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要轻信女人
    叶晨拿过证件后,说道:“还需要调查吗?”

    “不需要了首长。”中年男人说道。

    “那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

    叶晨满意的将证件放入口袋中,点点头,心中暗爽,原来这个证件这么牛逼啊?本来只是想告诉对方,自己是军队的人,没想到竟然有了不一样的效果。

    既然连这个中年男人都叫首长,那岂不是高出女警察很多品阶?

    一脸坏笑的对着女警察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女警察恶狠狠的盯着叶晨,心中知道,这小子现在就是在耍官威,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叶晨见状,心中并不生气。

    “这是命令,你叫什么名字?编号?”

    啪

    女警察瞬间站的绷直,说道:“报告首长,请问我的名字跟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关系,请原谅我无可奉告,首长要是不爽,我可以辞职”说着,她直接将自己的帽子拿下来,递给中年男人,说道:“局长,我辞职。”

    我擦这妞脾气火爆啊

    算了,反正自己又没有时间调戏她,而且那边还有一个漂亮的空姐呢

    想罢,叶晨挥挥手说道:“小妞,你很有性格,不过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要来求我。”

    女警察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小子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求他?不可能~!!!!

    从刚才到现在,空姐都是目瞪口呆的盯着叶晨,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看着就像一个流氓一样,谁知道他竟然会医术,而且刚刚那个警察的肩膀上的豆豆,官级也不小,叫他首长??

    见叶晨向外走,空姐赶紧跟上去,一脸歉意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上面的人”

    叶晨无语,什么叫上面的人?

    “你要想让我做你上面的人,我相信我会非常乐意的。”叶晨若有所指的说道。

    空姐听明白了叶晨的话,俏脸微红“流氓”说着,不再搭理叶晨,转身离开。

    叶晨看着空姐离开的身影,心中郁闷,现在的女人怎么了?刚刚不是还说好一起吃饭的吗?怎么说走就走了。

    只是空姐没走两步,突然回头说道:“下一次的航班是三天后的中午。”说完,直接转进一辆出租车离开。

    这时候叶晨才发现自己没有车,怎么去陈老那里?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女警察走了出来,指着叶晨说道:“为什么那些人一动不动?”

    叶晨听到声音,暗道,嘿嘿这下有人送自己了。

    “你送我,我就告诉你。”

    女警察一愣,但是马上就答应:“好,没问题,我送你。”

    我们的叶晨同学,就这么轻信了一个女人的话,跟着她上了警车

    十分钟以后,叶晨就发现这妞开车的路线不对。

    然而让他对一个女人动手,还真的有些做不到,没一会的功夫,叶晨被女警察成功的带回警局。

    女警察的翻脸,让叶晨的心情沉入谷底,自己只是偶遇好不好?那些劫匪想要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是自己救了他们好不好?换来什么结果?

    看着女警察带自己来到的房间,叶晨笑了,心中有一丝怒意正在缓慢的滋生。

    “这是什么意思?审讯我?”叶晨的表情不是很友善的说到。

    “说,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为什么银针拔掉以后,他们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叶晨懒得搭理她,跟这种没有头脑的女人接触,实在是没有兴趣。

    女警察被叶晨无视了,这让她有些不爽的说到:“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叶晨还是没有说话。

    “不要以为你是首长,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女警察仿佛是跟叶晨耗上了。

    见叶晨还是不说话,女警察真的想一个巴掌抽过去。

    若不是因为逼不得已,她真的不会找叶晨的麻烦,可是那十几名劫匪现在就跟一根木头一样,杵在那一动不动,要不是因为还有心跳,甚至以为他们都死了。

    此时,她突然想到,刚刚叶晨说,让自己不要求他,看来这个人早就算到自己会求他。

    “如果他们死了,就算你是首长,依然会上军事法庭,你信不信我绝对会亲手送你过去?”

    可能是因为女警察说话的语气十分嚣张,让叶晨有些不舒服,他缓缓睁开眼睛,只是那冰冷的眼神,让女警察一惊。

    “跟上级就这么说话吗?”

    女警察语气一软,说到:“帮他们解开。”

    叶晨冷哼一声,“解开?解开什么?我最厉害的是解开女人的衣服,你要不要试试?”

