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中的痛
    “没事,你挺轻的,背着你消耗不了多少体力,而且,刚刚你已经受伤,不能下来。”叶晨说道。

    于心蕊俏脸有些发烫。

    昨晚天色是黑的还没有什么,可是现在是大白天,自己就这么亲密的和叶晨背部接触,尤其是叶晨后辈的衣服已经批了,背部几乎是真空状态,自己的衣服也是有些破口

    如今自己的柔软就这么压在他的后背她不相信叶晨没有感觉。

    这个混蛋

    于心蕊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叶晨忽然加快速度,窜到树林中,将她放下来。

    “怎么了?”

    叶晨轻声的说道:“这个死巫婆又追上来了”

    无奈之下,叶晨背着苏静雅找到了一个略微隐蔽的山洞。

    走了整整一夜,要说不累那纯属装逼,叶晨放下于心蕊,揉着双腿。

    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只是怕于心蕊受不了,而且,这几天,于心蕊几乎没有吃东西。

    叶晨干脆自己偷偷摸摸的在附近看了一圈,顺便抓了只野兔。

    将这些处理好以后,叶晨用土办法将野兔放在土堆里,按照叫花鸡的做法,将野兔烤熟。

    现在两个人的处境,哪里还有学校时候的清纯可爱?都已经变成了大妈大叔的模样,看上去甚是可笑。

    看着叶晨忙碌的样子,于心蕊心中有一种心爱的丈夫忙碌着为自己准备着晚餐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中有些微微颤抖,更有些向往。

    叶晨将外面的部分剥掉,掰开一块肉递给于心蕊。

    于心蕊轻轻的吃了一口,她没有想到这种烤肉竟然如此鲜美,而且里面有些清淡的药香味,让人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好吃吗?”叶晨为了一句。

    于心蕊用力点点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肉。”

    “有没有那么夸张,好歹你也是一个大小姐,吃过多少的山珍海味,这种叫花烤肉也会喜欢?”|

    “对,这就是我吃过最好的,也是最好吃的。”于心蕊坚持的说道。

    叶晨揉了揉鼻子,“好吧,看在你这么鼓励我的份上,以后我给你做更好吃的。”

    于心蕊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彩,轻声的说道“如果如果我想你给我做一辈子呢?”

    叶晨心中一震,手中拿着的肉差一点掉在地上,有些失声的说道:“你说什么?”

    于心蕊刚要说什么。

    叶晨突然一个闪身捂住了她的嘴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轰

    山洞前的掩盖被人轰开,来人正是那个阴暗的老妇女。

    “小子,你挺能跑啊?”阴暗的老妇女说完又看了看于心蕊,脸色有些不还看的说道:“作为我们郑家的女人,竟然如此护着别的男人,郑家的颜面何在?”

    没等叶晨开口,于心蕊先说到:“你们上一辈只见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而且,我并不是你们郑家的女人,我和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阴暗老妇人脸色骤变,“不要忘了,你家里人的性命还都掌握在我的手里,而且我那孩儿哪点配不上你?你要知道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你知道将会是什么后果。”

    这时候,于心蕊从叶晨的身边走了出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眼神里充满了深情,淡淡的说道:“我喜欢的是他,爱的也是他,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和他死在一起”

    “贱人”阴暗老妇人动了,此时她非常的生气,身上的煞气非常重,黑影闪过,奔着叶晨冲了过来。

    只可惜,叶晨体内的真气还没有恢复过来,眼睁睁的看着黑影过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此丧失性命的时候,一道白光冲了出来,将叶晨救了下来

    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心蕊”

    叶晨蹭的一下在炕上坐起来,满脑子都是汗水,和心中的痛楚

    老人家正慈眉善目的盯着他“想起来什么了?”

    “是你救了我?”叶晨清晰的记得在自己快要丧命的时候,那道白色的光芒。

    老人家点点头,心中却是有些遗憾,看来叶晨还是没有全部记起来,罢了

    “将这本书看透,然后再来找我,你走吧。”老人家说着,将一本古老的书籍递给叶晨,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叶晨好奇的看着书籍,手指轻轻的翻开书页。

    一道道悠远气息扑面而来。

    移神挪病

    将不可治愈的病情转移到其他物件上

    转眼十天过去。

    叶晨始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和方便,几乎不出门,整日捧着那本书籍看。

    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就去小庙找老人家询问。

    对待叶晨的询问,老人家都是一一回答,并且会掩饰给他看。

    叶晨的悟性非常高,短短十天便可以治疗一些一般的疑难杂症了,而且,有真气的辅助,领悟能力更加的快。

    这倒是让老人家对叶晨连连点头,暗道这个小子天赋真高。

    安冉站在于心蕊的身边“小姐,这几天我怎么感觉你遇到了什么好事?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于心蕊缓缓的转过身子,本就绝世脸庞的她,如今脸上洋溢着一丝兴奋:“小冉,你想不相信心心相通?”

    安冉一愣,小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懂。”

    于心蕊仿佛猜到了安冉的反应,微微一笑说道:“就知道你不懂,他应该是记起我了。”

    “我能够感觉得到,他在想我,这就说明他已经想起我了。”

    安冉无语,小姐这是怎么了“小姐,你是说叶晨?”

    于心蕊点点头。

    “可是小姐,你跟郑家的婚约马上就要到了,他能赶过来吗?”安冉提醒说道。

    提到这个,于心蕊的心情瞬间落入谷底,是啊,他能赶过来,像以前对自己的承诺一样,不让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吗?

    “他给那位首长的治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安冉摇摇头,“好像这一次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治疗,而且陈家只给了叶晨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快半个月过去了,叶晨除了那一次去燕京,在就没有去过。”

    然而,他们不知道,叶晨此时正坐在前往燕京的飞机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