,在她的面前,或许自己就是一只小绵羊。

    别墅内,叶晨大量夏寒好一会,发现她这两天有些消瘦,这说明这两天夏寒一直没有吃东西,看了好一会后,缓缓的说到:“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你好呢?”

    “杀了我。”夏寒语气冰冷的说到,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叶晨摇摇头,“你知道我不会那样做的。”

    “不杀了我,你会死。”

    “别跟我玩这一套,你以为我会害怕你的威胁?”叶晨不屑的说到。

    “八嘎”

    夏寒怒骂一声,因为叶晨正准备摘掉她的口罩。

    叶晨笑道:“女人家,不要动不动就骂人。”说话间,已经将夏寒的口罩拿开。

    再一次见到夏寒俊俏的脸颊,叶晨还是有些恍惚,世界上为何会有如此漂亮的女人?没有化妆,照样倾城绝色。

    一时间,叶晨看的有些发呆。

    再叶晨的注视下,夏寒似乎有些害怕,稍稍别过头,他受不了叶晨那个怪异的目光。

    “你很漂亮”

    夏寒面无表情的吼道:“不杀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晨笑了笑“你不用吓唬我,因为没有用。”说着,一把将夏寒抱起来。

    夏寒大惊,这个可恶的男人不但看见了她的面容,如今竟然还敢抱着自己,愤怒,她现在恨不得将叶晨千刀万剐。

    “八嘎,该死,混蛋。”夏寒怒的想吃了叶晨,作为一名忍者,她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愤怒,忍者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今天却被叶晨气得暴跳如雷。

    叶晨朝着夏寒瞪着眼睛,“你在骂我,信不信我采取进一步措施?相信你应该还没有尝试过接吻的感觉吧?非常奇妙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的,要不要试试?”

    夏寒不敢在说话,她相信面前的这个混蛋绝对会那样做。

    叶晨暗自得意,看来还是靠恐吓有用,尤其是这种将生命置之度外的忍者。

    抱着夏寒,叶晨一点点变得不镇定,心乱如麻,如此娇艳的美人在怀中,他要不要做点什么呢?

    叶晨甚至都能感受到夏寒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

    忍者是不可能打香水的,这是常识,否则使用忍术还有个卵用。

    “今天开始,你要适应这里的生活。”说着,叶晨随手将夏寒往地下室的床上一扔。

    夏寒打量了四周一眼,内心有些不安:“你想干什么?”

    “养你”

    “八嘎”夏寒当然知道这是要软禁自己。

    “嘿嘿,我允许你对我说鸟语,但是次数不要太多,来吧,看看的你环境,还满意吗?”叶晨对于夏寒说的八嘎非常不爽。

    夏寒没有说话,这会他只想杀人,讲这个男人杀掉,然后千刀万剐,将骨头喂狗。

    “别那样瞪着我,我说过,你如果在挑衅我,小心我采取进一步措施,实不相瞒,我这个人非常喜欢美女,尤其是你这样的,你不会介意吧?”

    夏寒无语,她宁可死,也不愿意让叶晨进一步行动,她非常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叶晨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说到:“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并且在哪,第二,我对你采取进一步措施,当然,如果你不回答,我当做你默认第二条,其实我非常乐意是第二条。”

    叶晨一脸邪笑的说到。

    夏寒差一点吐血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做你默认第二条了”叶晨笑容大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