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那个少年是我
    “干嘛摆着一张臭脸?知不知道今天小叶跟你打一声招呼,你父亲上位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宋老有些严肃的对着宋媛媚说道。

    叶晨微微一笑,摆摆手“哪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那可以一样,今天来的,哪个不是跺一脚都可以让华夏抖三抖的人物?而且刚刚已经有人主动联系宋老头了吧?”常山站在一旁说道。

    确实,如今叶晨的身份是陈铁鹰的契孙,换句话说,可以用亲孙子来形容,他的朋友等同于站在了陈铁鹰这个大树的下面,而且陈铁鹰这么高调的认亲,就是为了让叶晨能够迅速的打开关系网。

    叶晨现在却是没有这个心情,刚刚的那个背影,让他心中有些不舒服,到底是不是于心蕊?为什么刚刚没有注意到?她坐在哪里?

    于心蕊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可是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若是以前的时候,她还没有见到叶晨,心中的思念并没有凸显的那么严重,可是今天不一样,她亲眼见到了叶晨,往日的种种一一浮现在心间。

    那种相见不能相认的感觉,让她的内心几近于崩溃的边缘,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于心蕊,现在恨不得不顾一起去找叶晨说明白事情

    可如果自己这样做了,家人怎么办?父母的性命该怎么办?家族的命运怎么办?放弃不管了吗?

    不行,我不能这么自私

    于心蕊俏脸上泪水不停得留下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时间已经不多了。“

    还在山庄的叶晨突然感到一阵心痛,这种疼痛非常揪心,让他有些喘不过气顾不上那些还没有走又邀请自己的大少们,叶晨拽着常山来到了一间相对安静的房间。

    走进来以后,叶晨开门见山的问道:”常老哥,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常山见到叶晨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他也变得严肃起来:“什么问题?”

    “你知道京城于家吗?”

    常山听到叶晨这么问,眼睛猛地一缩,“你问这个做什么?”

    看到常山脸上的变化,叶晨心中一紧:“难道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事情吗?”

    摇了摇头,常山拿起一颗烟点燃,慢悠悠的说道:“倒不是不可以说,只是这个于家有些特殊,在燕京也算得上名列前茅的世家,只是”

    “只是什么?”叶晨恨不得打开常山的脑袋,看看这个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话吞吞吐吐的。

    常山没有回答叶晨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的医术这么高明,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鬼神的说法?”

    恩?

    叶晨无语,“按理说,这个世界分阴阳,活着的人为阳间,死去的人就作为阴间,至于鬼神我相信它是存在的。”

    常山点点头,“既然你相信这个,那我就跟你说说。”

    “于家最开始的时候,在京城只是做一些小买卖,可以说并不起眼,于正涛也就是现在的于家家主,当初捣弄一些特供的酒水,游刃于中高层之间,生意还算可以,我们这些老酒鬼有时候也会找他弄一下酒,偶尔的时候还会在一起喝喝酒”说道这里,常山掐灭烟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可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正涛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有些萎靡不振,但是生意做得还可以,最后竟然开了一个集团,集团经营的项目更是多种多样。”

    叶晨没有想到于心蕊的父亲竟然这么厉害,从一个小生意人做到了集团董事长,这中间的困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他们一家四口,做生意非常厚道,对待老客户的优惠更是大得让人无法想象可是你不要忘了,我之前说了,于正涛变了,变得萎靡不振。”

    叶晨听到这里,觉得关键事情就是这个“是什么原因变得?”

    “郑家。”常山淡淡的说道

    “郑家?”叶晨听到郑家两个字的时候,心中隐约一紧。

    “没错,他们出现以后,将整个于家闹得四分五裂,没有人知道郑家用的是什么办法,可是却都知道绝对不是正常的手段”常山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了。

    叶晨眉头紧锁,“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只是知道郑家控制了于家,至于什么方法,没有人知道。”

    “对了,听说那个时候有一个少年跟郑家闹了矛盾,因此郑家还下令杀掉那个少年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也记不清了。”常山说道

    杀掉那个少年?那个人不就是自己吗?

    叶晨听到这里,心中震撼的不行,看来有些事情自己还是没有想起来,但是他不打算自己想了,要想办法找到于心蕊,问个究竟。

    常山看着叶晨的表情问道:“你突然见问这个事情干什么?”

    他总觉得叶晨今天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仿佛有心事一样

    沉思了片刻,叶晨抬起头对着常山说道:“如果我说当初郑家要杀的那个少年就是我,常老哥会不会相信?”