    “你敢,混蛋”

    “我在警告你一次,如果再叫一次混蛋,或者语气不友善,别怪我不客气。”叶晨一脸淡淡的说道。

    “你帮他们解开,我马上送你出去。”

    女警察退了一步说道。

    “没兴趣”

    “你”

    “怎么?”

    女警察还真不敢继续跟叶晨说什么不好听的了,她的直觉告诉她,叶晨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无奈只好转身离开。

    局长办公室。

    “陈医生,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中年男人高兴的说到。

    中年男人正是警察局的局长孟国华。

    现在十几名劫匪统统不能动弹,这对他们的审讯造成了一定的麻烦,然而,叶晨那座大神,孟国华还没有调查清楚,所以暂时不知道怎么下手。

    而且,今天机场的劫持事件,可以说非常的严重,要知道这里可是燕京,机场被劫,这个消息若是被国际上的媒体知道,那么他这个局长也就是做到头了。

    “怎么?孟局长什么事情找我这么急?”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跟叶晨有过斗针的陈阳。

    “陈医生,是这样”孟国华知道陈阳是用针的高手,于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阳听到以后,眉头紧皱。

    暗道什么人如此厉害,在一瞬间控制住十几个人?

    “这个人在这里吗?”陈阳问道。

    孟国华点头,“在,刚刚我们把他请过来了,只是他好像不怎么高兴,所以不给这些人接触症状。”

    “哦?”陈阳眼睛一闪,难道是个高人?在他的心中,只有高人做事才会完全凭自己的喜好。

    “可以让我去看看这个人吗?”

    孟国华听到这句话,心中有些着急,搓了搓手说到:“陈医生,能不能先去看看那些人?”

    “也罢,破案要紧。”陈阳看到孟局长着急的模样,也就答应了。

    来到另一件屋子,陈阳就发现,十几个人板板整整的站在那里,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

    伸手分别在几个人的手腕上搭了一会,眉头紧皱。

    这几个人脉搏正常,血液流动也顺畅,怎么会不动呢?

    叹了一口气,陈阳自嘲的说到:“孟局长,看来我是让你失望了。”

    孟国华一脸的吃惊,他知道,陈阳可是给首长的首长看病的,连他也没有办法?

    “陈医生,难道一点也看不出来吗?”

    “嗯,你还是带我去见见这位高人吧。”陈阳说到。

    无奈,孟国华带着陈阳来到了叶晨的房间。

    女警察就在房门口等着。

    见到局长来了以后,恭敬的说到:“局长,这个人不肯解除”

    “行了,换做是我,也不会帮你的,你这是干什么?就这样对待一个首长吗?他是犯人吗?为什么要把首长请到审讯室?你这个丫头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东西?为了破案子,连基本的原则都忘了吗?”常国华见到叶晨竟然被关进了审讯室,脑门上渗出了汗水

    “把门打开。”这一次孟国华的语气可以说非常的愤怒。

    “可是”

    “没有可是,马上。”孟国华怒了,他第一次对这个女警察发怒。

    女警察一愣,快速的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此时叶晨正神在在的趴在桌子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咳咳那个首长”孟国华一脸尴尬的说到。

    要知道叶晨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子,而孟国华已经快五十了,如此称呼一个年轻人为首长,他真的有些不适应。

    叶晨没有动,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首长?你还好吧?”

    孟国华轻声的问道。

    见到叶晨还没有反应,女警察轻轻的推了推叶晨心中也有些慌了,暗道,这个混蛋该不会有什么病吧?

    可惜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我们的叶晨同学,突然伸了一个懒腰。

    “喝~~~”发出一声懒洋洋的声音。

    女警察吓了一跳,刚要破口大骂。

    陈阳却是看到了叶晨的脸,顿时什么事情都释然了,心道原来是这个小子

    “孟局长,看来那些人还是要他来解开,我无能为力了。”

    孟国华疑惑的看着陈阳:“陈医生,难道你认识这为首长?”

    陈阳苦笑,何止认识啊,自己就是输给这个人的,而且陈老亲自点名给他一个月的治疗时间,你说自己认不认识?别说自己,现在整个燕京有些名气的医生,应该都知道叶晨的大名了

    “叶医生,没想到你在这里。”

    叶晨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陈阳,“哦,你怎么在这里?”说话的语气显然没有陈阳那般尊重。

    这个细微的举动,倒是让孟国华有些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