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激动的叶母
    “我杀过很多人,不在乎你这一个。”夏寒冷冷的说到。

    叶晨苦笑,他明白夏寒说的是什么意思,言下之意,是让自己离她的身体远一点

    摸了摸鼻子,叶晨尴尬的笑道:“刚才是你紧紧搂着我的又不是我主动”

    “八嘎,闭嘴。”

    “能不能温柔一点,要知道你是个女人吓我一跳”说着,叶晨一只手放在胸口装作惊吓的模样

    表面上惊吓,实际上内心中都已经笑开花了,暗想,小样,跟本大爷斗法,你还太嫩了

    “听说你们忍者都是会隐身的,是真的吗?这种隐身是不是让其他人视觉产生幻觉,以为你们消失了?”叶晨一边说着,一只手还是放在胸口的位置

    心中却是默默的运起祝由术的功法。

    “看,有灰机”叶晨突然看着天空大吼一声

    夏寒冷漠的盯着叶晨,眼神中透漏着鄙视。

    叶晨心中默数“1/2/3”

    突然夏寒不可思议的盯着叶晨,两只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的不相信

    她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一样,和上一次的感觉不一样,这一次,她感觉眼神有些涣散,面前的叶晨已经变成的两个重影,一张邪恶的笑容正盯着自己笑呵呵

    “小样,我记得跟你说过,以后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不然我不会饶了你的”叶晨看着夏寒软软的倒下去,喃喃的说到。

    站在不远处的猎枪他们看到这个诡异的一面,惊得目瞪口呆

    老板到底用了设么办法?让一个刚刚还凶巴巴的忍者软绵绵的倒下去?

    当然,现在不是他们猜测的时候,众人飞快的来到叶晨身边“老板,要我说直接将这个人做掉吧。”猎枪对着叶晨说道。

    “不行,他对我还有用。”叶晨才不舍得将这么一个大美女残忍的杀掉呢。

    都说忍者和杀手都是冷血的动物,叶晨倒是想看看,夏寒到底有多么的冷血?难道没有事情能够感化她?

    摸了摸胸口的木牌,叶晨嘴角挑起一丝笑容,暗道,刚刚木牌传递给他的精神力非常浑厚,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

    其实,再叶晨装出受到惊吓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跟木牌有了沟通,他不确定自身的精神力是否能够一下控制住夏寒,所以才借助木牌上的精神力。

    只是他没有想到,木牌带来的惊喜让叶晨大吃一惊这才几天,木牌的精神力已经储存了这么多

    “先把她关起来,等我从燕京回来在处理,这段时间不要给她松绑,能用上的手铐,脚铐,统统用上。”说着,叶晨在兜里面掏出来几颗丹药递给猎枪,“不许给他吃饭,每天一颗药丸,若是一个星期不能回来,再给她送饭。”

    猎枪点点头,接过叶晨的丹药 ,心想,自己绝对会将忍者五花大绑,他心里可是没有底,上一次就是被这个忍者放倒,心有余悸啊

    将夏寒稳妥的关起来之后,叶晨直接踏上去燕京的飞机。

    陈铁鹰的私人山庄,现在可谓是张灯结彩,来宾更是络绎不绝。

    这个曾经在军队中的战神,指挥数十万人的大战役,也指挥过以少胜多的艰险战斗被誉为开国大将军的其中一员,如今只剩下这一位

    他准备认叶晨为干孙子,可以说很多的高层都非常的在意。

    首先是这样的一个人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小子当做亲人,其次,众人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子有这样的福气,只要认亲仪式结束后,这个小子可谓是一步登天,跟京城的几个公子哥齐名了

    尤其值得一提是,龙家前一段时间被陈铁鹰铁血的手法整治,很多人都猜测,陈铁鹰为什么要对龙家动手?

    原本他们以为龙家一定不算完

    但是出乎意料的,一贯强势的龙家好像是为了息事宁人,直接偃旗息鼓了,没有任何的后续动作。

    如此大事件,燕京只要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全部都来,就算是没有收到请帖的家族,也是舔着脸过来,至少要奉上一份贺礼。

    其中就包括了龙家。

    要说最恨陈铁鹰的,莫过于龙家,当初陈铁鹰二话不说,直接动用雪鹰打击自己,把大批的官员弄得下台,虽然龙家那些珍重的中间高层还在周旋,却也是摇摇欲坠,最终那么多中低层官员下台,让龙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尤其是精神上的打击,龙家的威望可以说一落千丈,不复以往的如日冲天。

    龙溪城动不了陈铁鹰,因为于情于理,他都是陈铁鹰的老部下,但是他眼不下这口气,虽然不能对付陈铁鹰,却可以在陈铁鹰的部下下功夫。

    原本以为陈铁鹰就算是身体恢复,也不会坚持多久。

    然而,他没有想到,陈铁鹰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现在的陈铁鹰甚至比自己都要见状,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若是两个人单挑的话,可能最终倒下去的人会是自己

    这倒是让龙溪城,乃至龙家上下惊恐不已,一个瘫痪已久的老人尚且还有周旋的余地。

    可是现在陈铁鹰除了面相上看出来的老态,其他方面简直就是一个年轻人一样

    这一刻,龙溪城的心中对叶晨也产生的好奇,他在想叶晨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将一个频临死亡的老人医治的如此生龙活虎?

    与此同时,叶崇志和叶母正和叶晨待在一个房间里面。

    叶崇志还好一点,身为一个教授,见过的领导也不少了,虽然陈铁鹰的地位让他吃惊,可至少表面上没有那么惊讶。

    然而叶母就不同了,她是一个妇道人家,不懂得那么多,她只知道陈铁鹰死开国大将军,单凭这一个名号,就已经将她的内心震撼的不行。

    尤其是这样神奇人物竟然要认干孙子,而这个幸运儿竟然就是自己的儿子叶晨

    “儿子,你老是告诉妈妈,你是怎么认识陈老的?”叶母脸上的激动几乎掩盖不住双手抓在叶晨的肩膀激动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