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浮水银针
    “啊?  好的请问需要什么?”美女护士没有想到叶晨会叫到自己,有些害羞的答应道。

    “麻烦你倒一杯水过来,要透明的杯子。”

    护士连忙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叶晨。

    叶晨微微一笑说到:“谢谢”

    护士见到叶晨的笑容,心跳加速了几分,好亲切的笑容,这些医生也真是的,都一大把年纪了,欺负一个小弟弟干什么?护士姐姐心中忿忿不平的想到。

    众多的专家教授绝对想不到,现在已经在护士的眼里变成了一个以大欺小的恶人

    虽然他们德高望重,有着一定身份地位,可是那又怎么样?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

    叶晨让护士姐姐手中端着水杯。

    随即抽出一根银针。

    那些老医生见到叶晨的举动,无不耻笑,这小子难道是疯了吗?竟然用银针?难道以他这个年纪,有信心打败陈阳那个出神入化的针法?

    干瘦老头看到叶晨的举动后,也是嗤之以鼻。

    叶晨慢慢的闭上眼睛,将心中的杂念祛除,两根手指碾转着银针,垂直的刺入水中。

    银针接触到水面的时候,叶晨手腕轻轻一挑,银针刷刷的转动起来,只是这种转动的速度非常的快,肉眼几乎看不出来。

    叶晨将手拿开,银针稳稳的浮立在水面上,众人见到以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有一些距离护士比较近的医生,飞快的走到水杯旁边一看究竟。

    “浮于水面,竟然没有沉下去?”

    陈阳的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暗道好精湛的针法。

    虽然叶晨刚刚出针的手法非常粗糙,甚至说有些拙略,可是针灸毕竟不是杀人,就算你能将银针穿透墙壁又如何?你能让银针浮在水面上吗?

    水的密度显然不能够承受银针的密度,按照常理,银针必然会沉落水中,可是偏偏叶晨的出针能够让银针浮在水面,这是另一种极端的孔针。

    然而,叶晨的动作并不局限于此,只见他接过护士姐姐手中的水杯,轻轻摇晃,银针在摇晃的水杯中跟着左右摇摆,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偏偏就是没有下沉。

    这个时候,所有的医生再也不淡定了,他们全部的涌过来,震惊的看着水杯中的银针,嘴里不断的发出“这怎么可能?”

    “不科学啊?”

    “太不可思议了”

    银针能够浮在水面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此时任由他们摇晃水杯,银针却是依旧的摇摆在水面上,这种难度,岂止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陈阳脸色苍白,如果说刚刚银针只是漂浮在水面,只能说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法而已,那么现在银针要摆在水中,他刚刚的风采已经被完全的比下去,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常山兴奋的看着叶晨,这个家伙果然不会让他失望,他简直就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年轻人。

    干瘦老头站在水杯的面前,久久不语。

    他很想找出一丝破绽来,或者说叶晨使用了其他某种手段,就好像变魔术一样。

    只是非常可惜,他找不到任何破绽,而且在场的不止他一个人,是整个华夏最精英的医疗团队。

    如果叶晨选择在这种情况下作弊,他就太蠢了。

    干瘦老人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小看了叶晨,这个年轻人就像常山说的一样,是一个不一般的医生。

    至少眼前的这一手,他就做不到。

    比试就这么结束了,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叶晨,没有人去埋怨陈阳。

    不是陈阳太弱,而是叶晨太强悍,他们相信,就算是自己上场,控针也赢不了叶晨。

    “去把首长的资料给叶医生一份。”干瘦老头吩咐到。

    一份资料送到叶晨的面前。

    叶晨翻看了一些,资料非常全面,可以说全身的检查报告都在。

    只是这些复杂的名称,让他只能够看懂一些大概

    “小叶大夫,资料看完了,有没有什么治疗的想法?”

    叶晨摇摇头“没有。”

    众人的眼神中微微闪过一丝失望,刚才叶晨神奇的表现让他们心存一丝侥幸,以为叶晨能够看出什么端倪

    叶晨则是转头对着常山问道“常老哥,我可以给你的老战友看一下吗?”

    谁料没等常山说话,那位坐在轮椅的老人说到:“过来”

    站在一旁的众多医生,全都哑然,首长竟然主动让叶晨过去,这说明叶晨在首长的眼里,还是比较得意的。

    “你要治我的病,有没有信心?”首长笑容一敛淡淡的说到。

    “只要是病人,我都有信心治好,而且,首长,你才应该对自己有信心,这样对于治疗更有把握。”

    “屁的首长,叫他陈老哥,这家伙就是倚老卖老,装什么大尾巴狼。”

    常山在一旁一脸不高兴的说到,如果叶晨叫首长,自己岂不是比老铁的辈分还小了?那他可不干

    常山口中的老铁名叫陈铁鹰,当初与他一起参军。

    陈铁鹰闻言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到:“你这个老家伙就喜欢这么不正经。”

    可能是因为见到了老战友,也可能是因为他今天见到与众不同的叶晨,所以情绪有些激动,突然猛地咳嗽,脸色因为剧烈咳嗽变得有些通红。

    干瘦老头急忙来到他的身边,说到:“首长,你不能再有激动的情绪了,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笑不能笑,哭不能哭,我他妈活着还有个屁的意思。”陈铁鹰满不在乎的说到,随即看着叶晨,“难得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既然是常山这个老家伙带来的,你要治,我就将我这把老骨头交给你治治看,放心,就算是治不好,也不会有人麻烦你的。”

    “有陈老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叶晨微微一笑恭敬的走了过去。

    然而,所有的医生专家教授都盯着叶晨的一举一动。

    他们都想知道这个年轻会对首长的病情有什么解决或者说治疗的方法。

    常山此时也是一脸的期待,他希望叶晨能够医好自己的战友。双手有些紧张的来回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