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神仙奶奶
    “神仙奶奶”

    叶晨脑海里一幕幕的画面反复播放着。

    那天,自己跟于心蕊准备跑的时候,在山洞口那个黑色的老巫婆对着自己就是一掌,突然白光大盛。

    白光中,老奶奶闪身出现在叶晨的面前,将黑色老巫婆的袭击挡住。

    然而,叶晨已经被封印住了部分记忆,还有自身的祝由术,导使他无法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黑色老巫婆见到老奶奶的时候,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老太婆,不要多管闲事。”

    “他现在不能死,而且我答应一个人保护他。”老太婆气定神闲的说到。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今天他必须死。”

    既然言语不和,老奶奶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猛地和黑色巫婆打了起来

    双方的实力其实都差不多,谁也奈何对方。

    只是黑色巫婆有些怕光,长时间的战斗,让她慢慢的有些体力不支,她抓住空挡,一个闪身走掉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送上一句话:“你能保护他一辈子吗?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老奶奶将叶晨和于心蕊带回了自己的住处,并且吩咐于心蕊,“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论是什么情况都不能说出去。”

    于心蕊此时已经哭得满脸是泪珠,内心非常的伤心,她和叶晨之间的感情,是别人不知道的,她只知道,如果叶晨活着,她就一定会等他,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

    倘若叶晨死了,于心蕊也绝对不会苟且偷生,她不想在投胎转世的路上让叶晨等太久。

    之后,叶晨一直在老奶奶的住处疗伤。

    见到一些神奇的手法时候,叶晨还非常好奇,称她为神仙奶奶

    一幕幕的画面闪过之后,叶晨的眼角流下了眼泪“心蕊,我想起来了你在哪里?啊”一声嘶吼,让整个别墅周围的鸟儿惊飞

    没错,叶晨之前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他之前和于心蕊的往事也逐渐觉醒,他只是觉得内心一阵的疼痛,仿佛胸口被大石头死死地压着,喘不上气,烦闷,一种压抑已久的怨气得不到发泄一般。

    啊

    叶晨烦闷的气息让他非常不爽,突然对着旁边的水池轰了一拳。

    轰

    水池中的水瞬间溅起千层浪。

    可能觉得不过瘾,叶晨一个闪身想后山跑去,对着树林中的树木开始了疯狂的拳打脚踢。

    咔嚓

    足有手腕粗的小树被叶晨硬生生的打断。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晨的双手全都是鲜血,脚背上的鞋更是破烂不堪,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撕裂的条条。

    喘着粗气,一顿发泄后,叶晨感觉自己舒服了不少,虽然自己想起了于心蕊,却是找不到她自己该怎么办?

    那个老巫婆是不是已经对于心蕊下手了?

    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对了,神仙奶奶,她应该知道于心蕊在哪。

    想罢,叶晨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和破碎的衣服,开着悍马飞快的来到神仙奶奶的住处。

    当他将车停好以后,发现此时的山庄格外的冷清,仿佛这里的人都消失了一样。

    “神仙奶奶,我想起来了。”叶晨站在门口的位置喊道,脚下却是飞快的来到神仙奶奶的房间。

    推门进去后,竟然没有人,只有一张白色的纸条还有几本老旧的书籍安静的躺在火炕上。

    “小子,相信你现在已经唤醒记忆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以你现在的实力,先不要去找那个老巫婆,强大自己,才能百战百胜,另外,你的那个于心蕊现在很安全,临走之前给你卜了一挂,你们会在恰当的时间见面,只是有些困难,这里留给你一些我对祝由术的理解和用法,你拿去当做参考吧,再见。”

    叶晨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无力的坐在火炕上,“恰当的时间?什么时候是恰当的时间?”

    拿起几本书籍,叶晨尽量的让自己浮躁的心情安静下来。

    他知道,神仙奶奶一定知道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但是既然神仙奶奶让自己练就祝由术,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浙海,市医院,人民医院,第二医院,等等医院,统一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病情。

    所有的病人统统都是黑着双眼圈,精神萎靡不振,而且嘴里总是嘟嘟囔囔着一些常人听不懂的语言。

    “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刘海生在会议室中,对着几个院长吼道。

    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间一下子出现如此怪异的病情?而且数量上还在不断的增加,几家医院无论用什么仪器都检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这个病情,让整个浙海的人都变得人心恐慌

    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病,而且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治好。

    最让人害怕的是,这种病病发时间都是在半夜十一二点的时候,这不得不让人觉得浙海是不是被什么鬼怪霸占了?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还在查。”人民医院的徐院长说到,他心中也是非常好奇,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情。

    “查?要查到什么时候?这才几天?已经住院多少人了?你看看你们这些人,你们手下的医院还能住下几个人?”刘海生高声的喝到。

    众多院长包括刚刚说话的徐院长都低下了头,是啊,他们确实查不出来什么病因。

    “上面已经派专家组过来了,今晚应该就能到,到时候再说吧,散了。”刘海生现在也是无奈。

    眼看自己就可以升级了,结果在这个节骨眼自己管辖的范围出现如此恶劣的病情,自己还能往上升?不被撸了就算是烧高香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鹤翔却是来到了刘海生的办公室。

    见到吴鹤翔到来,刘海生勉强的挤出来笑容说道:“吴老,您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吴鹤翔摇了摇头。

    刘海生见到他摇头,那份仅有的希望被彻底的浇灭。

    “我是没有办法,但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吴鹤翔另有所指的说到。

    “嗯?忘了一个人?”刘海生思索了好一会后,双眼猛地冒出精光,一趴大腿,“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个混蛋小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