    “什么?”常山声音陡然提高,一脸不相信的盯着叶晨,要知道在他心里,郑家一直都是非常邪门的家族,在燕京,没有几个家族愿意得罪这样的人,他们可不想自己变成于家那样被人控制。

    “我是说,那个少年就是我。”叶晨再一次淡淡的说道。

    常山一脸不相信的问道:“这怎么可能?当初他们说那个少年已经死了”

    叶晨淡淡的笑了笑,摇摇头,“具体的事情,我就不解释了,但是我相信,当初他们要追杀的那个少年就是我,而且,我认识于家的于心蕊”

    “嘶”常山再也不淡定了,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当初掠走于心蕊的少年就是你?”常山瞪着眼睛说道。

    叶晨点点头,没有否认,既然自己已经做好决定去找于心蕊问个究竟了,事情早晚都要被人知道,何况常山不是外人。

    “乖乖难怪你的医术这么厉害”常山终于释然了。

    要知道当初的叶晨可是没少折腾,若不是郑家那个老太婆出手,恐怕于家很快就能脱离郑家的控制

    如果说那个少年就是叶晨,那么现在的叶晨拥有这一身医术,也就是非常正常了

    “那你是有什么打算了?”常山问道。

    之前不知道少年就是叶晨的话,常山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不同了,叶晨是陈铁鹰的契孙,又是治好自己病的好兄弟,他要是除了什么意外,以他对陈铁鹰的了解,整个华夏恐怕都要闹翻天了

    “是有一点想法,但是还需要详细的考虑一下,老哥,这件事情先不要对外说了,至于爷爷那边,我会找机会跟他说。”

    叶晨淡淡的说道。

    “恩,我相信你自有分寸。”常山点点头,他知道叶晨一般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就像这一次治好陈铁鹰一样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需要多久就可以让陈铁鹰恢复。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老哥提,只要能行,老哥我绝对支持你。”

    离开房间,叶晨来到了陈铁鹰休息的地方。

    此时陈铁鹰正在闭目养神,没等叶晨张口说什么,他就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小子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年轻人做事,觉得对就去做,不要畏手畏脚,什么事情都没有让你有提前准备好的可能,只有在做得过程中慢慢将事情做到最好,去吧,爷爷支持你。”

    叶晨杵在那里,心中突然一股暖意席卷心间,按照常理来说,他与陈铁鹰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虽然收了自己作为契孙,陈铁鹰也可以不用操心那么多事情,偏偏他又对自己如此支持,这倒是让叶晨非常感动,点点头:“爷爷,我知道了,谢谢您。”

    说完,叶晨转身走了出去。

    陈铁鹰却是猛地睁开眼睛,眼神中露出了精光,对着身后黑暗处的刘兵说道:“看着他一点,只要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就不要出手”

    刘兵简单的说道:“是”

    “雏鹰想要展翅高飞,就要经受一些磨练,饿狼想要捕食,必定是饥渴难耐”陈铁鹰喃喃的说道,然后双眼慢慢的闭上。

    走出房间,叶晨发现宋老和宋媛媚还在等自己。

    “小叶,还打算会浙海吗?”宋老见到叶晨后说道。一旁的宋媛媚也是安静的盯着叶晨。

    叶晨脸上挂起了笑容,“回去,那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解决呢。”其实他内心是想到了夏寒,那个女忍者还被自己关着,她的身手可是不一般,要是被她挣脱了,猎枪那几个人恐怕是不能制服的。

    听到叶晨说还回去,宋媛媚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了一丝的欣喜,这种感觉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哎我们明天走吧,今晚一个人在这里好无聊啊,不如你来陪我?”叶晨盯着宋媛媚一脸邪笑的说道。

    我们的叶晨同学话锋转换的太快,让宋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后,才发现叶晨是盯着自己的孙女说话,顿时老脸一红“咳咳那个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就不跟着搀和了”说完转身就走。

    这下可是让宋媛媚蒙圈了爷爷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把自己出卖了?“爷爷我是你亲孙女吗?”

    “别叫了,考虑一下,我的房间还是很大的呢晚上我们畅谈一下理想,未来当然了,如果你看我不爽,咱们也可以互相伤害”叶晨越说越来劲

    看着宋媛媚吃瘪的模样,让叶晨沉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想都不要想,你这个混蛋色狼”

    “唔”宋媛媚瞪大眼睛,这个混蛋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吻自己

    还没有走出去多远的宋老回头看到叶晨正在搂着孙女亲吻,急忙扭过头装作没看到脸上却是挂着笑容,“小子,你别让我失望啊,最好是今晚就跟孙女拜堂成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