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能帮我个忙吗?
    越是德高望重,越是一个行业的顶尖自卑,他们就越注重自己的身份地位,如今让一个毛都未必长齐的小子给首长看病,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羞辱。

    何况他们现在不是给普通人看病,而是这位军中的大人物,可以说相当于龙体了,谁敢造次?

    放在古代,这种随意的推荐,就是杀头的罪过。

    常山看着医生们的表情,冷哼一声,“你们别有什么不服的,年轻怎么了?哪一个行业是按照年龄论资排辈的?老子的身体,就是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医生检查的,看出个毛线了?而他,给老子看出了病情,而且治好了,不但治好了,还非常的快。”

    “众人当下沉默,常山身上有没有病他们不知道,可是作为一名将军,说话一定不会瞎说。”

    “敢问首长患的是什么病?”

    百花头发的老头子上前问道。

    常山没有说话而是在兜里面掏出那个被烤焦的盅,扔在地上“你们知道这个叫什么嘛?”

    众多医生围了上去观看,只是他们看了好一会,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只有那名干瘦的老人眼睛一眯。

    “这个东西叫盅,住在我身体有一段时间了,若不是因为他给我看出来问题,恐怕我也要像老铁这样坐在轮椅上等死,你们懂吗?”

    常山的话音刚落,那个干瘦老头就说到:“就算这小子能够给首长治疗这种盅,也不代表他就有资格能为老首长治疗病情,而且首长的病情我清楚,是人为的,有很多意外的因素,并不是单纯的医术就能够解决。”他额声音有些干枯。

    叶晨深深的看了一眼干瘦老人,他知道盅这种病,对于一般的医生来说,很难发现,可是这个老头竟说不是一般的医术可以治疗,单凭这一点,说明这个老人来历不简单。

    “你这个老头子,是不是没事找事?我就说叶老弟的医术惊人,怎么你不服?”常山有些耐不住性子说道。

    “既然常首长如此吹捧这位小友的医术,老朽真的想见识一番。”干瘦老头笑眯眯的说道。

    “小叶,跟他干,让这些老家伙知道什么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叶晨苦笑,这个常山惹事的能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啊,甚至远远超过自己,这才多一会的功夫,就给自己树立了这么的敌人

    随即拱手对着干瘦老人说道:“前辈客气了,小辈只是侥幸学会一点医术。”

    “是不是侥幸,不是你说了算,很快你会知道,侥幸不能当饭吃,陈阳,你和这位小朋友试试。”干瘦老人随即向后退了一步。

    “是的师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叶晨眼睛一缩,刚刚自己已经将身份降得很低,毕竟都是医术界的前辈,自己也不好树立太多的敌人,没有想到这个老人竟然摆自己一道,自己不来,让徒弟来。

    常山脸上也十分难看,刚刚自己已经说了,叶晨将自己的身体检查出毛病,如今这个干瘦老家伙竟然派徒弟出来,岂不是说他徒弟就能治好自己的病?

    叶晨有些不耻这个干瘦老人的行为。

    纵然这个陈阳能够在这里为首长治病,想必医术也不会差到哪里,可是毕竟还是徒弟,徒弟就是徒弟,若是连一个徒弟都打不赢,叶晨的老脸也不用要了,

    这种行为让叶晨十分的反感,可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理。

    他不在乎自己的输赢,但是常老哥的面子不能丢。

    来到陈阳的面前,叶晨淡淡的说道:“请赐教。”

    语气非常的平淡,却又有着一种傲人的姿态。

    小小的举动,顿时让所有的医生心中暗暗称赞,就凭这个年轻人面对陈阳的这般气若神闲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叶晨是真的有些本事。

    陈阳微微一笑,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一次机会,如此多的专家都在这里,如果今天能够大获全胜,对自己将来的发展,可以说是前途一片光明,尤其现在还有两位首长在这里。

    “我们比试针法如何?”陈阳说道。

    叶晨一愣,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一名中医,心中嘿嘿一笑,你这是找虐啊?

    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意见。

    既然如此,陈阳说道:“为首长治病要紧,我们就简单的比试一下控制针好了,针灸一道,控针为首,各位老师,我献丑了。”

    陈阳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是在这些老家伙的面前,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其他老家伙全都将目光投向陈阳,脸上露出兴致勃勃的神色,显然那个干瘦老人在他们之中很有威望,他们都像看看这个徒弟的表现会如何。

    陈阳祛除一根银针,抓住银针的尾部,凝神贯注,微微吸了一口气,垂直而下,将银针缓缓的扎入桃木的椅子上。

    只见他轻轻的拨弄着银针尾部,银针开始告诉的颤动起来,以肉眼的速度缓缓的刺入桃木中。

    众人的眼睛一缩,在场的都是医术的高手,岂能看不出陈阳这一首的高明?

    桃木,那要比人体硬出多少倍?而这个陈阳竟然能够让一根银针刺入桃木?并且是在颤抖的情况下,这是何等的医术?

    整个现场静了下来。

    银针犹如小银龙一般,在陈阳的动作下银针慢慢的钻入桃木。

    叶晨看的很专注,这种针法他没有见过,果然华夏大地卧虎藏龙。

    只是短暂的时间,陈阳的手指哗然告诉的震动了一下。

    噗!

    银针的额一头,从椅子的下面穿透

    陈阳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刚才的行针虽然动作幅度小,可是却极为消耗精神。

    “厉害”

    在场的医生们开始纷纷鼓掌,走过来看着被穿透的桃木椅子,一个个脸上无不兴奋。

    常山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叶晨。

    只是他发现叶晨脸上并没有看到退缩的神色,而是非常的专注,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一样。

    叶晨仔细观察了一会后,说道:“前辈的控针能力真是炉火纯青,在下佩服。”

    陈阳得意的挥挥手,淡淡的说道:“雕虫小技而已,针灸本就是博大精深,我只是学了一些皮毛而已。”

    言下之意很明显,你要是连我都打不过,那就是皮毛都没有。

    众人闻言,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晨,他们想知道这个小子会有什么反应,就算是坐在轮椅上的首长也好奇的看着叶晨。

    叶晨在众人的目光专注下,走到一位护士身边:“美女,能帮我个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