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巫医祝由
    叶晨走到陈铁鹰陈老的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三根手指轻轻搭在脉象上。

    陈老的脉搏非常的迟缓,需要几秒钟才会跳动一下,如此缓慢的脉象,恐怕只有在动物冬眠的时候才会出现,显然这个陈老的身体已经进入的衰竭的状态。

    如此脉象,加上长时间的久坐,身体肌肉已经萎缩,加上近百岁的他,能活到现在真的可以说是奇迹了。

    叶晨眉头微微的皱起,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

    “怎么样?小子,是不是不行了?”陈铁鹰有些“得意”的看着他说道。

    仿佛一切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他变得已经不是那么在意自己的身体了。

    叶晨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根银针,看了看周围的专家问道:“可以吗?”

    得到众人的同意后,叶晨将银针刺入陈老周身的穴位。

    两只手飞快的运针,时不时的将生息功法气息灌入陈老的身体,来刺激身体僵化的血液。

    生息功法气息,并不是普通的真气,它是可以唤出生机的气息,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叶晨是鼎盛时期,只要这个人吊着一口气,都可以治活。

    就算是干枯的一草一树感受到生息功法的气息,都会发出冉冉的生气

    众人中,干瘦老头,见到叶晨的针法以后,加上陈老身上的变化,顿时眼前一亮。

    因为他发现陈老的气血有了生机,虽然很小很小,可还是被他扑捉到。

    心中大吃一惊,暗道这小子用的是什么医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好一会后,众人也都发现了这个症状,心中大惊。

    只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脸上挂满了振奋,叶晨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让首长有了变化,效果相当的惊人。

    “那个陈老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感觉?”叶晨本想叫陈老哥的,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妥,改口叫陈老。

    “没有感觉。”陈老只有嘴巴能够说话,所以他并不清楚自己身体的变化。

    听到这样的回答,叶晨显得有些失望。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虽然生息功法可以激起陈老枯萎的神经,让肉身恢复意识生机,但是对方没有感觉,证明浑身的血肉已经死掉了。

    “陈老,我想问一下,当年您患病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吗?又或者说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叶晨发现,陈铁鹰的身体并不是像中毒,更不是之前幻想和常山那样的盅

    陈老沉思了好一会,想的头都有些痛了,摇了摇头,语气有些失落的说道:“我并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

    叶晨注意到,陈铁鹰回想的时候,表情上有那么一丝的痛苦,而且仿佛不想回忆那段往事一样,心中似乎发现了那么一丝丝的迹象,只是自己还不敢确认。

    再一次为陈老把脉,叶晨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运用在陈铁鹰的精神上。

    他发现,陈老的精神上有一个大大的空缺,然而这种空缺正在不断的放大,似乎要侵蚀整个身体。。。。

    真气触碰到这种空缺的时候,那股黑色的空缺仿佛黑洞一样,将真气统统的吸走,而且顺着叶晨的气息,甚至想要入侵叶晨的身体。

    这倒是让叶晨大吃一惊,急忙收回真气,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

    看到这个症状,心中仿佛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

    是什么?叶晨愣在原地。

    突然,一股潜在叶晨大脑里面的庞大信息涌出来。

    “有些病人能够感到身体的变化,可是却不能感觉自己受到了什么侵袭,这种情况,有些人的病情并不会马上发作,情志一旦发生了变化,或是厌恶某物,又或者是倾慕某物,而不能遂心,会引起气血的逆乱。”

    “逆乱的气血与藏伏在体内的宿邪相互搏结,所以会发生疾病。”

    “因为这些疾病发生的原因细微不明显,甚至查不出来,气血与宿邪在体内的变化情绪,既看不见有听不到,仿佛犹如鬼神作祟一般”

    “如果遇到这种病状,古时巫医使用祝由术便可治疗”

    轰

    叶晨脑海里再一次想起祝由术三个字。

    只是自己现在对这个东西一无所知,可又有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

    一时间,叶晨的脑袋也非常的疼痛。

    叶晨不动。

    在众人的眼里,却以为叶晨在思考病情,一个个紧张的盯着叶晨。

    常山更是看出来叶晨的脸色开始变得非常苍白,这让他想起来叶晨给自己治病时的状态,这小子该不会是内力不足吧?

    他有些担心的暗道。

    可是干瘦老头却是有着不同的见解,他相信,叶晨一定是看出了什么,只是在思考而已,至于这个治疗方法,一定是非常艰难的。

    好一会,叶晨总算是恢复精神。

    既然已经找到了治疗方法,叶晨就一定会努力去治疗,只是现在自己的实力水平并不能将这种病情彻底治愈。

    斟酌了一下,叶晨说道:“陈老,我暂时还无法治疗您的病,但是我保证可以让你的身体比现在健康,至少不会这么虚弱,治愈如何治疗病情,我还需要想一些办法。”

    “小伙子,你不打算放弃?”

    叶晨微微一笑,说道:“只要是我的病人,而且您相信我的治疗,我就一定不会放弃。”

    陈铁鹰微微皱着眉头,他并不认为叶晨会有什么办法治好自己。若不是叶晨身上那股自信或者夸张点说有些狂妄引起他的些许共鸣,让他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是自己老战友常山带来的小子,他都不会给叶晨一点机会,他不怕死,相反,他害怕自己这个样子不死不活,还不如死了痛快。

    其实他并不愿意让医生折腾他的身体,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够本了。

    而现在,叶晨的这种不放弃态度让陈铁鹰有些头疼,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坚持去做呢?

    “首长,我觉得可以让这位小叶大夫给您治疗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干瘦老头站在首长身边突然说道。

    众人惊讶,因为这个干瘦老头的医术可以说是这里面最好的一个,连他都这么说,难道这个叶晨真的有办法?

    陈铁鹰沉思了一下,看着叶晨年轻而坚定的眼神,他的心中突然释然,每个年轻人都需要又一次磨炼,既然如此,自己为什么不给年轻人一次机会呢?

    “好,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能有效果,也不要怪我不给常老头这个面子了。”

    这一句话瞬间引起众人的羡慕还有嫉妒。

    一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叶晨将在一个月之内随意出入这里,加上陈铁鹰的地位,叶晨真的可以在医术界出名了。

    虽然他们并不看好叶晨能够治好首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